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世夙愿三生有你 > 第十八章 我的人

  第十八章,我的人。
  “沉心!”林筱追上沉心,“喂!沉心,你怎么说走就走啊!”
  沉心停下脚步,“嗯,不想看见那个人,还有...白墨和她站在一起说话我感觉很不舒服很不自在。”
  “也真是的那个程安雅出来的真不是时候,本来今天心情是很不错很不错的,她这一来,哼╭(╯^╰)╮!回去补觉!”林筱气鼓鼓的说到。
  沉心:“。。。。。。”
  她看了一下时间,“筱筱,这都六点多了,你还能补上觉吗?”
  “能!当然能,有多少时间就补多少时间,哪怕只有一分钟我也不嫌少,再大的事我也要先补觉。”
  沉心:“。。。。。。既然天大地大不如你补觉大,那今天有考试的这件事我就不告诉你了。”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林筱足足愣了五秒钟,“沉心~~”林筱眼巴眼望的看着沉心,“helpme!!”
  “得了吧,你每回都这样说,等结果出来之后你哪回都比我好好吗!我可不上你当了,你还是去补觉吧,我去跑两圈。”沉心说到。
  “嘿嘿嘿,你讨厌了啦,这样说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林筱捂着脸说道。
  故意的吧,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好想一巴掌把她呼出去。
  白墨的心情差极了,回到咖啡店的时候李情已经回来了,她看见白墨沉着脸走了进来,“哇,白墨,你这是谁惹你了么!脸色怎么这么阴沉?”
  白墨走去二楼办公室,李情也跟了上来,白墨点了一颗烟,“我刚刚去跑步了。”
  李情耸肩,“看得出来,可不过跑个步而已,也不至于这样啊,难到跑步的时候看见了什么你不想看见的让你恶心的东西?不能啊,那么大个操场,你以前也不是没去过。”
  “我在准备回来的时候遇见了林筱和沉心,刚说那么没几句话程安雅就跑过来了。”
  “你知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她说沉心这几天没来还不知道上哪享福去了呢,程家那么大个家族会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的脸色很不好,沉心和林筱看见她来后也走开了,”
  白墨说了他沉着脸的缘由,“李情,下次你去他们那的时候告诉他们,让程安雅和程宁雅两姐妹离我远一点,最好别让我在看见她们。”
  “我说白墨,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呢。”李情说到。
  “对了!”李情一拍手,“白墨,我发现一件事,沉心那个小丫头好像喜欢上你了,”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沉心说的?
  “眼神啊,我总感觉沉心看你的眼神和看别人的不一样,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付出实际行动了。”李情说到。
  白墨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你说对了,不过你估计的不对,那小丫头已经付出行动了。”
  李情瞪大了眼睛,“什么????她做了什么?表白吗?什么时候?”
  白墨:“。。。。。。”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八卦。。
  “就在她清醒的那天,她对我表白了,不过我没有作出回复。”白墨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本来只想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的,不过今天早上的事情一发生,我就知道拿她当妹妹看待是不可能了。”
  “这么说,你也喜欢她?”
  “应该吧,我在啡啡的房间坐了三天,也想通了,就算再像沉心也不可能是啡啡。”
  白墨在白啡的房间坐了三天,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了一堆什么,他唯一清楚的就是沉心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沉心是沉心,白啡是白啡。
  既然没有关系那他为什么不选择接受呢,相对于程安雅来讲,沉心真的是好的太多太多了。
  白墨跟李情说了一声后他就回到五楼去换衣服,他换好了衣服靠在窗边,忽然他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是沉心,她在跑步,就她一个人。
  白墨就那么看着,除了白啡他从没有这样看过任何一个人,沉心是第二个。
  沉心不知道白墨正在看着她,她跑了半个小时之后就跑不动了,站在那里做着简单的活动,
  她没有看见向她走来的程安雅,在她正准备回身拿东西回寝室的时候程安雅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沉心被打蒙了坐在了地上,程安雅有些激动地抓着她的衣领,“沉心,你个贱人,你都对白墨哥哥说什么了?他为什么会讨厌我啊!你个贱人贱人!你都说什么了啊!说了什么!?”
  沉心被晃得天旋地转的,她才刚出院,出院前医生叮嘱过一定不要这样剧烈的摇晃。
  程安雅不解气还想打,刚一抬手就被抓住了,“是谁那么不长眼敢拦本小姐!”
  当她看见来人的时候就傻了,“白...白墨哥哥...我...我...”
  “我什么?你想说什么?”白墨眼中透漏着杀气。
  “李情,给程勇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女儿,程安雅小姐惹到我了,让他过来接走,顺便办理一下相关的手续!”
  “是。”李情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白墨哥哥,你真的要因为这么一个贱人而和程家做对吗?”程安雅说道。
  “我说过,别叫我白墨哥哥,你不配。”白墨走到沉心的身前把她扶起来,“怎么样了,很不舒服么?”白墨温柔的问道。
  沉心很想摇头告诉他们她没事,可是她说不出话来。
  “阿四!去把车开来!”白墨对阿四说道。
  “是。”
  没过多久,程家的人就赶了过来,“谁?谁在欺负我的宝贝女儿!”程勇下车后喊到。
  此时的操场已经围了很多人了,都是在一旁看热闹的学生,程家的人把学生都驱散了,实在驱不散的也被挡在了一旁。
  “爸爸。。”程安雅扑在程勇的怀里,“爸爸,白墨哥哥因为一个贱人居然吼我。”她哭着说到。
  “白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程勇说到。
  “你的女儿动了我的人。”简短的几个字,
  “你的人?”程勇看见了坐在一旁的沉心。
  沉心还有一些晕,她暂时还站不起来,但是她听见了这几个字,他这是...答应了么?
  “就为了这么一个小丫头你就发这么大的火?还让我办理我女儿的退学手续?”程勇问道。
  白墨并没有回答,“难到程家主以为我不敢吗?要么,让你的女儿在我的视线内滚蛋。要么,你程家在这个城市消失。”
  “白少,你这是在威胁我么?谁不知道你白家现在连林家都不如,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程勇说到。
  白墨走近了对程勇说到,“程家主,我白家的实力如何你会不知道么?还是说要我姑姑亲自出面?”
  程勇一听要白伊出面就打了退堂鼓,“白墨,你!”
  程安雅不死心,趁着白墨和程勇在谈话的时候掏出藏在兜子里的水果刀向沉心刺去,
  ...当啷...水果刀掉在地上,“程小姐是当我不在吗?”李情一掌打掉程安雅手中的水果刀说到。
  啪的一声,白墨当着程勇的面打了程安雅一个耳光!“程勇,这就是你的女儿,好,很好。”
  “阿四,把沉心扶进车里去。”白墨看见阿四走了回来说道。
  阿四刚想走过去,程勇突然就对着白墨鞠了一躬,“对不起白少,是我管教不严。”
  “多说无用,在我们回来之前,做好你该做的事。”
  “阿四、李情,这里交给你们了,我先带沉心去医院。”白墨说完抱起沉心走向车那边。
  “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