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第53章 亨伯特·亨伯特 二十

第53章 亨伯特·亨伯特 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陶警官,要是万一检测结果出来,证明是我过敏,能不能麻烦您替我保密?”这是刘律师给陶然打的第三通电话,中心思想依然是“我恨不能穿越回半小时之前,剁掉自己给你打电话的那只手”。
  
  陶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感觉这位刘律师恐怕确实是有点神经衰弱。
  
  刘律师接着絮絮叨叨地说:“要不然以后我在这行真没法混了,您说我办的这叫什么事?可千万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啊,我的身家性命就在您手上了。”
  
  陶然只好第三次做出保证,就差指天发誓签字画押了,那边瞻前顾后的律师总算勉强同意,马上把那根领带送到市局去化验。
  
  打发了这一位,陶然非常过意不去地回头冲车后座的姑娘笑了一下:“不好意思。”
  他是在看电影中途惨遭刘律师打扰的,当时电影正好演到男女主角翻脸处——连累人家姑娘一起,在涕泪齐下的互相控诉声里退场,对于相亲而言着实是个不怎么吉利的开头。
  
  姑娘倒是没说什么,也可能心里在骂街,只是涵养好没有外现,她还很善解人意地说:“你要是忙就不用送我了——师傅,麻烦您在前边那地铁口给我停一下就好,然后您送他先走吧。”
  
  陶然耳根有些泛红——完全是尴尬的:“这不……不太……”
  
  “没事,我们也经常周末被逮过去加班。”姑娘说,“再说,我们加班只是给老板打工,你们还为了公共安全呢——我也在网上看见那起富二代杀人案了,你们得快点破案啊。”
  
  陶然有点结巴:“不、不不一定是富二代,还……还……没确定凶手。”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到了地铁口,司机笑呵呵地停了车,等着那姑娘挥手和陶然告别。
  临走时,姑娘想起了什么,又回头跟他说:“在外地能看见老同学挺开心的,就是咱俩见面的方式有点尴尬。”
  
  倘若地上有缝,陶然肯定头也不回地跳进去了。
  身在异地他乡,相亲相到高中同学的概率是多少?高中同学恰好是当年暗恋对象的概率又是多少?
  
  当然,这都没值得庆幸的,哪怕他相到了奥黛丽赫本,此时此刻还是得抛下姑娘,回去加班。
  
  直到看着那女孩走进地铁站,他那被严重干扰的智力才重新回归均值线,陶副队长出一口气,用力晃了晃脑子里的粥,努力让它们变回正常的脑浆,重新聚焦到案件上来。
  
  出租车司机冷眼旁观,下了结论:“小伙子,我看你有戏。”
  陶然苦笑一声:“师傅,前面掉个头,去市局。”
  
  司机师傅这个中老年男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对男女感情纠葛和“富二代杀人事件”都很感兴趣,很想抓住陶然大聊一番,直到这会,陶然才有点后悔拒绝了他两个混蛋朋友借车的提议。为了让旁边的话唠闭嘴,他只好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给自己插上耳机,随手打开个有声音的app,堵住了耳朵。
  
  耳机里的有声书在悠然的背景音乐里流进他的耳朵:“……‘如果我蔑视我自己,’于连冷冷地回答,“我还剩下什么呢?’……”
  这是个非常小众的有声书平台——里面没几本畅销书,大部分都是些老掉牙的名著,平时会随机播放一些催眠的散文,只有投稿当“领读员”的用户才能点播。
  “领读员”得提交大段的作品原创赏析,被编辑选中了,平台才会播放他点的有声书,并在播放完毕后和其他听众分享他的赏析文章。
  
  陶然没太认真去听内容,只是借着里面的音乐隔绝噪音、整理思路。
  出租车很快开上辅路,马上要到市局,陶然正准备关上有声书,就听见里面说到了结束语:“那么,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的《红与黑》,我们就为您播放到这里了,下面分享本书领读员:id为‘朗诵者’这位朋友的赏析文章。”
  
  这个id名好像一道惊雷,猛地把陶然劈在了原处——
  
  星期五晚上本该是美好而放松的,满城都是迎接周末的人,市局却都在加班途中和赶去加班的半路上。
  
  接到陶然和郎乔两通电话后,骆闻舟就在医院坐不住了,这想法恰好与费渡一拍即合——费总倒没什么事,他主要是嫌弃公立医院人多条件差。
  俩人难得意见一致,行动力变成了双倍,费渡立刻给助理打电话,让人送了辆车来,骆闻舟则再次不要脸地蹭了车。
  
  此时已经接近十点了,郎乔给骆闻舟发了微信,汇报最新进展,看完后,他好半天没说话。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开了口:“法医初步判断,陈振死于一次性摄入毒品过量。”
  
  在医院听骆闻舟单方面的“闲聊”时,费渡大致了解了自己那辆爱车报废的前因后果,听明白了这个“陈振”指的是谁。
  身边没有血腥味,车里温度适宜,费渡刚吃过助理带来的夜宵,他稳稳当当地把车停在斑马线后等红灯,并趁着红灯时间拿起旁边的香蕉牛奶喝了几口灌缝,香蕉牛奶让他非常心平气和,回了一句:“听着有点奇怪——好像不太文明。”
  
  骆闻舟听了“文明”这个字眼,不由得掀了他一眼:“我对犯罪分子都不敢有这么高的要求。”
  
  费渡说:“再坏的人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肯铤而走险的,比如那几位想对你赶尽杀绝的,最后演变成在大街上放槍子,是因为已经在你面前暴露了,你跑了,他们就死定了——因为害怕结果,所以才变得丧心病狂,这是有因果关系的,不会随便逆转,真正的疯子很难在社会里长久地混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