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八十五章 装病
    八方海!
  
      “你刚才看到了姜连山?”妭脸色阴沉道。
  
      古海点了点头。
  
      看到古海的点头,妭瞳孔一缩,探手一挥。
  
      “轰!”
  
      整个八方海的火焰,顿时全部沉入海面之下,一望无边之距。
  
      “没有用的,他若真的是姜连山,在这里待了八十万年前,想躲你,你肯定找不到的!”古海摇了摇头。
  
      “你看到的,是真的姜连山?”妭见找不到姜连山,却是看向古海。
  
      “不清楚!”古海摇了摇头。
  
      “嗯?”
  
      “他身上,有姜连山的影子,但,却有些不是姜连山该有的人性!”古海皱了皱眉道。
  
      “人性?”妭疑惑的看向古海。
  
      古海点了点头:“是,虽然跟他没说多少话,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冷酷,有种元始天尊那般的冷血薄情,不,应该比元始天尊的还彻底,元始天尊还记挂着通天教主,可这姜连山没有!”
  
      “哦?”
  
      “我向他提到了慕容嫣,可他的神情很平淡,平淡到如一个路人!眼睁睁看着慕容嫣当年死了,却心中不会有丝毫波澜!”古海皱眉道。
  
      “那就是假的!”妭沉声道。
  
      “不,我刚才说了,有姜连山的影子,除了冷血薄情以外,他的思维方式,还是姜连山,对姜连山的记忆,也全有,所以,我觉得很奇怪!”古海摇了摇头。
  
      “思维方式?”妭微微皱眉。
  
      “是,就连对蚩尤态度,也是如此,但也没有丝毫在意。哦,对了,他说这八十万年都待在东灵火海,昔日曾传授没去八十万年前姜连山一些东西?”古海好奇道。
  
      “这个倒是没错,姜连山很多秘密,都是从东灵火海所得,当然,此事很少人知晓,看来就是从这里的他处得来的!”妭沉声道。
  
      “我有种感觉,他要利用朱雀神,做什么事情,精卫可能有危险,所以……!”古海沉声道。
  
      妭脸色一沉。
  
      “东灵火海阵法繁多,应该大多是他布置的,具体如何破解,如何深入,我还不清楚!他的火神被我重创了,不是一时半会所能恢复的,但,他身边还有嬴勾,那嬴勾,我看她表现却极为阴沉,我肯定,她没有出全力,她和姜连山之间,可能相互利用!”古海沉声道。
  
      “老东西,死了也不得安生,哼!”妭脸色一沉。
  
      “圣上,古海他如今,好像重伤了?”一旁后羿小声对妭说道。
  
      一个受伤的古海,要不要将他杀了?
  
      后羿那眼中一丝冷光,让古海脸色一冷,分外戒备起来。
  
      妭看了眼后羿:“你想杀古海?呵,你杀不死他的,我们该走了!”
  
      “呃?是!”后羿露出一丝茫然的点了点头。
  
      古海那脸色苍白的模样,明显是重创虚弱无比了啊,为何我杀不死他?
  
      妭没有解释,后羿也不敢多问。
  
      “不管这里有多少阵法,老东西不死,终究祸害无比,我找他去了!”妭对着古海说了一句,就准备出。
  
      “小心保护精卫,我修养一下,尽快追上你们!”古海说道。
  
      妭大袖一甩,带着后羿瞬间消失在了八方海。
  
      “圣上,你没事吧?”未生人顿时冲了上来。
  
      古海收了一众葫芦,顿时一口鲜血喷出。
  
      “噗!”
  
      鲜血喷出,古海顿时瘫倒在地。
  
      “圣上!”未生人惊叫道。
  
      “先离开这里!”古海虚弱至极道。
  
      “是!”未生人无比着急。
  
      驾着大船,古海、未生人快离开八方海。古海靠在栏杆之处,好似奄奄一息了。
  
      却在古海一行离开不多久。
  
      从八方海的下方,缓缓爬出一个冥火神帅。
  
      先前的一切,尽皆落入冥火神帅的眼中了。
  
      于此同时,在东灵火海一个幽静的山谷之中。
  
      夏侯寿通过这个冥火神帅,看清了先前的一切。
  
      “姜连山?大炎天朝圣上?什么八十万年前?我入东灵火海这三十年,难道外面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夏侯寿微微一怔。
  
      三十年,这三十年生的太多了。夏侯寿这三十年一直在东灵火海,最多偶尔出去抓去大批鬼民进来,哪里知道阳间的天翻地覆?
  
      “哼,不管外面如何变化,与我都没有关系,只要我得到了这里的宝藏,我就可以登顶最巅峰,就是伏羲,也未必达到!那可是朱雀的宝藏,朱雀至尊的力量啊!”夏侯寿捏了捏枯败的拳头。
  
      “未生人?呵,你的态度我看出来了,你是想要找我?我们八脉寿修,各有所长,井水不犯河水,你却来找我?看来是你贪念起了,想要得我寿魄?呵,你还真是找死啊!”夏侯寿看着面前的画面。
  
      “既然知道是姜连山一直在东灵火海,那我也就放心了,东方寿那个蠢蛋,对八卦的理解都没有姜连山多?慢慢来,不着急,我先对付未生人,呵呵,在这里,你的实力只有元婴境,也敢闯东灵火海,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想对付我,我就先吃了你,嘿嘿嘿……!”
  
