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大概是个神仙妖 > 第252章 道姑止哭
    黄管事是镇国公府的管事,镇国公的庄子离钱管事管辖的这个庄子有二里地。
  
      他一开始就对这位道姑能治夜啼不抱希望,听说她年纪轻轻以后就更加不报希望了。
  
      但,他拗不过婆娘的唠叨与孙儿的眼泪,只得让儿子驾了辆牛车,将那位道姑请了过来,并在天黑之前将人请进了屋。
  
      来人白肤胜雪,着一身青衣,似踏云而来。
  
      她眉间一点红痣,手握一把拂尘,眉目楚楚,顾盼生姿,宛如下凡的仙子。
  
      一家子人都看呆了,连抱在怀中的孩子都忘了啃手指,还是钱管事的婆娘钱大婶最先反应过来,她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道长,有劳了。”
  
      年轻道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她扫了屋里的人一眼。
  
      孩子的娘亲抱着孩子,孩子的父亲和祖母分别站在孩子的娘亲两侧,钱管事一人站在另外一边。
  
      道姑的眉头抖了抖,她看向钱管事,“你换个位置,站到大婶旁边。”
  
      钱管事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心想她既然是道门中人,弄点玄乎似乎也是理所当然。虽不理解,他还是按她说的站了过去。
  
      四人一字排开,道姑的眉头舒展了些。
  
      她看向抱孩子的年轻妇人,轻启朱唇,“孩子除了夜间啼哭外还有没有别的症状?”
  
      钱管事的儿媳妇摇头,“回道长,没有。我儿白天一切都好,只有到了夜间才会啼哭不止。”
  
      道姑走上前,伸手覆住了孩子的眼睛,道:“好了,今晚应该不会哭了。不过,到底会不会彻底好,还得观察两天。”
  
      众人一愣,她说得又快有准,治疗的动作看上去平平无奇,
  
      她不会是个骗子吧。
  
      道姑又开口了,“我先在贵府住上两天,他什么时候哭了,你们再叫我。”
  
      说完,她看向钱大婶。
  
      钱大婶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脸上堆着笑,“道长费心了,您跟我来。”
  
      钱大婶将道姑领到一间厢房。
  
      庄子上有几间空厢房。有时候农忙的时候,前来帮忙的庄户若是耽误了回家,可以直接宿在这里。
  
      厢房里一应俱全,道姑很快就安顿了下来。
  
      钱大婶离开后,道姑走到门口,将门从里面锁上。
  
      确定钱大婶的脚步声远了以后,道姑将拂尘丢到一旁,她捂着丹田的地方龇牙咧嘴,脸上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她强忍着痛苦爬到床上盘腿坐好,她十指结印,放在双膝上打坐。
  
      渐渐地,天已经全黑,整个庄园一片寂静。
  
      不过,这种安静是表面的。
  
      钱管事早已派人埋伏在鸡舍四周,十几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鸡舍那里。
  
      初堇此时没有睡,不过准备睡了,她一边脱衣服一边问苏叶:“打听清楚了么?他们在干什么?”
  
      苏叶将她知道的都说了,“听说最近这附近出了一个很厉害的窃贼专门偷鸡,附近的几个庄子都遭了窃,钱管事他们打算将人抓了。”
  
      初堇躺下,扯了被子改好,他一脸严肃道::“他们怎么确定那位高手今夜一定会过来?”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