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目标是除掉柯南 > 第113章 新生

  听了山崎这话,宫野志保微微一愣。
  !!?
  什么鬼?
  山崎说完这句话后,打了个哈气,径直来到了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去后,认真地盯着她看。
  犹豫了一下,山崎突然抬手指了指窗。
  宫野志保:“?”
  “如果觉得冷的话可以用窗帘取暖,当然,你也可以上楼,楼上有被单。”
  !!?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山崎就一直在看报纸,躺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宫野志保即使心里有晚班疑惑,不解,恐惧,却还是没有问出一句话。
  “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做那件事了……”看了一眼时间,山崎说道。
  宫野志保:“?”
  “就是,生命延续的事情啊。”
  宫野志保:“!!?”
  然后,她愣愣地看着山崎进了厨房。
  很快厨房里就传出了滋滋的炒菜声。
  想啥呢?生命延续当然是恰饭啊。
  “现在你总算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吗?”宫野志保走进了厨房,问道。
  山崎头也不回,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
  “当时,组织的人抓我去做什么?你和组织究竟是什么关系?还有,我记得我已经死了。”
  紧接着,山崎就把整件事的过程说了一遍。
  大致的意思是,被宫野明美坑得去拯救她卡哇伊的妹妹,然后人就救出来了,之后巴拉巴拉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姐姐已经死了?”
  “是啊,她死的可惨了,一枪爆头呢,那血满地都是,我上去救你的时候看的很清楚啊。”山崎认真地说道。
  有一句话他藏在内心里没有说。
  【你死的更惨,整个脑子都被子弹炸开了,琴酒那家伙可能。】
  宫野志保脸都黑了下来,
  “你在说谎,你的话漏洞很多。”
  “哦?”山崎撇过头看了她一眼。
  “你让我姐姐转告琴酒的究竟是什么事?我姐姐当时到底说了什么让你改变主意,而你又是怎么救我的,我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山崎把菜倒在盘子里,撇过头去,耸了耸肩。
  他一脸的老实人模样,说道:“因为,我根本没打算告诉你全部啊。”
  “至于你姐姐当时说的,我想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某件事了吧,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你变成现在的模样,如果我说我能让时间倒流,让死人复活青春永驻你会相信吗?”山崎认真地问道。
  宫野志保心中吐槽
  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的很。
  “如果你真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救我姐姐?”
  “我欠她的人情只够救一个人,她让我救了你。”
  山崎撇了撇嘴说道。
  “我觉得你有必要调整一下心态,把我当成一个大恶人。大恶人一般是不会去刻意救一两个人的,除非是拯救世界。”
  宫野志保翻了个白眼。
  在和山崎的扯皮中,她觉得自己可能有了些发现。
  就比如说,山崎内心里其实是个沙雕之类的。
  以至于一不小心就会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沙雕气息所干扰,从而冲淡心中的紧张感。
  “不相信吧?那不就完了?”
  说着这话,他把一叠菜递了过来。
  宫野志保眨了眨眼睛
  “看我这么幸苦难道你不打算帮忙做点事吗?”
  “什么事?”
  “端菜啊傻孩子。”
  宫野志保:“……”
  饭桌前,山崎把报纸推到了一边,认真吃饭。
  而宫野志保的人目光,也恰好扫到了报纸上的信息。
  她瞳孔微缩。
  突然抓住了报纸,瞪着眼睛看了起来。
  山崎瞟了一眼,面无表情地低头扒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瞪着眼睛看向山崎,问道。
  山崎耸了耸肩。
  “正如报纸所说,你和你姐姐当时都已经死了,你去晒晒阳光试试。”
  宫野志保照做了。
  她瞪着眼睛,来到窗前,缓缓伸出手,朝着照射进来的阳光摸去。
  手距离阳光越来越近了,她咽了口口水。
  手接触到了阳光,暖洋洋的阳光照射在苍白的皮肤上,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什么事都没有。”宫野志保愣愣地说道,她扭头看向山崎,眼中露出了迷茫之色。
  山崎耸了耸肩
  “对啊,你现在可以自由呼吸,可以行走在阳光下,你现在还活着啊。”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想表达什么?这和报纸上说的,我和姐姐的死有什么关系?”
  山崎低头扒拉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一边嚼着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
  “这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你是在耍我吗?”
  “没,我没有兴趣耍弄一个成年人。”山崎吞下了米饭,认真再打量了一眼她看起来只有六岁的,娇小的身子,淡淡地说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再次问道。
  山崎抬头看向窗外,面色平静。
  “你姐姐的脑袋上被开了一个洞,死了。她不希望你再陷入这种事情之中,所以,以后你只需要在阳光之下生活就好了。”山崎淡淡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做到?我……”
  “闭嘴吧,这些东西我不想听。”山崎说道:“你已经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已经可以正常地活着,已经可以走在眼光下了。你获得了新生,这是你姐姐用她的命换你自由的目的,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三秒不反对就当是你接收了。”
  “三二一。”山崎用极快的语速念了一遍这三个数字,一拍手掌满脸认真地输掉:
  “好,你接受了。”
  宫野志保:“……”
  妈的神经病,和这个人不能正常说话。
  “好了,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放下吧,准备一下,下午我们就得出发了。”山崎吃完了饭,站了起来,然后径直朝着浴室走去。
  宫野志保微微一愣。
  “去哪?”
  “找一个人,把你交给他。”山崎说道:“你不会以为我要养你吧?”
  “我现在可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随时会有大群大群警察上门抄家,跟着我可不是什么好事。”
  听了这话,宫野志保眉头一皱。
  她在慌张,在害怕。
  如果自己还活着的事情暴露出去,岂不是……
  “什么人?”
  山崎走进了浴室,关了门,浴室里传来了他平淡的声音:
  “怪盗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