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仙穹 > 第十四章 《卡农》
    没法不轰动!
  
      天下第一琴楼,敢叫天下第一,其在银月城的地位不言而喻。城中最大的琴楼,所谓人红是非多,天下第一琴楼也是如此,一旦有重大消息,必然第一时间成为全城茶余饭后的谈资。
  
      吕阳王嫡孙前来,在天下第一琴楼诬陷一品堂弟子,一品堂古海翻手七十万上品灵石,赎回七十个后天境属下?
  
      一品堂就忍气吞声了?没有!出了天下第一琴楼,就在街对面开了一家‘本街第一琴楼’,和对面打擂台了?
  
      这是往死了掐的节奏啊!
  
      不说世俗界修者对这种事感兴趣,修者之间也非常感兴趣。
  
      这两天一直等着后续发展,本街第一琴楼该怎么报仇?
  
      果然,没两天,后续消息出来了。一群修者原本在天下第一琴楼外听大师琴声的,忽然看到对面贴上了告示,顿时琴声都不听了,一窝蜂的围了过去。
  
      “半年后到货?先付钱?古海他疯了吧?这什么钢琴,还想要我先付钱?”
  
      “听说姜掌罡封杀了本街第一琴楼的买货渠道!”
  
      “难怪半年后才到货,可是,先付钱,等半年拿货,这怎么可能傻到先付钱?”
  
      “钢琴,什么叫钢琴啊?”
  
      ……………………
  
      ………………
  
      …………
  
      众人对着告示牌上古海所写的预售,一脸鄙夷。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可接下来的一个告示,却让众人眼睛瞪的浑圆。
  
      “非灵木所制,钢琴,一百上品灵石?”
  
      “看,旁边是天下第一琴楼的‘极限琴’,这个一百中品灵石!钢琴要一百上品灵石,一百倍的差距啊,这是活脱脱的打脸啊!”
  
      “开玩笑!极限琴,我都不可能买,有这钱,我都可以买好几个灵木制造的古琴了,这普通材料的极限琴还要一百中品灵石?这古海更开玩笑,再提价一百倍?他疯了!”
  
      “钢琴?钢琴是什么琴?”
  
      ……………………
  
      ………………
  
      …………
  
      众修者们纷纷数落古海疯了,怎么可能有人提前半年给一百上品灵石给你,只为了半年后的普通材料制造的琴?
  
      一街之隔。天下第一琴楼之中自然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最近好像买琴的人不多了?”安少爷皱眉道。
  
      姜天毅露出一丝苦笑道:“是,安少爷,虽然前些天安少爷赚了七十七万灵石,但,对天下第一琴楼的信誉,却有所打击,很多修者不太敢前来买琴!担心……!”
  
      “担心这是黑店?”安少爷冷声道。
  
      “是,是有一点,不过,安少爷不必太担心,过段时间,这阵风头过去就好了,毕竟,我们扣押古海属下,违背了商业的规矩!”
  
      “哼,规矩?”安少爷一声冷哼。
  
      “安少爷,我前些天一直在想着,古海为何要买极限琴,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此人城府太深了,买极限琴,只是为了衬托他的钢琴,一百倍的差价?呵,他是在宣扬,他的‘本街第一琴楼’比我们‘天下第一琴楼’要好一百倍!”姜天毅冷声道。
  
      “一百倍?哼,我看他是哗众取宠,普通材料制造的古琴,怎么可能有人花一百倍的灵石购买?”安少爷冷声道。
  
      “是,属下也是这么觉得!”姜天毅点了点头。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楼下陡然有个顾客问了起来。
  
      “你们这有钢琴卖吗?拿一个给我看看!”
  
      “钢琴?”
  
      “是啊,对面要卖的钢琴,我看看什么样子,居然能卖一百上品灵石!”
  
      “呃,没有!”
  
      “没有?你们不是天下第一琴楼吗?不是什么琴都有吗?怎么会没有?”
  
      ……………………
  
      ………………
  
      ……
  
      每过一会,就有人好奇的来询问钢琴,可是,天下第一琴楼却根本没有钢琴。
  
      安少爷脸色一沉。姜天毅眉头微皱。
  
      “掌柜,我们要不要铸造一批钢铁古琴?”一旁一个侍从好奇的问道。
  
      “不可!”姜天毅皱眉道。
  
      “可是,很多人来问啊?”
  
