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女也修仙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空间之乱
    见青郁一脸茫然的样子,不似作假,阳华又是一声大喝:“给我滚出来!”
  
      周围静默了片刻,青郁脚下忽然有什么光点动了动。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挪了几步:“什么东西?”
  
      那个光点没有跟上他的步伐,在原地扭动了几下,开始拉长,直到最后,慢慢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身影。
  
      “秋秋彤?”青郁看着那道身影,震惊不已,随后眼神变得无比厌恶与憎恨。
  
      苏意可以肯定,这就是被他辜负了的未婚妻。
  
      而原本打算动手的阳华,看着他们俩彼此恨不得将对方剥皮拆骨的表情,心道有好戏看了,索性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
  
      他当然不是想嗑瓜子看热闹,秋彤以魂魄之身暗地里跟着青郁没有被察觉,肯定有什么神器在手,他希望他们能鹬蚌相争,这样就可以轻松解决掉他们了。
  
      而秋彤本连个眼神都没给阳华他们,只是狠狠地瞪着青郁,眼里一片怨毒。
  
      “关了你那么久,没想到你还逃出去了。而且身为神族,你不止与魔族苟且,如今还堕落入魔,神界有你这样的败类,真是我族之耻!”
  
      “你以为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当年我本就不想娶你,若不是你死皮赖脸,天天缠着我,以我妻子自居,我又怎么会碍于外界眼光和压力而不得不与你定下婚约?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活着的时候对我百般纠缠,死了还要跟着我!不知廉耻!”
  
      “你”秋彤嘴唇颤了颤,怨恨的表情里带了几分哀伤,“既然你当年不爱我,大可和我说清楚。为什么不直接拒绝我?为什么要接受我的示好和礼物?如果不是你给我机会,让我错以为你也爱我,我又怎么会向神帝提出将你晋升为上神?如果不是以你妻子自居,他会同意吗?”
  
      “我看你是个女人,又亲手为我打扫屋子、做了衣服,我不忍心伤害你,才接受了。可你用脑子想想,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了?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
  
      “你你”秋彤气呼呼地指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渣男!”苏意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青郁立刻转头瞪着她:“你是在骂我吗?”
  
      “废话,不骂你骂谁?”既然被他听到了,苏意索性毫不客气地大骂起来,“你丫就是个渣男!你不就是想让神界诸神看到你是多么受欢迎吗?神界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那么喜欢你,对你诸多殷勤,挺得意的是不是?挺享受别人的羡慕的,是不是?说什么不忍心伤害别人,那就是你的借口!你若真的为人家着想,就应该早早拒绝,而不是一直拖着。说什么是人家死缠烂打你迫于压力才和她定下婚约,分明从一开始就是你自己的虚荣心作祟,才会变成这样。而且,既然有了婚约,你还又去另找,甚至跟人私奔,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她会被神嘲笑奚落?你丫就不是个东西!”
  
      苏意一口气骂完,青郁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把她烧得渣都不剩。
  
      阳华在旁边略略皱眉,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把战火引到自己这方来。
  
      但是,秋彤却对她非常感激:“你说得很对,当年是我瞎了眼,是我自己太笨了。这个男人,只不过是享受着我对他的好,拿我来炫耀自己的魅力,他根本就不爱我。当年他与那魔族女子私奔,我追到人界,跪在地上低声下气地求他,甚至愿意共侍一夫,可他却想要杀我灭口,因为他害怕泄露踪迹,引起神界和魔界的追杀。我这才因爱生恨,杀了那名女子,为了对他下诅咒,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我就要骂你了!”苏意无视了阳华的暗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说说你,全神界的男神都死光了吗?你瞎一次也就罢了,吃一堑长一智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你居然还跪下来求他,还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他?你脑子抽风了啊?这种男人,也配得上你吗?我要是你,分分钟把他们的行踪通知给神界魔界,让这对狗男女死无全尸!你还用自己的命去诅咒他?值得吗?神族的生命那么漫长,你的未来还能遇到更好的男神,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还是棵千疮百孔的烂树!”
  
      阳华有些吃惊地看着她,这小丫头平时柔柔弱弱,脾气温和又好说话,没想到也会发脾气,而且骂得还这么有道理,让人无从反驳。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更希望她能做一个旁观者。
  
      果然,被苏意这么骂,青郁忍不住了:“你这丫头,真是不知好歹!别忘了当初是谁救了你哥哥!他本来根本活不了,是因为我”
  
      “当时我也付出了代价,代替你接受秋彤的诅咒,永远待在那里。而你答应了我,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各自完成对方的要求后,大家就两不相欠,你不用拿这个来压我!还有,说到这个诅咒,人家秋彤对你都没下狠手,还把解开诅咒的咒文印在你身上,是你自己一直没有察觉。”
  
      “你不用为她说话,她就是个恶毒的女人!”
  
      “是吗?我恶毒”秋彤哀婉地笑了笑,“当年我用祖先留给我的上古神器天绝印对你下了诅咒,自己也因为承受不了那样的力量被反噬。可我还是努力保住了自己的一缕魂魄,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可是这么多年,你对我始终都是满腔怨恨,连一丝悔意也没有。”
  
      “不,我后悔过!后悔当年没有离你远一些,后悔我自己不够强,没能杀了你,才导致我心爱的人死在了你手里!”
  
      青郁一双眼眸里满是怨恨,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杀气。
  
      秋彤眼里闪过一抹受伤,却很快消失不见。
  
      她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也恨了你那么多年,今天该做个了结了。”
  
      “就凭你现在的样子吗?别以为你是上古神族的后裔就了不起,苏意说得没错,我当年就是因为你的这个身份才跟你在一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