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边宋群侠传 > 第二百零六章 敢当兽王友!

第二百零六章 敢当兽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猛虎却没这么多愁善感,呼地一声就猛朝他扑了上来,随着猛虎跃起,又一阵怪风刮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小一些的树木都几乎都要被催折。
  
  这个有内力的世界里,百兽之王可不是只有他曾经看过的,在动物园里的大型胖橘,只一头花豹都让刘石难于招架,何况这一头比寻常猛虎更加猛恶许多的吊睛白额猛虎?四足着地时都能比他这七尺男儿高一个半头,那随意带动的可怕风声更是声势十足,山间野兽无不闻之胆裂。
  
  但是沈裕民却不是什么野兽,百兽之王声势虽猛,在他万物之灵面前,也不具备绝对的权威性,他只挥刀轻划攻向猛虎双目,就使猛虎不能不顾一切地朝他猛扑下来,然而那虎却并未被逼开,只压下身段,突然一反身,转过去铁鞭般虎尾带着劲风横扫过来!
  
  沈裕民却好像已见过多次这一招一样,早已侧过身子提前避开了这一扫,反转到就要挥过去时,那虎后爪扬起,锋锐的利爪掀起飞沙走石,逼得沈裕民只能闭目猛退,猛虎身形稳住后身子已转将过来,那可怕的爪刃已经拍到面前了。
  
  沈裕民连忙猛抬起刀来一招回风扫叶直切过去,钲一声砍在猛虎利爪之上,这柄宝刀在他手上被耍得轻如柳叶,和如此猛恶的大虎正面一格,身子却没失了平衡,再一切身子往后猛退了两步,抬刀又一招落叶纷飞,瞬间发力五刀连斩过去。
  
  但是人力有限,一柄单刀虽说使得迅猛凌厉,目不暇接,可是那猫科的霸主却无论刚猛轻灵都远在人力极限之上,直立起来那双爪如暴风,似流星,带动惊人的怪风狠抓过来,那沈裕民手上一柄单刀如何抵挡得住?
  
  只见又一爪挥过来,他只能举刀强挡,却不及那虎力大,铛一声单刀差点脱手,猛虎却丝毫不给他喘息之机,凑过来就一爪朝他颈脖挠上去!
  
  “山岗夜打虎!”却不料沈裕民一翻身,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动作,人避开了这一爪,那刀光一闪,还直接斩至猛虎额头!
  
  却说那虎丝毫来不及反应,这一刀就到了额头上,只消寸进半分,这一场生死之斗就分了胜负,那刀却贴着它额头停了下来,而虎也不再进攻,而是像只大猫一样呼地坐下来,看上去不十分高兴。
  
  “虎兄!只你我相识以来,前后交锋也有十余次了,虽说你我各有胜负,但是今后你要胜我,怕是不能了。”沈裕民收起刀微笑道。
  
  看着那虎喉咙里咕噜噜地似乎在低吼,然后转身就走入丛林之中,沈裕民暗自感慨,只打初次在此地隐居,就冒犯了这位吊睛白额大虎,当时双方大战一场,是人虎都受了伤,那虎暂时退去了,后来每隔不久,猛虎就要来找场子,每次来那实力都有显著的提高。
  
  自己苦练这么久越来越深的功力,和这虎动手想要不落下风,到底还是要靠那神出鬼没的天伤悲悯刀法救场,也是难怪传说景阳冈中一虎就能让全县数十猎户无可奈何,反过来讲,在这个世界上赤手空拳打死虎的,那真是无法想象的强啊。
  
  唯一欣慰的是,将两套高深的内功心法练至登封造极后,有了足够高深的内力与耍刀技巧,他如今已经能自如施展天伤悲悯刀法而不失去理智了,也在山中数次动手后同这猛虎不打不相识,成了丛林中难得的知己。
  
  果不其然,这虎此来,却是得了好猎物,一来和自己分享,而来考教下自己进步的,只见它庞大的身躯叼了头色彩斑驳,每支角都有五个叉的雄鹿丢在自己脚下。
  
  沈裕民也不客气,随手堆一堆柴生起火来,把那鹿皮也不剥就切成大块烤制起来,这虎尝到了熟食的甜头,居然乖乖坐在一旁等他烤好!
  
  磨了半个时辰,总算将这头鹿都烤得七八分熟了,沈裕民把肉放下来,就去自己茅棚内搬出了几个大南瓜来,放在猛虎面前道:“时常受虎兄接济,却是惭愧,此物在这山中却是难得,不如同饮一口,一解乏闷!”
  
  那虎见是个素瓜,却半点没有兴趣,伏下身就撕咬鹿肉,却见沈裕民从南瓜上面取下一块来,一阵酒香飘将出来。
  
  原来这山下的南瓜极为香甜,沈裕民下去买盐时就带了几个上来,开了个口子又塞了些香甜的野果进去,过得一个多月,便酿出这些了十分香醇的果酒。
  
  那虎本是十分高傲,不肯吃这些素食,见沈裕民端起来喝上几口,十分得意,他也就忍不住凑过来嗅了嗅,那虎的嗅觉却比人要厉害百倍,一闻下去更忍不住,竟伸爪夺过来,连舔带吸,忍不住就连瓜皮整个都啃了,吃得是啧啧有声!
  
  沈裕民笑道:“虎兄,饮酒呢,这般滥喝牛饮却落了下乘,咱们不比那些酸腐文人,要小酌浅饮,也该大块肉大碗酒的吃喝,美酒入口不佐些好肉,却是十分无趣了。”
  
  随后这一人一虎就你一口酒,我一块肉地啃着喝着,只大半个时辰把这一头鹿连几个南瓜酒都吃喝了个干净,猛虎虽然身强体壮,到底没喝过酒,吃罢便落个酩酊大醉,沈裕民比老虎的酒量就好多了,却也禁不住酒力,一边揉揉钢针一样的厚厚虎毛和柔软的后颈肉,就靠在一起睡到了天明。
  
  到日晒三杆了,沈裕民的酒劲才彻底过去,再清醒过来时,那虎也才酒醒,翻了个身,还没起来,这百兽之王就算是有交情,也不过浅浅之交淡如水,许久才会来打一次交道,酒醒离去,又不知多久才能再见了。
  
  “虎兄,这许久来多托你照顾了,却难有回报,不过今天一别,就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了。小弟银两已经用尽,要下山去正经谋生了,这刀法内功也练到了一个阶段,需要出去历练一番了,经此一别,后会有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