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世夙愿三生有你 > 第十五章 算是表白吗?

  第十五章,算是表白吗?
  沉心还在昏睡中,她在梦中见到了一个人,是院长,孤儿院的院长,院长还是像她五岁之前那样笑着说沉心你怎么了,直到画面一转。
  院长和一个神秘人在悄悄地说着话,那是沉心七岁的时候,沉心仿佛听到了什么被吓得惊慌失措的跑回了房间。
  沉心又梦见了一群人,刚上初中时她们把她围在墙角一顿拳打脚踢,她们每一个人的脸沉心都记得,一个都没有忘记过,
  她不是要报仇,她是要往死里报仇!丫丫的,就是因为她是孤儿没钱没势她们才敢欺负她的。
  沉心昏睡了整整四天,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白墨,李情,林筱在,“沉心!你醒了!太好了,还认不认得我,认不认得我??”林筱捧着沉心的脸说道。
  “筱筱...?你在说什么啊,我淡然认得你啊,你是林筱,是我的好闺蜜筱筱啊!”沉心说到。
  “太好了太好了!你还记得!那你认识她们两个吗?”林筱指着白墨和李情说到。
  “额...他是白墨,她是李情。”沉心不明白,“怎么这么问?”
  “没忘记没忘记,太好了,你可吓死我了,听医生说你可能会醒不过来的时候我们都快吓死了。”
  “可我这不是醒了么、、”沉心说到。
  “可是医生还说了,你就算醒过来的话也有可能会失忆的。”
  沉心汗颜,“我不但没失忆而且我还想起来好多事情!”
  “??什么事情啊??”李情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小时候的事情了。”嗯,确实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三个人一直说一直说,白墨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说过。
  李情看出来了,白墨想单独和沉心说会儿话,“筱筱,咱俩去给沉心买点吃的,她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
  “好!”林筱说着在沉心的身边走开和李情去了医院外面给沉心买吃的。
  沉心和白墨说过的话没超过三句,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白墨相处。白墨也是一样,两个人的话没超过三句。
  “沉心,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老板,你不会开除我吧...?”沉心说到。
  “不会,只要你身体恢复了我就不会开除你。”
  沉心抿了抿嘴,“老板,我听绑架我的人说,我和您的妹妹白啡长得很像。”
  白墨又一次翻出了那张照片和白啡的照片,“确实很像,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孤儿我都以为你就是啡啡。”
  “老板,我可以叫你白墨么。”沉心很紧张的说到。
  “可以啊,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叫我白墨哥哥,我想我会很喜欢的。”白墨说到。
  “白...墨...哥哥...以前,白啡小姐就是这么叫你的么...?”沉心问道。
  白墨点头,“是的,以前白啡很喜欢这样叫我。”
  沉心没有接话,“白墨哥哥,我喜欢你,我不知道是哪种喜欢,但是我感觉跟你碰面的的时候我心跳会变的很快。”
  白墨显然是被吓到了,喜欢我?“喜欢我?”
  沉心小脸通红,磕磕巴巴的说到,“是...我...我...喜...喜欢你...”
  白墨不说话了,正巧李情拿着饭菜走了进来,“沉心,我回来了,鉴于你刚醒我就只给你买了粥,还有一些开胃小菜,可能不是很合胃口,你先吃点,回去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
  “嗯嗯,谢谢李情姐,姐,筱筱呢?”沉心问道。
  李情放下手中的餐盒,“你说筱筱啊,她被林盈叫走了,估计晚上就会回来了吧。”
  “哦哦。”沉心拿起勺子,默默地喝着粥。
  白墨起身说到,“李情,你陪她一会吧,我要回一趟公司,有事请给我打电话吧。”
  “好,我知道了。”李情说到。
  沉心一直没有抬头看过白墨一眼,直到他走了出去,“情姐,你这么天天的陪着我,咖啡店不要紧吗?”
  “咖啡店啊还没开门呢,先是白语和林盈大婚,再接着是你出了事情,咖啡店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开门呢。”李情又给沉心倒了一杯水说到。
  李情的手机一直在响,但是李情基本上是看一眼就放回兜子里面,从来没接过。
  “李情姐,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的,再说一会筱筱不就来了嘛。”沉心说到。
  李情确实是想离开,那两个老头来电话,都快把她电话打爆了,“嗯,我确实是有点事情,这样,我先离开一会,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了就按这个铃叫医生过来。”
  “嗯嗯,我知道啦,你快去吧,你的电话都响了好久了。”
  李情不放心,又嘱咐了一遍之后才离开了病房,沉心又一次低下了头,她想起了白墨,她这算是表白么?如果算是那她这算不算是被拒绝了呢。
  白墨驱车回到了白家老宅,顾一诺和白逍说了这件事,也告诉了他沉心和白啡长得很像,白墨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商量要不要去看看沉心。
  “白墨,你顾姨说的都是真的么?她真的和啡啡长得很像吗?”白逍问道。
  白墨并不怎么想聊这个话题,“嗯,只有梳了妆的时候才会像啡啡,平时的时候一点也看不出来。”
  “白墨,那孩子醒了么?我想去看看她。”顾一诺说到。
  “嗯,已经醒了,爸,顾姨,我上楼去一趟,你们要是想去的话就去吧,但是不要吓到她,她才刚醒。”说完白墨上了楼去。
  楼上,是白啡的房间,每当白墨有心事的时候他都会去白啡的房间独自静静地待一会。
  沉心自己一个人待在病房里面,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这算什么?失恋吗?果然是看不上她吗?果然他们不是同一路人吗?
  沉心越想越伤心,她不知道白墨的心思,她喜欢白墨的程度已经不是单纯地觉得他帅了,她是真的喜欢上了他,在他过来救自己跳下船的那一刻,沉心的心就已经系在他身上了。。
  晚上,林筱带着晚饭回到了病房,看着沉心红红的双眼忙问道,“沉心!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