      “钢琴这个词,是古海引出来的,很多人只会以他的为第一标准,若是我们造出来的与他的相差甚远,只会哗众取宠!”姜天毅摇了摇头。
  
      “是!”那侍从应声道。
  
      安少爷却是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本街第一琴楼。
  
      本街第一琴楼vs天下第一琴楼!消息好似长了翅膀一般飞向银月城的四面八方。
  
      凡是听到消息的人,无不认为古海痴人说梦,想钱想疯了!但,同样无数人也翘首以盼,不知道钢琴什么样子,居然让古海如此自信。
  
      城中,一个云雾笼罩的山林区域。外界琴声无数,大批琴师在此弹琴。只为云萎中的一个山庄能够有人递来一纸资格贴。这里就是银月城威望最高的地方,银月山庄。
  
      银月山庄之内。一个凉亭之中。
  
      凉亭四周,云雾缭绕,四周一片山林,山林中秀丽无比。
  
      一个白发老者坐在亭中,手中抓着一块布巾,轻轻擦拭着一口似乎快要枯朽的古琴。
  
      “咳咳咳,老伙计,你也要跟我一样,寿元将尽吗?咳咳咳,哈哈哈!”白发老者轻轻的擦拭着古琴。
  
      身后站着一群身穿青衣的银月山庄弟子,个个极为恭敬,大气不敢喘一下。
  
      “最近,城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啊?”白发老者擦着古琴,问道。
  
      身后一人,顿时神色一肃道:“启禀庄主,城中每日都有不同事情发生,不过有一件却是分外奇特,却是一品堂水舵主,挑衅天下第一琴楼,如今在造势之中!”
  
      “哦?”白发老庄主微微意外,扭过头来。
  
      那青衣男子恭敬的将所知道的说了一遍。
  
      老庄主静静沉思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的确有点意思,钢琴?钢的材质不适合做琴身,最多做琴弦,其音极为独特,与大凡琴弦相差甚远,想要卖钢弦的琴,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专门为钢弦的独特之音造曲!”
  
      “造曲?”
  
      “是啊,琴意好抒,名曲难求啊!”老庄主摇摇头微微叹道。
  
      “是!那庄主认为,那古海不是疯了?”青衣男子意外道。
  
      “等两天看吧,我没看过钢琴什么样子!”老庄主摇了摇头道。
  
      “是,我会时刻关注此事,随时汇报!”青衣男子恭敬道。
  
      “嗯!”老庄主点了点头。
  
      继而,青衣男子又说了一些城中其它趣事,老庄主都笑着听着,好似到了他这个阶段,世上已经没有多少能让他惊奇的事情了一般,只是偶尔听听,微微一笑——
  
      历经两日的发酵,本街第一琴楼的确已经引动无数修者的好奇。
  
      多少人前来打听,钢琴是什么样子,什么是钢琴,可大瀚官员却是一直闭口不谈,只说两日后,古海会展露给所有人。
  
      两日之后,本街第一琴楼之外,已经围了大量好事的修者,远远的观望之中。
  
      天下第一琴楼之上,琴道大师的弹琴,很多人都无心去听了一般,所有人都看着本街第一琴楼的露台之上。
  
      此刻,露台之上,已经围站着一群一品堂弟子了,守护着中心处一个庞然大物,那庞然大物被一个黑布帘子遮着,让人看不清内部是什么。
  
      “那就是钢琴啊?这么大?”
  
      “一丈长,半丈高?这什么琴?这庞然大物是琴吗?”
  
      “钢铁铸造的古琴吗?到底什么样子?”
  
