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工 > 0789 回归
爱德华的话说得轻描淡写,态度也从容自若,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这话里藏着意思就多了。
  
  收藏以及拍卖方面,任由苏进开口,甚至不需要马上说,可以经过详尽的思考与讨论之后再来。
  
  以他的身份,既然开了口,就一定能做到。
  
  也就是说,在这两方面,他拥有强大得惊人的实力,足以应付苏进的一切要求!
  
  苏进注视着他,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展露出一个笑容,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考虑过后再给爱德华先生答案了。”
  
  爱德华微笑着摆着,道:“不用这么客气,叫我罗尔就好。”
  
  苏进从善如流,站起身来,道了声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爱德华住在太湖的一座别墅里,据说这里是周景洋的产业,供给爱德华暂住。
  
  从前几年开始,周景洋就渐渐把一些产业转移回了国内,在各地置办下了不少产业,这栋别墅只是其中之一。
  
  这别墅地理位置极好,就在太湖一座延伸出去的小岛上,三面环水,放眼望出去尽是苍茫湖水,大片枯黄的芦苇无尽地向外延伸出去,伴随着湖水的湿气,有一种置身画中的感觉。
  
  这别墅中式结构,由一条走廊蜿蜒盘旋,沟通着几座院子。
  
  苏进站在走廊上,眺望远处的太湖以及芦苇,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自古太湖出水匪,很多年以来,水匪都是当地一患。
  
  因为太湖太大,里面很多小岛,苍茫湖水把小岛分隔开来,又有无尽芦苇遮挡视线,水匪在其中出没,不易剿灭。
  
  但现在,水匪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人们可以自由地在各个岛上盖房子居住,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这无尽湖水以及大片的芦苇丛依然如昔,居住其中的人却已经彻底变了。
  
  是啊,很多东西,都应该变了。
  
  苏进拿出手机,找到杜维的电话,拨了出去。
  
  杜维接到苏进的电话,非常惊喜。
  
  他最近就在忙那个文交会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半年时间看上去很长,但其实作为这样一场盛会的准备来说,还是太短了。
  
  更何况国家文物局刚刚成立,各种架构急待完成,正是忙碌的时候。
  
  两项工作加在一起,杜维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瘦了十五斤。
  
  他这种等级的胖子能瘦下来当然是件好事,但的确也太辛苦了。
  
  幸好之前苏进还在帝都的时候,帮着他搭起了很多框架。
  
  现在进入实施阶段,他才发现那些框架有多么高瞻远嘱。里面有些东西,杜维一开始还觉得意义不大,结果一进入实操,全部变成了未雨绸缪。
  
  有时候杜维甚至觉得,苏进的心里仿佛藏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有着比现在完备得多的制度与经验,随时可以供他取用。
  
  不然怎么能解释,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就能想得这么深、这么远、这么周全!
  
  现在难得苏进打电话过来,杜维立刻把一些正在思考的难题扔给了他。
  
  这些问题放给他们自己想的话,实在太费时间了,还是让苏进帮忙来得方便。
  
  苏进在上个世界也经历过这样的盛会,经验非常丰富。而且那时候他们的制度很完善,事前要写策划书,事后还要总结。
  
  很多他现在提出来的问题,都是当时实际发生过他们进行过反思的。现在提出来,当然显得很周全了。
  
  杜维提出来的问题对他来说并不难,但他说得很保守,提出来的全是“建议”。
  
  上个世界的经验是经验,但是两个世界毕竟不同,谁能保证这个世界不会想出更好的办法?
  
  他可以帮着走一些捷径,但路只有自己走出来,才是印象最深、最有益的。
  
  这个世界的文物保护刚刚开始走上正轨,他不可能万事包办。毕竟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最后,他终于抽了一个空,把爱德华的提议跟杜维说了一遍。
  
  电话里,杜维突然没了声音。
  
  苏进有些奇怪,把手机拿开看了一眼信号,这才重新凑到自己耳边旁边,“喂”了一声问道:“能听见吗?”
  
  “能!”杜维立刻回过神来,连忙道,“是罗尔·爱德华伯爵?”
  
  “是的。”苏进回答。
  
  “他跟你说,不管你提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杜维有些不可思议地问。
  
  “他说的是‘尽可能’。”苏进纠正。
  
  “那也差不多了!”杜维叫了起来,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兴奋。
  
  接着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这才对苏进推心置腹地说:“我们现在的确有一个难题。”
  
  所谓文化交流,当然就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这次交流会的主题,又是“文物”。
  
  但是说到华夏文物,有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一百多年前,华夏被侵入,掠夺走了大量的文物。当时的入侵国之一,就是这次交流会主办国的另一方。
  
  当年那场掠夺残酷而彻底,被夺走的文物用价值连城这四个字都难以形容。
  
  这是华夏历史上的耻辱,是因国力过于衰弱付出的代价,只是这代价,实在太沉重了。
  
  杜维声音沉痛,话语里饱含感情,苏进心里咯登了一下,片刻后问道:“你的意思是……”
  
  “已经考虑好了,这么快?”爱德华问道,表情有些意外。
  
  苏进点头,冷静地说:“是的,我刚才直接打电话给了国家文物局局长杜维,商量了一下,做出了决定。”
  
  “直接打电话给了杜维?”爱德华越发意外,他深深看着苏进,问道,“你知道我刚才那个许诺的意思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苏进笑了一笑,说,“文交会是文物局的大事,您想给我一份政治资本,助我立足。不过多谢您的好意,暂时来说,我用不着这一点。”
  
  爱德华笑了一笑,问道:“那好,你们想要什么?”
  
  他把你换成了“你们”,表明他已经知道了苏进代表的是什么。
  
  苏进认真地道:“自古以来,东方与西方之间有着许许多多的交流,有很多东方文物飘洋跨海去了西方,在那里安家落户。这次文交会,我想请回其中的一部分文物,让它们重新展示在华夏人面前。如果您同意我的要求,我想把这部分文物的名单直接发给您。”
  
  听见这段话,爱德华的脸色微微变了。
  
  他直视着苏进,问道:“这是你的要求,还是文物局的?”
  
  “这是我和文物局局长杜维共同讨论出来的结果。”苏进\/平静地回答。
  
  “你确定?”爱德华脸上笑容消失,冷冷地问道。
  
  “是的,我很确定。”苏进仍然平静,他甚至还笑了一笑,“当然,这建立在爱德华先生的好意的基础上,如果您要收回,我也没有意见。”
  
  这话看似示意,但其实是在表示,你前面答应得那么好,现在要反悔我也没办法。
  
  爱德华的脸色更加冰冷,他的脸色一直苍白,这时简直有点发青了,注视着苏进的目光也仿佛带上了刺。
  
  一边的周景洋警惕起来,他直起身子看着爱德华,一只手按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但是爱德华迟迟没有动静,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你这个要求,提得非常冒昧。”
  
  “或许是,但也或许不是。”苏进回答。
  
  “……好,答应你了。”爱德华淡淡地道。他的手一按扶手,站了起来,招呼也不打一声,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周景洋注视着他的背影,转向苏进,点了点头。
  
  苏进知道周景洋这是在向他保证爱德华向来说话算话,终于向后一靠,长长地舒了口气。

Ps:书友们,我是沙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