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三十章 血腥蟠桃
    银月山庄!凉亭中.
  
      “咳咳咳!”老庄主一阵咳嗽。
  
      云默担心的站在身后道:“庄主,你好些了吗?”
  
      老庄主微微一阵轻笑道:“不用担心,没事的,终究是老了,弹一首灵魂之音,却也有所耗损!”
  
      “十天之后吗?银月海?”云默皱眉道。
  
      “是啊,银月海,那里可是银月先生昔日所留之地,呵呵,吕阳王?他以为我不知道?”老庄主微微一叹。
  
      “知道什么?”云默茫然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我都无能为力!云默,我走了以后,你好好执掌银月山庄,你记住,银月山庄靠别人,终究落了下乘,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是根本,我这些年,就是撑不起银月山庄,才用天琴换取人情的,若是当年银月先生时代,他就是将天琴放在门口,又有谁敢来拿?天下各方势力都以结交他为荣,若有来犯宵小,根本不需要银月先生出手,万千势力就将他们连根拔除了!”老庄主微微一叹道。
  
      “庄主,你已经很厉害了!云默远远不如!”云默苦涩道。
  
      “厉害?呵呵!我希望你比我更厉害,才能守好这个山庄!”老庄主看向云默。
  
      “是!庄主,你不要担心,你不会死的!”云默咬了咬牙道。
  
      “痴儿,没有成仙,哪个人能不死啊?”老庄主苦笑道。
  
      “庄主,墨亦客在山庄外求见!”这时一个山庄弟子跑上前来。
  
      “墨亦客?”老庄主眉头一挑。
  
      “是,墨亦客先生说,只他一人入内,随同人员,都留在外面,请见老庄主,有重大事宜相商!”那山庄弟子说道。
  
      老庄主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是!”
  
      很快,墨亦客就被带到了凉亭之处。
  
      “墨亦客见过银月庄主!”墨亦客极为客气的一礼道。
  
      “墨先生多礼了,老朽体弱不便,不能远迎,还请墨先生见谅!”老庄主微微一笑道。
  
      “这位是少庄主?果然英雄少年!”墨亦客对着云默微微一礼。
  
      “不敢!”云默回礼道。
  
      “少庄主客气了!银月庄主,此次在下是代王爷前来,给老庄主送上一份大礼!可以帮老庄主免除大限之困扰!”墨亦客笑道。
  
      “哦?”老庄主疑惑道。
  
      墨亦客看了看云默。似想其回避一般。
  
      “不久后,云默就是庄主,不用回避!”老庄主淡淡道。
  
      “那是当然,只是此物还需要少庄主确认!”墨亦客微微皱眉,但也马上岔开话题道。
  
      “哦?”
  
      却看到墨亦客取出一个玉盒,递给了云默。
  
      云默好奇的捧到老庄主面前。
  
      “打开看看!”老庄主开口道。
  
      “是!”
  
      云默缓缓打开玉盒,顿时内部放出一丝丝金光一般,却看到一枚金色的桃子放在玉盒之中。样子和古海昔日得到的‘百寿蟠桃’很像,只是这桃子下半部分,却是血红之色。
  
      “这是?”云默疑惑道。
  
      “百寿蟠桃!得自先天残局界!吃一枚,可增寿百岁!可让老庄主再增百岁寿元!”墨亦客笑道。
  
      “什么?百寿蟠桃?寿桃?庄主,你可以再增百岁寿元!”云默顿时脸上大喜道。
  
      老庄主却没有多少激动,而是眼皮一阵狂跳:“百寿蟠桃树,被吕阳王得到了?”
  
      “不错,就在不久前,刚从先天残局界取出,只是当时百寿蟠桃已经被人所摘,只留空树,王爷费尽心力,才再度培育了十枚!这不,刚培育出,就马上让我送来了!”墨亦客笑着说道。
  
      老庄主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多谢王爷好意,只是,在下却真的无福消受!”
  
      “嗯?”墨亦客疑惑道。
  
      “庄主!”云默焦急道。
  
      老庄主微微摇了摇头道:“天下寿株,不止这一颗,老朽若是舍下这层脸皮,前去讨要,还是能够讨要一些的,但,老朽一直没有往这上面想,墨先生可知为何?先天残局界,两百年开启一次,老朽也可以前去厚颜相求的,毕竟,老朽当年和观棋老人也算熟识,但我没有!”
  
      “为何?”墨先生疑惑道。
  
      “寿株,夺天地之寿,太伤天和了,百寿蟠桃树,百年才会一次结果,可吕阳王短短几个月,就培育出了新的果子,墨先生不会不知道情况吧!”老庄主苦笑道。
  
      墨先生微微皱眉。
  
      “庄主,寿株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吃啊?”云默焦急道。
  
      老庄主看看云默,苦笑道:“你知道先天残局界的百寿蟠桃树吗?你知道百寿蟠桃树的养料是什么吗?”
  
      “呃?”
  