      ……………………
  
      ………………
  
      ……
  
      很多人好奇的等待之中。
  
      这一刻,纵然安公子并不把古海放在眼中,但,依旧带着属下好奇的站在天下第一楼的一个隐蔽之处,看向对面那戒备森严的露台。
  
      “钢琴?你以为随便造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就能击垮天下第一琴楼?笑话!”安公子露出一丝冷笑道。
  
      一旁姜天毅点了点头,的确,天下第一琴楼的名头,不是一个两个奇形乐器所能撼动的。乐器之中,永远古琴为尊,不是古琴,乐器再好,那也不行。
  
      见不是古琴,姜天毅彻底放心了。
  
      龙婉清、流年大师、上官痕、沐晨风,众人也都没见过钢琴,此刻看着被黑布蒙着,也是眼露好奇之色。
  
      “古海呢?快点啊,那什么钢琴,神神秘秘的,到底什么样子?”沐晨风有些好奇道。
  
      这么大的乐器,沐晨风看过的也不多,钟磬?巨鼓?好似都不是这个形状啊?
  
      “皇上在换衣服,稍等!”上官痕笑道。
  
      “换衣服?弹个琴还要换衣服?”沐晨风皱眉道。
  
      就在众人焦急之际,不远处本街第一楼中的一个房中,缓缓走出了古海。
  
      古海一出,四周众人顿时一片寂静,盖因为古海穿着太过另类呢,但,看起来却更衬托出古海气质的优雅,最少龙婉清还有四方很多女修者尽皆眼睛一亮。
  
      黑色的劲装短袍,犹如刀削出来的轮廓质感,前短后长,后身犹如燕尾一般的开叉,看上去有种非常认真、庄重、神圣之意。下身一双漆黑雪亮的皮鞋,一点一点的走向钢琴之处。
  
      “这是什么衣服?”龙婉清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听皇上说,好像叫什么‘燕尾服’!”上官痕解释道。
  
      “哦?”
  
      天下之大,奇装异服无数,总有些特殊的衣服,一身燕尾服虽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但,一种视觉上的先声夺人,却是瞬间抓住了无数修者的眼球。
  
      “哗众取宠!”对面的安公子露出一丝冷笑。
  
      “不错,卖琴,终究要看琴的质量,穿的再好,也只是花瓶!”姜天毅点了点头。
  
      “准备的怎么样了?”安公子淡淡问道。
  
      “放心吧,安公子,我已经邀请了一群琴道大师,只要钢琴展示结束,他们会上前将其批的体无完肤的!”姜天毅露出一丝冷笑道。
  
      “嗯!”安公子点了点头。
  
      古海缓缓走到钢琴之处。
  
      轻轻一挥手。
  
      几个大瀚官员一拉黑色布帘,顿时,钢琴展露在了所有人前。
  
      却是一个三只腿的巨大黑色怪琴,上面的漆面非常光亮,但这光亮中却透着一股贵气。只是外形好似一个三角桌子一般。
  
      古海轻轻挥手间,一众大瀚官员非常小心的掀开上面巨大的盖子,顿时,露出内部好似无数到琴弦机关一般,看起来繁杂无比。
  
      一旁有大瀚官员递来毛巾,古海轻轻擦了擦手,缓缓坐了下来。
  
      “这是钢琴?还配有凳子?这怎么弹?”
  
      “这就是钢琴啊,看起来感觉好贵气!”
  
      “样子货没用,能弹吗?”
  
      ……………………
  
      ………………
  
      ……
  
      很多修者露出好奇之色。
  
      古海却是慢慢掀开按键的盖子之处,顿时,五十二个白键,三十六个黑键顿时展露在了所有人前。
  
      一共八十八个按键,看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
  
      “这么多按键?”对面楼上的姜天毅眉头一挑。
  
      “钢琴是这个样子?”安少爷也皱起眉头。
  
      看到古海那么郑重,二人终究有种不好的感觉。
  
      四周,无数修者看着古海穿着燕尾服,无比郑重的坐在钢琴前,也跟着慢慢郑重了起来。虽然依旧有些人露出不屑,但,四周渐渐变得寂静了下来,就连对面的一个奏曲的琴道大师,也好奇的停下了手头拨琴。
  
      “起阵!”古海淡淡开口道。
  
      “是!”
  
      几个一品堂弟子快速在四周启动一个阵法,阵法透明,只是四周虚空微微跌宕一般。
  
      “这是,扩音阵法?古海他要找死啊?”姜天毅眼睛一瞪道。
  
      “扩音阵法?古海他那么大自信?”
  