      “那古海是你找来的帮手吧?要是之前,我还要小心一点他,可惜,散魄葫芦啊,那神沙已经将其火神洞穿的千疮百孔了,已经废了吧!如此,我就不用担心了,呵,自己送上门来的,炼化成傀儡也不错吧!还有极寒葫芦、真火葫芦、藤界葫芦?都是好宝贝,都是我的,哦,对了,还有那息壤,虽然弱了点,但也不错,嘿嘿嘿嘿…………!”夏侯寿出阴森的笑容。
  
      ---------
  
      未生人驾着大船,快穿梭八方海。
  
      古海靠在栏杆处,脸色苍白,极为虚弱,似乎想要调息修养一般,但,这里是东灵火海,火神受创似不那么容易恢复。
  
      “圣上,我们先出东灵火海吧,回头再来!”未生人焦急道。
  
      古海似乎脸色苍白并不说话。
  
      却在此刻。
  
      “吼!”
  
      陡然一声巨吼,却是一个冥火神帅骑着战马,踏着海面冲了过来。
  
      “冥火神帅?”未生人脸色一变。
  
      “用极寒葫芦!”古海翻手取出极寒葫芦。
  
      未生人不敢迟疑,顿时催动极寒葫芦直冲那冥火神帅而去。
  
      冥火神帅的锁链瞬间砸向二人大船,极寒葫芦的寒气也瞬间爆散而出。
  
      “轰咔咔咔!”
  
      巨大的寒气之下,那锁链瞬间冻得碎裂而开,寒气直冲冥火神帅而去,冥火神帅顿时倒退而回。
  
      “刷!”
  
      大量寒气冲刷而过,冥火神帅顿时全身重创,退到了远处。
  
      “圣上,你的极寒葫芦,我催动,最多出百分之一威力,比你的差远了!”未生人苦笑道。
  
      “无妨,小心点!”古海摇了摇头。
  
      远处,冥火神帅从火海中吸了一些火焰,暖了暖身体,再度冲来。
  
      但,未生人却有着极寒葫芦,让其不敢靠近,冥火神帅只能一次次冲击火海,掀起滔天巨浪。
  
      古海又取出真火葫芦给未生人使用,让未生人护住小船。
  
      “还好,这只是中天宫实力的冥火神帅!”未生人深吸口气道。
  
      “轰隆隆!”
  
      却在此刻,远处骤然传来一阵阵战马的声音。
  
      却是又有三个冥火神帅踏马而来。
  
      “又来了三个?也好,冥火神帅暴戾无常,经常相互残杀的!夺取对方寿气。或许,我们可以趁乱离开!”未生人期待道。
  
      但,事实,并不是未生人所想的那样。
  
      三个新来的冥火神帅,骤然同时攻击大船,即便未生人用两个葫芦防护,依旧在一声巨响中,大船炸出一个大窟窿。
  
      “不好,他们是一伙的!”未生人惊叫道。
  
      “轰、轰、轰!”
  
      四大冥火神帅,不断攻击大船,未生人使用真火葫芦、极寒葫芦一次次抵挡之中,勉强挡了下来,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岸上。
  
      未生人一次机缘巧合,用极寒葫芦冻退了一个冥火神帅,抢了其火焰战马。
  
      古海虚弱的身体,骑在战马之上。
  
      未生人使用两个葫芦,继续抵挡着四个冥火神帅的攻击。
  
      一路之上,险死还生,未生人疲于抵挡。而四个冥火神帅,在不多久后,变成了六个,六个中天宫实力的冥火神帅?
  
      未生人咽了咽口水,此刻心情糟透了。疲于抵挡下也是狼狈不堪。
  
      “陛下,他们居然是一伙的,这下糟了。而且,臣感觉,他们不急着攻击我们,好似要将我们驱赶到某个地方!”未生人焦急道。
  
      “咳咳咳!”古海咳嗽了一会,看着那六个冥火神帅,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难道和那自爆的冥火神帅一伙的?一伙的,岂不是,都是夏侯寿控制的冥火神帅?若是他控制的,夏侯寿对我们的位置,一清二楚?”未生人焦急道。
  
      “走一步,是一步,先挡住他们,再找出去的路!”古海沉声道。
  
      “是!”未生人焦急道。
  
      未生人继续抵达六个冥火神帅,护住虚弱的古海,被驱赶向某处,同时找着出路。
  
      那一个幽静的山谷。
  
      夏侯寿看着面前的画面,却是露出一丝冷笑:“这古海,果然成一个废人了,真火葫芦?极寒葫芦?在未生人手中,还真是浪费啊,来吧,你们来我这里吧,哈哈哈哈!”
  
      夏侯寿看着画面大笑,目光大多集中在未生人身上了。对于那病秧子古海,却不再关注。因为不在关注,所以没有察觉到古海眼神中的一丝冰冷,更没有察觉到古海咳嗽之时,手遮住的嘴角边,露出一丝戏谑的弧度。

Ps:书友们,我是观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