      “当年在观棋老人手中的时候,百寿蟠桃树的根须,被种植在了阴间,你知道吗?树在阳间,根在阴间,而在阴间的养料,却是一个个阴魂,你知道吗?什么阴魂?是死于非命的阴魂,是阴魂没来得及用完的阳寿,作为养料,你知道吗?听说还请了一个叫着‘未生人’的人,在阴间帮他!呵呵,一颗百寿蟠桃,凝聚了多少阴魂你知道吗?以阴魂滋养出来的蟠桃,你说我下得了口吗?以阴魂为养料,寿株?只是夺寿增寿而已,那叫‘未生人’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天理循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庄主解释道。
  
      “啊?”云默微微一怔。
  
      “那个百寿蟠桃,我都不愿吃,你觉得这个,我会吃吗?你看到这百寿蟠桃下半部分的血红之色了吗?吕阳王用了活人做它的养料吧!”老庄主忽然看向墨亦客。
  
      墨亦客眼皮一挑,没有说话。
  
      “活人?活人做百寿蟠桃树的养料?”云默惊骇道。
  
      “是啊,直接夺取活人阳寿,太血腥了,墨先生,你还是自己收起了吧!老朽受不起!”老庄主微微一笑道。
  
      墨先生微微一阵苦笑道:“好吧,老庄主既然不愿,那也就罢了!”
  
      “墨先生,还有事吗?”老庄主看向墨先生。
  
      墨先生看了看老庄主,沉默了一会,最终微微一阵苦笑道:“没有了,在下也告辞了!”
  
      “云默,送墨先生!”老庄主笑道。
  
      “是!”云默递还百寿蟠桃。
  
      墨先生微微一礼,被云默缓缓送走了。
  
      二人离开,老庄主看着墨先生离去的背影眉头深锁了起来。
  
      “唉!好精明的墨先生?我知道你想将‘授琴大会’地点更改地方,但,我银月山庄可不想卷入你们事非,此次,必须在银月海开‘授琴大会’,你也居然看出了我的坚决,决口不提?呵呵,吕阳王有你这样的属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老庄主微微一阵苦笑。
  
      拿起旁边一块小布,轻轻再度擦拭起了快要腐朽了的古琴!——
  
      银月城,城主府。
  
      城主府在一个巨大的浮岛之上,四周有着大量的侍卫守护之中,上方有着一群大型宫殿。
  
      古海和龙婉清缓缓从一个大殿口走了出来。四周还有着一些侍卫。
  
      “龙堂主,古先生,你们找错人了,这些年,我一直就住在银月城,而龙堂主母亲在千岛海遇害,我怎么可能知道?况且,我也只是元婴境修为,龙堂主不会怀疑我吧?”城主何世康微微苦笑道。
  
      “不是,我只是现在毫无头绪,我记得何叔叔以前经常去参加母亲琴会,母亲还让我称你为何叔叔,所以我才想看看何叔叔有没有线索!”龙婉清失落道。
  
      何世康神色怔了怔,眼神之中闪过一股伤感道:“你母亲?呵呵,风华绝代的人物,却不想会香消玉殒,唉!”
  
      “何叔叔这是在为我母亲难过吗?可为什么……!”龙婉清张口疑惑道。
  
      可说到一半,被古海微微一拉。
  
      疑惑的看看古海,古海摇了摇头。龙婉清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何城主,既然你没有线索,那也就罢了,今次多有打扰!”古海微微一笑道。
  
      “好吧!”何城主点了点头。
  
      古海和龙婉清告辞了一番,就离开了城主府。
  
      “古海,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我刚准备问何世康,为何没来凭吊过我母亲呢!”龙婉清在路上好奇的问道。
  
      “别问了,问不出来的,何世康被人监视了!”古海沉声道。
  
      “啊?”龙婉清脸色一变。
  
      “你记得何世康不远处那个侍卫了吗?我们从一开始进入城主府,他就一直在不远处‘保护’何城主,我们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穿越了三个走廊,两个大殿,一直跟着。而且白天的时候,到我本街第一琴楼闹事,那个侍卫也站在何世康身边!”古海沉声道。
  
      “啊?这你都记得?”龙婉清惊讶道。
  
      “既然怀疑上了何城主,我自然会对他身边的人比较关注了!”古海解释道。
  
      “还亏有你!”龙婉清感激道。
  
      “何城主被监视?怎么会这样?如此一来,该怎么继续查?”龙婉清担心道。
  
      “还记得先前的精灵吗?何城主也有一份资格贴,或许,我们可以在银月海上询问?”古海沉声道。
  
      龙婉清点了点头。
  
      二人回到了晓月山庄。刚好,流年大师和上官痕也回来了。
  
      “上官痕,你们此次出去,一路还顺?”古海笑道。
  
      “皇上,我们追踪到了银月海,银月海中,有玄武至尊的蛇头!一整个头!我若能得到它,我就能达到元婴境了。”上官痕带着一丝激动道。
  
      “哦?又是银月海!”古海微微一怔。
  
      “是,而且我们还看到了罪龙,就是上次北海,安公子带去围猎玄武的那些罪龙,它们就在银月海,堵住了我们的路!”上官痕皱眉道。

Ps:书友们,我是观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