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于连 二十九

于连 二十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媛生前一定知道自己的任何私人物品都逃不过,甚至身边的近亲属都会被人盯上――西区出了何忠义的事,立在风口浪尖上的那几天,王洪亮紧张之下,连一无所知的陈振身边都有人盯梢,何况当时涉入更深的陈媛?
  
      她一个远近无援的女孩子,究竟是怎么躲开王洪亮的天罗地网,去跟崔颖暗通条款的?
  
      王洪亮他们有没有深度调查陈媛联络过的人,暂时不知道,但他们起码暂时看来和崔颖相安无事,为什么?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王洪亮他们那帮孙子都缺心眼,要么则是他们自以为已经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
  
      陈媛当年曾经通过某种方法,把某种东西送到了崔颖这里,过后没多久,陈媛就死了,王洪亮他们那伙人也相当消停,没有动崔颖——这又说明什么?
  
      骆闻舟眼神微冷。
  
      两种可能:第一,眼前这个涉世未深、一试就知道深浅的女孩子出卖了陈媛。
  
      第二,崔颖惊慌之下,把整件事托付给了一个自己很信任的人——也就是赵浩昌。
  
      赵浩昌不管因为什么,把陈媛卖给了王洪亮。
  
      这时,一通来自市局的电话打到了陶然手机上,陶然接起来默不作声地听了一会,低头在手机上打字给骆闻舟看。
  
      “吴雪春刚才在医院录完了口供,指认黄敬廉等人为贩毒网络提供保护,参与抽成,但是她没见过王洪亮。”
  
      骆闻舟略微皱眉。
  
      陶然字打得飞快:“至于陈媛,她说那叫‘鲜儿’,吴雪春的原话是:黄上面还有个不露面的人,嫌场子里的姑娘脏,平时只喜欢玩外面的,遇上不好‘□□’的,就会用一点药,玩腻了人也废了,到时候就会丢到他们那里。”
  
      “吴雪春说黄敬廉他们中有个人喜欢录像,根据指认,我们在那个人的电脑上搜到了一些视频,大部分是聚众吸毒□□的,其中有一段拍到了陈媛,法医根据图像判断,她当时很可能已经死了。”
  
      骆闻舟递给陶然一个疑问的眼神——黄敬廉交代了吗?
  
      陶然摇摇头。
  
      骆闻舟默不作声地把烟盒转了几圈,突然开口说:“让他们把那段视频传过来。”
  
      他吊儿郎当的态度陡然严厉起来,把崔颖吓了一跳。
  
      崔颖身上学生气很重,长发,戴一副秀气的眼镜,有一点咬吸管的习惯,睁大眼睛看过来的时候,里面有一股不谙世事的天真。
  
      天真的坐在这里一惊一乍地喝饮料,不天真的已经死了。
  
      “传过来给她看看,”骆闻舟一反方才的插科打诨,伸手把桌上的饮料推开到一边,“崔颖,我不想跟你兜圈子了,现在老实告诉你,你这位赵老师已经被捕了。”
  
      崔颖睁大了眼睛:“什……”
  
      陶然手机振了一下,一段截取的视频文件传了过来,骆闻舟接过来,打开后直接推到崔颖面前,画面上光线晦暗,群魔乱舞,尖叫声此起彼伏,录像的人手舞足蹈,镜头看得人头晕。
  
      一个男人晃晃悠悠地从一道小门里出来,冲着镜头招招手:“你们看看,这个好像不行了。”
  
      他话没说完,已经神神叨叨地自己笑了起来,这迷之笑点是典型的吸毒过量症状。然后他一弯腰,从身后的门里拖出了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崔颖不知道这是什么限制级镜头,下意识地就想移开视线,骆闻舟却紧紧地盯着她:“赵浩昌涉嫌谋杀,抛尸,绑架诱拐等多项罪名。”
  
      崔颖的手腕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接着,手机视频的镜头霍然拉近,拿着摄像机的人在背景音里笑嘻嘻地发嗲:“让我拍一下,让我拍一下嘛。”
  
      镜头一边上下起伏地跟着陈媛的尸体,一边没完没了地对着她的脸和隐私部位拍,崔颖一把捂住嘴,看起来快要吐了。
  
      与此同时,骆闻舟一拍桌子:“你看清楚,陈媛就是这么死的。”
  
      崔颖猛地站了起来。
  
      骆闻舟:“她信任你,把一样很重要的秘密交给你,你居然转手就给了一个人渣!让她落到这种下场。”
  
      “不、不是……”崔颖声气微弱地摇着头。
  
      骆闻舟不留情面地反问:“不是他出卖了陈媛,难道是你?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她给你打过电话没几天就死了?”
  
      万年陶白脸悄悄进入状态:“你别吓唬她——姑娘,陈媛最后一次和你联系,之后不到两个礼拜,就意外身亡,这一点我搭档没骗你——你们俩感情好吗?”
  
      崔颖踉跄着跌坐下来:“你们胡说,赵老师不是那种人……”
  
      陶然轻轻地问:“那他是哪种人?”
  
      “他很成熟,也很冷静……他、他对我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现实本来就是弱肉强食,那些侥幸成为食肉动物的人,就是会毫无怜悯地分食猎物的血肉……”
  
      “能捕猎豺狼的,只有虎豹,做为一只兔子,只能等,等合适的时机,或者自己成为虎豹。”崔颖带着哭腔说,“他说那些警察都是垃圾,他不可能跟他们同流合污的。”
  
      她话已经出口,才意识到面前的两个人也是警察,连忙咬断了话音,哽咽着不吭声了。
  
      陶然:“你相信我们吗?”
  
      崔颖用力揉着衣角。
  
      “你的赵老师现在已经是虎豹了,”骆闻舟冷冷地说,“昨天晚上花市东区跳楼未遂事件在朋友圈刷屏,你没看见?”
  
      陶然紧接着说:“赵浩昌杀了人,并且把他抛尸到了所谓‘金三角空地’――看你的反应,你知道这地方?”
  
      崔颖抽了一口气,看起来好像僵住了。
  
      陶然把声音放得更低:“怎么?”
  
      “他……他跟我开玩笑的时候说过,要是杀了人,小心地避开他们,丢在他们的交易地点,那些垃圾肯定连查都不敢查……”
  
      “崔颖,”骆闻舟沉声问,“你到底给赵浩昌看过什么?”
  
      “一段视频,”崔颖六神无主地说,“只有一段视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