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补道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星风耍心机 还礼压龙猿
<>刘清云师徒进入走兽一族的领地,等进来一看,刘清云他们都呆住了,这妖族的领地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眼前的一幕和想象的妖族完全不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哪个仙家圣地呢?
  
  就在刘清云他们打量这妖族领地的时候,他们头顶上漂浮的山峰上射下了几道遁光,光华一闪,显出几位彪形大汉,其中一位大汉把手中的三股托天叉一摇,就来到了刘清云等人的近前。.org雅文吧
  
  虎静波一看,来的这人他认识,和他是从小长大的一位好兄弟,名叫星风,这星风的真身是一只暴力龙猿,同样天资卓越,是走兽一族的一位娇楚。看到虎静波之后,星风疾步上前,一把把虎静波抱了个满怀。
  
  虎静波那么壮硕的身子,被对方这么一抱,虎静波身上的骨头被对方抱得嘎巴嘎巴直响,虎静波好悬一口气没上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对方的怀抱中挣扎出来。他挣脱星风之后,就赶紧告诉星风,有贵客来访,请长老和族长前来迎接贵客。
  
  虎静波这话出口,头一个心中微叹的就是刘清云,这虎静波说话道头不道尾的,你只说是贵客,这贵客是谁呀?你倒是说清楚哇!不然人家怎么回话呀?刘清云想着的时候,舒万宝上前了,舒万宝说话就圆滑多了,几句话就交代清楚了。
  
  星风听闻是刘清云来了,当时呆了一下,随后就赶紧给刘清云施礼告罪。星风虽说没有见过刘清云,但刘清云的名字他是听过的,玉帝下旨,刘清云暂时统领走兽一族,他又怎么没有听过呢?
  
  刘清云一伸手,把星风扶起来:“星风是吧?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
  
  星风此时站起身来,这才打量刘清云,这一看,星风微微一呆,眼前这名男子,从表面看也就二十左右岁,长得英俊非常,这么说吧!就算是他妖族,有幻化的十分英俊的同族,也赶不上刘清云来的英姿飒爽。
  
  星风看着刘清云不由得出神了,心中之直说:哦----,他就是刘清云,这刘清云怎么张这幅样子呀?在族中听他的名气可大了,我还以为刘清云有多彪悍呢?今日看来,这刘清云就是一个小白脸儿啊!看他的个头儿,嗯,在人族墩儿里,也算是大个子了,可就这个头儿,比自己差了能有三头,身子骨就更别说了,这小身板儿能架得住自己一巴掌吗?他怎么就那么大的名气呀?怎么就统领他走兽一族呢?他有这本事吗?
  
  星风本来想要立刻转身回禀的,可他看清刘清云之后,有了心中的想法,星风眼珠一转,未曾说话,先是露出一个笑容:“哎呀!刘御史,真是失礼了,适才有点儿莽撞,你这样的大人物来,我哪能就这么去回禀呢?您等一下,我先为您安排一下,您少待!。”
  
  星风说着,一回身就回到几位兄弟面前,在他们耳边嘀咕几句,那几人脸上有点儿为难的样子,可星风一瞪眼,他们无奈的点点头,看了刘清云等人一眼之后,化成一道光华射向了头上的漂浮山峰。
  
  刘清云和众门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心里还想呢?这什么毛病?刚才还又是行礼又是客气的,怎么发了一下呆之后?这气氛就显得这么诡异了呢?此时不只是刘清云,就连虎静波也不明白这位星风师兄是怎么回事?
  
  虎静波上前一步:“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呀?我师尊来了,你不去禀报,这是在变什么戏法儿呀?”
  
  星风笑了一下:“师弟,这你就别管了,我自有我的道理。贵恩师可是大人物,我若是就这么回禀,岂不是失了待客之礼,你等一下,他们马上就回来。”
  
  星风这话说着,头上一阵狂风倒泄而下,只见十几名大汉,抬着一个紫晶桌案飞了下来,这十几名大汉身上肌肉纠结,胸脯子上的肉坟起老高,看他们的样子,十几人抬着这张桌案也是相当的吃力。
  
  这十几位脚落尘埃,慢慢的把这张桌案放下,虽然已经放慢了速度,可刘清云他们依然感觉这张桌案还是微微一沉,桌腿儿陷进花岗岩地面能有一寸,在桌案下沉的时候,星风一跺脚,地面光华一闪,桌案在瞬间就不再下沉了。
  
  这一微小的变化,刘清云看在眼中,眼皮微微一垂,他感觉这里面有事情。而这时候星风则是走到了桌案前,只见桌案上摆放有一只茶壶,和七个玉石茶碗。星风一伸手,把七只茶杯摆在了刘清云他们的方向,一人一只不多不少。
  
  星风这时候把手一伸:“刘御史大人,您是贵客,贵客临门,我族荣幸之至。您能来真使我族蓬荜生辉呀!像您这样的贵客,若是让您在这里枯等,这也太失礼了,这样吧!这是我族的灵茶,名字叫雪顶云露茶,虽比不得上界的极品仙茶,但也别有一番滋味,您一边喝茶,一边等我回禀,您看如何?”星风这话说着,向后退了两步,两手一背,就那么看着刘清云,一点儿给刘清云回禀的意思都没有。
  
