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国之上 > 第两百二十九章:焚国之火

第两百二十九章:焚国之火

不想错过《神国之上》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输你个头!”赵襄儿看着那只麻雀,沉默了一会儿,原本惺忪的睡眼一下清明,她瞪着宁长久一眼,道:“我睡醒了,你倒是像在做梦!”
  宁长久望了眼树上的麻雀,有些鄙夷地看着赵襄儿,道:“你这土皇帝能不能有点诗意?”
  他声音似有些大,话音才落,树上的麻雀已振翅惊走。
  “你的诗意跑了哎。”赵襄儿冷笑道:“不去追一下?”
  “小朱雀在身边,追一只小麻雀有何意思?”宁长久道。
  赵襄儿黛眉轻挑,道:“嗯?你承认那是麻雀了?”
  宁长久微怔,不知如何解释,便直接道:“你就是不愿认输?”
  赵襄儿向来是无理取闹的那个,如今被对方先抢一步,她一时有些气恼:“先前一锭银子的鱼就当喂了赖皮狗了。”
  宁长久平静道:“你请我吃饭,我不也让你睡了吗?”
  “?”赵襄儿微怔,想着之前趴在他大腿上睡觉的模样,眉目微微眯起:“看来当时临河城我还是心慈手软了,现在挨得住揍了,敢这般说话了?”
  话语间,赵襄儿轻轻伸出了手,她没有动用任何的灵力,那只先前栖息树上的麻雀真的飞了回来,乖巧地停在了她的指间。
  她拥有神雀之血,对人间的小雀自然有天生的掌控之力。
  赵襄儿伸出一截手指,轻轻点了点它的额头,道:“小麻雀,有个瞎子管你叫树叶呢。”
  麻雀啾啾地叫了几声。
  宁长久不服气,也走了过来,摸着它的尾羽,道:“你以后就叫叶子吧。”
  麻雀叫了一声,扭头啄了下他的手指,宁长久缩手,看着这只鸟丈人势的麻雀,试探性妥协道:“要不就当是平手了?”
  他可不想挨赵襄儿一掌。
  赵襄儿淡淡道:“如果你求我,那我就勉强答应你。”
  宁长久道:“等会有你求我的时候。”
  “是么?”赵襄儿嘴角勾起。
  宁长久也看向了她。
  满街所有零星的叶在这一瞬间凋零干净,整条街道被染得苍黄,麻雀扑棱着翅膀纷纷飞走,午后的阳光像是只有两束,恰好落到少年与少女身上,他们相对而立着,言笑晏晏之间,地面上所有的梧桐落叶都被切割成了碎末。
  宁长久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当时你也是白裙子。”
  “嗯?”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将军府外,那时候我还当是个娴静却有手段的官家小姐。”
  “白裙子怎么了,你不也穿过,后来陆嫁嫁有说起这件事么?评价如何?”
  “能不能别提这个了……”
  “怎么?无地自容了?”
  赵襄儿的微笑在光中尤为明艳。
  宁长久看着她,笑道:“你还记得当时你被白夫人打得半身是血,最后还是我背着你回老宅子疗伤的么?”
  赵襄儿目光闪动,道:“嗯?想打感情牌了?”
  宁长久轻轻摇头,道:“不知道襄儿殿下还记不记得,当时你醒来的时候,是趴着的。”
  赵襄儿眸光一厉:“你做了什么?”
  宁长久道:“当然是好好教训了殿下一下,只可惜当时你昏迷过去了,不会哭鼻子。”
  赵襄儿深吸了一口气,胸脯起伏,脸颊上闪过了一道不知是怒是羞的霞色,她解下了伞,道:“今天不把你打得陆嫁嫁都认不出来你就别想回去!”
  呛!古旧的红光遽然展开,一晃之间,赵襄儿已抽出了伞中之剑,她以半开的红伞为遮,细剑如电芒一闪,直接刺向了宁长久的心口。
  宁长久本就刻意激怒她,所以他早有反应,赵襄儿杀气才一腾起之际,他也握住了剑柄,红伞之后的白光雷霆般闪至身前时,剑光自宁长久鞘中亮起,那柄藏于檀木白蚺剑鞘中的铁剑,竟像是弹射出的一样,精准地截住了赵襄儿灵蛇般刺来的伞剑。
  剑尖撞上剑锋,雪白的剑气对撞,炸出了一蓬绚烂燃烧的剑火,两者眉目在火光中一赤,两剑交撞的刹那,整条街都似被狂风扫过,所有落叶都被碾成粉末,吹得干干净净。
  “殿下这是动怒了?”宁长久以剑抵着对方的伞剑,另一手握住剑鞘,剑鞘如棍棒般在手中一转,对着赵襄儿当头抡下。
  赵襄儿握伞一手一转,红伞盛放,任那剑鞘再如何花哨凌厉,撞上伞面之后都顷刻弹奏,那剑鞘的影犹若雨,再大的暴雨又如何能击穿雨伞?
  “动怒?呵,倒是要感谢宁公子坦诚相告,这样你的罪状又可以多罗列一条了。”赵襄儿秀美的眉目归于平静,伞剑自那蓬剑火中穿出,抖擞出数千道影子,每一道皆如长鞭,罩向了宁长久。
  宁长久目光骤然一明,剑目睁开,望向了暴雨般打落的剑,他借着木鞘与伞面对撞的力量,身子微微后撤,一剑上挑,于剑影之中精确地击中了那纤细的伞剑,接着他施展大河入渎时,剑化洪水猛兽,对着赵襄儿的剑穷追猛打而去。
  嘭!
