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第59章 朗读 二

第59章 朗读 二

不想错过《默读》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不是让我等着,有几句话要跟我说吗?”
  
      “哦,对。”骆闻舟打开咖啡喝了一大口,试图借着□□找回遗失的脑子,“我想跟你说……”
  
      他打算说什么来着?
  
      骆闻舟停了一下,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短暂的断片,怎么翻都是空白一片,一个标点符号也想不起来,提前体会了一回阿尔兹海默症的症状。
  
      费渡的白衬衫开始变得有些晃眼,几乎晃出了重影。
  
      “我跟你说……”
  
      费渡看着他说梦话似的胡言乱语了几个音,随后整个人顺着椅背的方向一歪,居然就这么睡过去了。他连忙眼疾手快地托住了骆闻舟还拿在手里的咖啡,轻轻地把差点摔在地上的杯子解救出来,又给骆闻舟的手摆了个舒服的造型。
  
      那男人略微皱着眉,十分憔悴,眼皮折叠了三层,平时刮得很干净的下巴上冒出了一层胡茬,莫名多了几分颓废系的“叔感”,显得脸瘦了一圈。连轴转了四时八小时,就算是天仙也萎靡了,脸色当然不会太好看,但莫名的,他平时那种油腔滑调的公子哥气散去,某种更厚重、更坚实的东西紧跟着水落石出。
  
      费渡侧身靠在他的办公桌上,伸出两根手指捏住骆闻舟的下巴,轻轻掰过来仔细端详片刻,像个收藏古董的人端详把玩一只珍贵的汝窑瓷器,片刻后,他站直了,无声无息地叹了口气,承认自己是被这张脸打动了。
  
      郎乔正好拖着死狗一样的脚步从外面滚进来,本来觉得自己躺在大马路上都能睡死过去,不巧迎面撞上这一幕,满脑门的瞌睡吓得如鸟兽散,只觉得从小到大看过的“霸道总裁”系列黄色吹着口哨从她眼前呼啸而过,警花目瞪口呆地在门口挺成了一具僵尸。
  
      居心不良的“霸道总裁”丝毫也不慌张,还扭头冲她眨眨眼,格外耐人寻味地笑了一下,指了指旁边一大袋食物,示意她自取,然后端起骆闻舟方才喝过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飘然而去。
  
      陶然被初升的晨光刺得有点睁不开眼,被赶来支援的同事换下来休息,他随便抖落了一下一身的泥土,随便钻进了一辆车,这时,手机震了一下,常宁发了一张合影过来,晨晨靠在她怀里,手指紧紧地拽着姐姐的衣角,却还是很努力地冲镜头笑了。
  
      “大夫说晨晨都是轻伤,可以出院了,小姑说要好好谢谢你们,改天可不可以请你和同事们回家吃饭?”
  
      陶然第一次没有秒回女神信息,他拿着手机睡着了。
  
      费渡打了辆车回到公司,趁上班时间还没到,把答应了苗助理的几份文件签了,然后在装潢讲究的办公室里独自坐了一会。
  
      这是老费总当年的办公室,进门处有一个会客厅,有一个隐藏在墙壁里的酒柜,旁边是一个顶到天花板的大书柜,上半部分是各种典藏的孤本,羊皮卷、丝绸乃至于竹简,一应俱全,下半部分陈列的是办公室旧主人当年收藏的名表。
  
      另一侧墙则是一整个用玻璃罩罩起来的展览柜,挂的都是古兵器,居中一把腰刀,据说是古代帝王所佩,刀柄雍容华贵,经年历久,刀刃依然雪亮,在展示柜冷冷的光下,几欲破柜而出、食肉饮血。
  
      沙发中间是一个一米四高的陈列台,圆形,外圈是各种已经已经不再发行流通的钱币,围着中间一个小小的展台,摆放的是连续三年某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作品——只有三年,第四年没来得及放上去,收藏者本人就去滨海疗养院躺尸了。
  
      每个第一次到他办公室来的客人都会被这小型博物馆似的会客厅震一下,人在这里逗留时间长了,金钱、权力、野心、欲/望简直要从每一个打开的毛孔里往外钻。
  
      而办公室与会客厅半隔半连,由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过道相连,过道有一个巧妙的弯折,避免办公室的光照进来——办公室里两侧有通风小窗,背后则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从这里能清晰地俯瞰大半个燕城,缓缓排队而行的车流与细小如蚂蚁的行人尽收眼底。
  
      费渡起身,从一个上锁的文件柜里取出了一个不算厚的文件夹,文件夹里是几份合同、财务报表和几份重大资产变动说明。是当年以集团的名义和一个名叫“光耀基金”的合作。他父亲在位的时候曾经和这个基金有过合作,对旗下一处公益基金还有定期捐款。
  
      约定的年限已经到期,合作自然终止,对方也没有再续约的意思。
  
      而一份“滨海海洋资源休闲度假圣地——打造中国马尔代夫”的项目计划书静静地躺在那一打文件底部,是光耀基金曾经看中的一个项目,曾要邀请过他们注资,当年那个他父亲一言堂的董事会以“资金占用量较大,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为由拒绝了,此后不了了之。
  
      “滨海……”费渡用笔帽在上面重重地划了一道。
  
      抛尸三大原则——
  
      第一,抛尸地点绝对安全,不会有控制外的人来翻土掘地,没有人会发现地下的秘密。
  
      第二,能完美地把尸体混入正常死亡的尸体中,即使被人发现,也不会报警。
  
      第三,即便报警,警方也无法辨认死者身份。
  
      其中第三条适用于二十年前,至今随着各种刑侦法医技术的发展,已经基本不可能实现了,那么以许文超的智商,一定会遵循前两条。
  
      他为什么会选择滨海?
  
      如果扔在海边,尸体被捕捞的风险会非常大,远一点的地方则需要有出海条件,而且不是每个季节都能去的,事必有些尸体只能埋在陆地上。
  
      许文超和苏家三代人的籍贯、经历显示,他们和滨海市都没什么联系,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让许文超选择了这里?难道只是自由摄影师偶然觉得那里风景优美、人迹罕至吗?
  
      一个星期后,这起格外复杂,时间跨度格外长、格外耸人听闻的大案终于在两地警方的合作下,尘埃落定——绑架曲桐的赛车场琴师终于在各种威逼利诱下,指证了照片上其他四人中的一个,他们有严格的入会制度,必须要有介绍人,刚开始只被允许请小女孩苏落盏吃顿饭,要花很多钱,维持很久的长期关系,才允许成为“高级会员”。
  
      “会员”之间相互指认,拔出萝卜带出泥地抓回了一串——包括并不在照片上,早已一些经退出交易的“老会员”。其中居然不乏一些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很是轰动了一时。
  
      郭菲的尸体和费渡提供的思路很接近,在当年莲花山到市区国道途中的一处乡村野坟场里,据当地人说,那里早先没有推行火葬的时候,是专门用来埋横死、夭折尸体的,当地有好多迷信传说,一般没人敢靠近,当年有个村民喝多了误入,偶然发现过其中有一个对不上的坟头,当场吓疯了,还流传过好一阵的鬼故事。
  
      可惜出于忌讳,没人较真核实过。
  
      新闻、取证、公诉……后续种种工作连轴转,告一段落的时候,骆闻舟这才惊觉,竟已经是九月中旬了。
  
      他第一天恢复到踩点上下班的生活中,还没来得及心飞扬,就看见门口停了一辆小跑,有个眼熟的混账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交警贴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