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我最甜的烙印 > 第二十一章 他小时候的朋友

  “你们在这里等我十分钟,或者再晚两分钟啊!记得,别走。”
  舒晴大步跑出来,膝盖以上的靴子将她一米六二的身材修饰成了名模的比例,路人纷纷侧目看着她小跑。
  她到一个意大利甜品店打包了三颗缤纷的马卡龙,她要送给这些来上她课的女孩。
  相识就是缘分一场,是她们带给她教学的快乐和微薄的成就感。
  跑回来给每个女孩每人手心里放了一个精巧的盒子,那一瞬间让那三个人惊喜不已。
  “舒晴老师,谢谢你!对啊,刚才你男朋友好像来了,他没有看到你就走出去了。”
  “恩,是我让他过来等我的。”舒晴慢慢地呼吸着,刚才赶时间跑到体育馆正门外的甜品店有些急还在喘气。
  “你男朋友他喜欢环保运动啊?他的卷发好好看,很像外国文艺片里的主角呀!”
  “对呀,他笑起来很好看中文也不错!”
  舒晴竭力掩饰自己的惊讶,立刻转头对她们笑着:“我已经有你们的微信了,回头和你们再聊啊!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我先走了啊!”
  “新年快乐!”那些女孩羡慕的眼神慢慢地走出体育馆后门。
  就在舒晴把车开出后门拐过一个路旁,那里骑车的‘外国人’波浪卷深邃蓝眼睛正一腿撑开在路旁,双手抱臂看着她。
  “怎么啦?妲瑞亚不在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是无意中知道的。就是我在这里面进来跑步的时候看见过你的车,今天你说我妹把我托付给了你的,可她回来时候就没有把你带回来。”
  那人深蓝眼睛里带着期盼,而那原本的忧郁并没有完全褪散出来。
  她很不舍得他的忧郁,她打开车门走出来。
  “你前面走,我这就过去!对啦,你做的醪糟还有没有?我有些饿了!”
  “还有!那我先走,你记得要来啊,因为妲瑞亚她和我闹脾气了我需要你的帮助。”男人完美的唇张开之后又闭上了。
  舒晴不明白妲瑞亚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孩,那么独立稳重的人怎么会和一个她负责照顾的忧郁的家伙闹脾气呢?
  驱车拐弯过了三条街就看见五福夹道胡同口了,那里停了一辆很招眼的黑色悍马,她只好把她那车身矮矮的polo也停到了后面。
  下车走到四合院门口,回头望一眼波浪卷还没来,走进门廊就见一气度不凡的男人立在院子中的花坛边,那人未察觉有人进了院子他正对着屋里的妲瑞亚说话。
  “妲瑞亚,我这已经不是承诺了。我是追求,可能我用的方式你不习惯接受但我就是要说出来。”那人的声音恳切动听
  “宣老师,我对你还是不了解。而且我家人不了解我和你之间,他反对我的男朋友是我的老师。”妲瑞亚带着细微的难过说着。
  “是不是你表哥巴特儿?我刚才过来时候没有看见他,如果他回来我好好地找他谈谈,我要把我的想法表示一下的。”
  被妲瑞亚称呼为宣老师的男人最多三十出头,舒晴想起来了,那人最近参与演出的教育题材的剧集很有人气,根据很多资深演员的评价说他演技精湛而表演风格独特。
  这情景她退也不是,进去怕惊扰了他们互相诉说衷肠,不进去又怕错过了什么。
  正在犹豫时候,身后快步进来波浪卷一个箭步走到近前。
  “你是谁?你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男人的防备心也太重了,舒晴赶紧过去。
  “宣老师好,我是一个化妆师,我的老师姓张,我见过您几次的可能您没什么印象!”
  舒晴这样一说,宣文原本肃着的脸瞬间舒展,但他两眼凝视住巴特儿。
  “哦!我想你应该就是妲瑞亚在京城相依为命的表哥,你叫巴特儿多力坤。那么说来,多力坤即是令尊的大名?您是哈萨克的名字,但是令尊是和田的对吧?”
  宣文对舒晴只微笑着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舒晴并不在意。
  因为人家目的明确,今天上门表白攻克的就是他们兄妹二人。他明显对巴特儿感兴趣,巴特儿长成这种模样对演艺界的人来说遇见就是一种收获
  “那你是她的老师,我怎么没有听我妹说过你呢?”巴特儿心里明显紧张,汉语说的都拐了调子。
  这样说话的方式真让舒晴为他捏了一把汗,他是自我封闭多长时间啊?
  宣文英俊的脸上那份热情就快要挂不住了,舒晴立刻走到巴特儿前面。
  “宣老师,我是他小时候的朋友,他这人在广袤的大环境中生活的久了就说话不是那么地婉转!”
  “你是他小时候的朋友?你也是西北人吗?”
  “是啊!老师。”
  宣文笑着伸出右手:“我也是西北的,我金州人。”
  “兴会啊!老师,我是金州的他们不是,但我们四个都是西北人就对了。”舒晴两手握住宣文的手诚恳地说。
  这句话说到对方心里去了,他觉得凭空出现这样一个顺眼的年轻化妆师太及时了。
  可能巴特儿对金州这个地方有好感,他忽然就脑袋灵光了。
  “那就进屋坐会儿吧!我去泡奶茶,只是您别嫌弃我们这儿有些将就了啊。”
  “不会的!那您忙吧。”宣文笑着说。
  舒晴为他真心地感到高兴,他的忧郁虽然还在脸上,但他说的话是好听的合适的。
  这时候隔壁房门一开,妲瑞亚走出来了,她就算素颜也是万中挑一的美女。
  不知道她和她哥闹的什么脾气,她一进来巴特儿满是冬不拉和架子鼓吉他的大屋子就冲着舒晴笑。
  “你笑什么啊?”舒晴问她。
  “感谢你为我制造机会呀!有你昨晚在家,我哥就不会骂我了。”
  “是喔!”舒晴眼睛望着宣文也望着妲瑞亚。他们昨晚约会了,而且关系有眉目了也感觉到进展了。
  这二人心照不宣,一个假装回头观赏屋里的乐器,嘴角弧度显示出他的满意。
  “恩!我和宣老师去吃饭了,他做了手抓饭给我吃。”
  妲瑞亚双颊显得红彤彤。
  “那你们聊着,我去帮巴特儿。”舒晴说道。
  院子对面厨房里,巴特儿戴上薄薄的手套做着熟牛肉蒸饭,旁边精美的银色鹤嘴壶里装着他煮的奶茶,和他炸得酥脆的蜂蜜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