  洪水剑气的尽头,红伞鬼魅般出现,剑气打在了伞面上,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渗入,赵襄儿转动伞柄,如甩去雨水一般,将那些黏附于伞面上的剑气尽数回卷了过去。
  宁长久面不改色,眸光中的剑气更盛,竟还隐隐透着一抹金光。
  倒卷而回的剑气触及到宁长久的目光,竟如纸一般自燃,剑气落到身前时已然烧尽,化作一截截灰烬散去。与此同时,宁长久的剑化作一道白虹,这一白虹融合了剑宗的白虹贯日式,也杂糅有断界城中的剑法,变化多端,以快到无法看清的速度,刺向了赵襄儿。
  赵襄儿微微挑眉,这一剑的走势她记得。
  这与皇城当日,那无名男子劈开吞灵者的一刀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一剑从侧面看笔直,而自上俯瞰之时,却缺失一个新月般细长而美丽的弧线。亦直亦曲的剑转眼已经照亮了赵襄儿的眉眼,若是寻常人便会分不清这一剑的走势,从而手忙脚乱,但赵襄儿的眉目在剑气中却越来越静,她曾经用八年时光眺望过西国,她不需要任何类似剑目的手段便可以清晰地捕捉到他剑来时的轨迹。
  细剑毒蛇般探出,切入剑光之中,挑中了宁长久的剑,一蓬蓬炸开的剑火熄灭在红伞的伞面上,寂静的街道上尽是金属振动的狂鸣。
  “花样倒是挺多!”赵襄儿与他身影错开之后,倏地回身,剑尖刺向了他的后背。
  “我其他花样也不少,殿下以后就知道了。”宁长久回击道。他眸光一凝,反手握剑向侧方一拂,挡去了这刺来的一剑。
  赵襄儿面露怒容:“找死!”
  她一手撤剑,一手以红伞压上,红伞在掌间高速转动,如一块幕布,一下子占据了宁长久的视线。
  宁长久的目光被短暂地慑住,红伞之侧,赵襄儿的剑挑出一朵剑火,又逼至面前。
  “挣!”
  宁长久及时反映过来,向后撤了半步,手的剑鞘跳跃而起,拦向了这一剑,与此同时,他不再眼睛一眯,直接用目光凝成了两道虚剑,一左一右,以犄角之势飞刀般攻向了赵襄儿。
  赵襄儿理也不理,那两道虚剑在靠近身前之时,也似坠入了层层叠叠的虚幻之中,没有溅出半点声响。
  这是她信手而成的“世界”。
  赵襄儿撞来的伞好似一面坚不可摧的盾牌,宁长久在出剑的同时手段迭出,一边接住她不停变化的剑影,一边躲挡红伞如盾牌般的撞击,他的身影被逼得步步后退,转眼之间已退过了数十颗梧桐树。
  赵襄儿的剑越来越越快,某一刻,她手中的红伞倏然一收,原本为盾的伞立刻变成了剑,她反握伞柄,小臂一震间红伞如一道暗红色的虹光,向着宁长久撞去。
  宁长久本想以剑气做挡,但剑气的结界才起,便被红伞撞得支离破碎,火龙般呼啸的火光如攻城大弩中射出的巨箭,死死地锁住了宁长久的身影。
  梧桐树旁,少年白衣忽地一静。
  伞撞上了他的身影,可他的身影竟是纯黑色的,伞穿影而过,如若无物。他用镜中水月,将自己与地上的倒影交换了位置。
  赵襄儿却早有预料,在他身影颠倒的瞬间,那柄细剑也箭一般掷出,与伞连成了一条笔直的线,那条线中,无论宁长久以何种方式交换回身影,都会剑精准地刺中。
  少女原本胜券在握,但转眼之间,异变再生,地上的伞忽然离地,沿着先前的轨迹向着自己撞了回来,而她的身体亦眼睁睁地不受控制地倒退着动作。
  赵襄儿猜到了什么,面露异色。
  她的时间被倒转了!
  红伞划过之后,宁长久的本体与影再次置换。身侧,他一手握枪,一手持鞘,如手持两柄钢刃的鬼,身影一闪,向着赵襄儿的怀中撞去。
  剑逼至身前时,赵襄儿才从时光洪流中挣脱,她已来不及做出精准的反应,便被宁长久一连串密不透风的剑招死死压住,那些剑招花样百出,如怒浪洪流,奔腾不息,一波接着一波地罩上了赵襄儿。
  “这是时间权柄?”赵襄儿以红伞细剑左支右挡,恍然明白:“司命那女人还把权柄分给你了?”
  此事他先前刻意隐瞒,如今被一下猜破,激得少女满脸怒容。
  与此同时,宁长久所有变幻出的剑影在这一刻尽数凝为一体,那是一柄几乎横贯整个长街的巨大剑影,它像是一条白色的巨龙,矫健地喷吐着虹光,向着少女发出最后的冲击。
  “别多想,司命不过是个青面獠牙的怪物。”宁长久一边发着狠招,一边还不忘解释。
  赵襄儿冷笑一声:“我也不是陆嫁嫁那种蠢女人!”
  汹涌的烈火自赵襄儿身边陡然腾起,那些窜动的火焰像是无数羽毛构筑成的,每一道羽毛中亮起的都是神雀的影。巨龙压下之时,凤火拔地而起,向着天空燎去,白虹与火焰之中,两柄剑再次相撞,发出了足以振破钢铁的刺耳声响。
  白光和焰芒碎片般废物而出,地上数百年历史的青石砖被一触即碎,长长的街道像是一个巨大的烟囱,喷吐的光焰自烟囱两头窜涌而出,沿路将两边的梧桐树斩了个干净,两边的墙壁也开始崩塌融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