      “扩音阵法,不能将琴师的意境扩大出去,只能将曲音传出去,所以在琴道大师面前听到的那沉醉感觉,扩音之后,未必就有沉醉,传出去的只会是曲子了,曲子,谁都会弹,那就没多少优势了啊?除非新的曲子!”
  
      “古海扩音,不以意境取胜,他想用曲子征服所有人?”
  
      “扩音阵法,扩音出去,一旦弹的不好,那本街第一琴楼的牌子就彻底砸了啊!”
  
      ……………………
  
      ………………
  
      ……
  
      四周无数人惊讶的看着古海。
  
      却看到古海探手,第一个按键按了下去。
  
      “当!”
  
      顿时,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古海,这一个琴音,顿时随着扩音阵法,传向了四面八方,虽然不至于充斥全城,但,十分之一的银月城,都忽然听到了这声音。
  
      “钢琴,琴音,却是空灵很多!”很多修者第一印象道。
  
      “当、当、当、当当当、当………………!”
  
      古海手中指头不断弹奏,琴音不断,原先众人还处在惊奇之中的,很快,都停下了惊异。
  
      没有意境幻境出现,只是最普通的曲子演奏,但,听着听着,很多人都沉浸入曲中了。
  
      银月城,多年受琴道洗礼,城中之人,多多少少懂点琴,多多少少会鉴赏一下,曲子好不好,很多时候,听一下就知道了。
  
      随着钢琴的声音不断,很多人慢慢闭上眼睛感受了起来。
  
      弹琴中的古海,看到四周越来越寂静,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古海不是琴道大师,只是一个卖钢琴的,做买卖,宣传是第一要位,想要卖好钢琴,必须要先声夺人,先夺其势。
  
      因此,在第一首曲子的选择上,古海做了好一番准备,这里有着无数琴道大师,自己在意境上无法努力,那在曲子上,必须要经典。经典到犹如魔音一般,在他们脑海中不停循环。
  
      第一首曲子,古海选的是《卡农》,昔日地球上最强的洗脑神曲。
  
      在地球上,古海听过一些流行歌曲,号称洗脑神曲,流行之下,无数百姓跟着唱跳,可那些歌曲再洗脑也比不过卡农。那些神曲再流行,能流行近千年?
  
      从诞生开始,近千年,卡农一直是音乐界的不败神话。
  
      钢琴这种乐器昔日在地球刚出现的时候,并不受主流音乐所接收,很多音乐家都看不上这个大家伙。直到出现了一群钢琴怪才,莫扎特、肖邦、贝多芬、巴赫等等很多优秀的钢琴家,才将钢琴慢慢推向巅峰的。他们创作了一曲曲经典到传世的钢琴曲,才将钢琴慢慢推入神坛的。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贝多芬、莫扎特、肖邦等音乐家创作的乐曲之中,很多曲子都用到了《卡农》,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巴赫的《五首卡农变奏曲》等等都用到了卡农。
  
      因为《卡农》不仅仅是一个钢琴曲了,更是一种曲式,就好像一些武学的武道总纲一般,延伸出无数变化。
  
      大批的音乐家,或截取卡农的一小段用在自己的曲中,或整首卡农进行变奏。
  
      世界各国都一直在用卡农,年轻时,古海听过的很多流行歌曲,都有卡农在里面,很多电影、电视剧的背景,都是卡农的变奏曲。
  
      一首《卡农》为本,其各种变奏版本,古海年轻时听说的,就有两千多个版本。
  
      两千多个变奏版本?近千年传承,却是越来越繁荣?也许普通听众不觉得什么,可昔日地球音乐家都将其奉为圣典,就好似昔日地球西方的圣经一般。
  
      只要是个音乐家,都会最少创造一两首与卡农有关的曲子。
  
      殿堂级的曲子,魔性的曲子,千年不衰的神曲。
  
      音乐是可以无国界,同样也可以无世界,只要同样的人性,同样的欣赏,经典永远是经典。
  
      也许卡农在这世界并不能算最好的曲子,但,此刻,却的的确确给无数琴道大师一股强烈的兴奋剂一般。
  
      古海就是要这种感觉,用曲子宣传钢琴。
  
      让这空灵的感觉,直击人心,让人脑海中只要一回荡起《卡农》这首神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钢琴。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卡农进行中。

Ps:书友们,我是观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