  刘清云听了就是一皱眉,对方话说的好听,说什么一边喝茶一边等他回禀?先不说他站在原地不动,没有回禀的意思,单只一点,谁见过作为主人的不给客人斟茶的,只是把茶碗放到眼前就不管了。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虎静波却是一声惊呼:“这,这,这是乾坤一宇壶,师兄,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得虎静波的话语,刘清云微微转头:“静波,你适才说什么?什么乾坤一宇壶?”刘清云不解的问虎静波。
  
  虎静波小声地为刘清云解答:“师尊,您不知道,就您眼前的这茶壶,可不是一般的茶壶,此茶壶名叫乾坤一宇壶,表面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好似一个普通的茶壶,可里面却是奥妙万千,篆刻有各种符文,这壶若是放开量?就算是洞庭湖也能装进去。”
  
  刘清云听了微微点头,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碗,他心里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了?看来对方这是在为难自己呀!把茶碗放到自己眼前并不斟茶,这意思还用说吗?这是要自己来倒哇!适才虎静波也说了,这茶壶能把一座洞庭湖装进去,甭问,这茶壶中装了不知多少水?只看刚才十几名妖族大汉抬着桌案下来就知道了,只怕这茶壶分量不轻啊?这样想来,对方要自己倒茶的用意,也就不言而喻了。还用问吗?这是在测试自己的道行,说得好听点儿叫测试,说得不好听点儿,就是自己被对方小看了,用这一壶茶测试自己的道行,若是能把茶壶拿起来自己斟茶,也就过关了,若是拿不起来?看来自己也可以扭身走人了,甭再求见什么妖族长老和族长了。
  
  刘清云看了看对面依旧看着自己的星风,他了然的一笑,也没有说什么?一步上前来到桌案的面前,他先是对着星风拱手一礼:“即是如此,那刘某就不恭了,多谢道友的款待。”
  
  刘清云说着,伸手就把茶壶的把儿抓住了,先是运转法力微微一提,这一提,刘清云用了一成的力道,这一成力道,茶壶也不过是微微一歪,并没有提起来。刘清云心中暗暗点头:果然有门道,这茶壶虽说从表面看不出什么特别的?真有分量啊!虽说自己只用出了一成的力道,可这一成力道,足以把数千斤的巨石抛飞出去,可却是没有拎起这一只小小的茶壶。
  
  刘清云第一次没有拎起来,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第二次运转法力,提起了四成力道,星风眼见着茶壶被刘清云缓缓地拎了起来,刘清云不慌不忙的拎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茶,茶水到了八分满,刘清云又慢慢的把茶壶放下,伸手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这茶还真不错,虽然赶不上桑金茶,但也是少有的灵茶。
  
  刘清云喝了口茶之后,把茶杯放下,随后再次拎起了茶壶,他不慌不忙的在另一只茶碗里到了八分满的茶水。在刘清云给茶杯倒茶水的时候,若是明眼人仔细看的话?他就会发现,随着刘清云向茶碗里面倒茶,这茶杯的外壁,慢慢的呈现出了一层淡淡的玄黄色。
  
  刘清云倒完这杯茶,伸手把茶杯端了起来,绕过紫晶桌案,来到星风近前:“呵呵呵,道友,常言有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也叫借花献佛吧!不管怎么说?道友盛情款待,我也不能失了礼数,我这厢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刘清云说着,茶杯已经送到了星风的眼前。
  
  看着刘清云送到面前的茶杯,星风呆住了,他本身是想要测试一下刘清云有多大能耐?凭什么可以统领他走兽一族?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儿吗?能有什么能耐?可他不成想,刘清云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乾坤一宇壶给拎了起来,要知道,那茶壶里面承装的水,可是要十几位他妖族才能端起来,而刘清云一只手就拎了起来,说实话,真把他个惊着了。可就在这时候,刘清云已经走到了他的眼前,向他敬茶,这使得星风呆了一呆。
  
  星风虽说呆了一下,可他还是下意识的伸手接过了茶杯,星风双手接过茶杯,当时还没觉得什么?因为刘清云还手端着茶杯呢?可等刘清云手松开茶杯之后,星风脸色当时就变了,脸色胀红了起来,头上青筋都蹦了起来。看他两眼圆瞪,眼底都泛起了血丝,胳膊上的青筋好似蚯蚓般扭曲,两条腿微微一曲,这身子立刻就挫下去有三尺。
  
  这时候的星风一声闷哼啊!手里这哪里是一只杯茶呀!这是一座大山呐!手中的这杯茶沉重异常,就算他有无边神力,这时候也是有些吃不消了,看他双腿微曲,脚下扎马步,两条胳膊下垂,还不忘托着手中的茶杯。可不管他怎么坚持?他颤抖的双腿和两臂,已经暴漏了他的力不从心了。
  
  这星风性子十分的倔强,这时候他若是撒手的话?顶多也就摔碎一只茶杯罢了,可这时候,这星风是愣充能耐更,心里还想呢?自己测试刘清云,他刘清云能做到,我难道还能被对方给难住吗?咬着牙也得挺住。
  
  这就叫做不自量力,你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这能挺住吗?眼见着星风脚下地面开始往下陷,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是潮红,虎静波深知星风的性子,这一看就着急了,时间长了,星风非得受伤不可,他赶紧上前:“师尊,师尊息怒,星风师兄秉性不坏,还请您饶过他吧!”

Ps:书友们,我是积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