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个抽奖面板 > 01.世界这么大,我想先活命

  2019年8月15日,晚上10点整。
  新亚传媒有限公司23栋写字楼,准时熄灯。
  张不凡与其他同事一样,一齐下班。
  相互拉扯闲聊几句也就潦草的结束了谈话内容,大家都各自回家了。
  工作忙绿了一天,所有人都身心疲惫,毕竟明天仍然需要上班的。
  看着大家各自离去的背影,张不凡不禁暗自叹了口气一脸苦笑,松了送肩背上的电脑包朝着地铁口方向迈去。
  工作半年,他也渐渐适应了这座城市所带来的压力,没有那么多新鲜,也没有那么多反感。
  可是生活不就是那样的。
  张不凡进入了地铁车厢,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来,掏出手机带上耳机静静地听着音乐。
  一切准备就绪,等待着列车发动,自己也索性微微的闭上眼睛,清静一番。
  几分钟过去,列车丝毫没有发动的迹象,车内的乘客开始骚动起来。
  对于这种现象,人们从来还有见识过,多数人都听说过飞机延误,火车延时,很少能见到地铁也有坏的时候。
  当人们心有余悸的时候,车内广播传来声音:“您好各位乘客,由于乘坐的地铁二号线疑似有渗水问题,我们已经紧急安排技术专家团队赶赴现场,为了考虑到乘客的安全,我们决定暂时停运二号线,有需要的乘客转三号线乘坐,谢谢理解!”
  ……
  “今天真倒霉,误事啊!”
  “走吧,走吧,我们去三号线,在晚一点就停运了。”
  “唉,怎么能这样,我还等着回家呢。”
  ……
  随之留下了人们的抱怨和吐槽,最终也为二号线地铁事故划上圆满的句号。
  张不凡从地铁口出来,踢了踢地上石子,今天的他只能走回家了,不过对于经常坐地铁回家的他,也从未想过哪一天能够步行回家。
  要是能在公司附近地段租上一间房是多好,上班又近又不需要挤地铁,也没有那么多麻烦。
  一想到想卡里的余额,真的在这里租房子住,恐怕以后每个月都要吃泡面度日,怕是泡面都未必吃的起,张不凡摸了摸鼻子,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努力存钱为了以后的幸福,租房再好钱也给房东赚了,再说那房子也不是我的,这些钱不如省下里留着自己,一通自我安慰之后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很多,离家的位置更加接近了。
  路上的风慢慢的大了起来,树丛边的叶子被卷动飘舞起来,空中偶尔几滴雨水飘打在他的脸上。
  张不凡轻声地嘀咕几句,脚下步伐不慢反而提上了速度:“说好的多云转阴,天气预报你骗我。”
  干燥的路面也随之湿润起来,风雨的加持席卷所有的街头,人们避之远之,有的人淋成落汤鸡,有的人滑倒在地。
  而我不一样,我带了伞!
  别人投来羡慕眼人,此时一个人走在马上的感觉,还真有那么点不一样。
  ……
  “爸爸,为什么外面下那么大的雨,那个人打那么小的伞,鞋子和裤子都会湿的。”
  “宝贝,咱们不用理会他。”
  “爸爸雨变大了,他为什么还又跑起来了。”
  “这个…可能受了刺激。”
  ……
  来自他人强烈的注视,张不凡撩起额头长发:“唉,没办法,有伞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正当自娱自乐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轰鸣声。
  轰轰轰~~
  一辆红色法拉利朝着张不凡冲过来,爆发的速度很快,没有任何避让和喇叭的提醒,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在雨中,尾翼的灯光也很快消失在转角的路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太惊恐了。
  亲眼目睹一场车祸,恐吓所有人,不少人吓得直打哆嗦。
  雨泊中的雨水悉数被染上了血红色,更加深了大家的恐惧。
  倒在地上的张不凡,意识昏迷,脑海中总出现那刹间回放,耳中全是撞击落地晕眩混杂声,整个人四肢瘫痪在地,没有任何生命特征般。
  ………
  第二人民解放医院
  ICU重症监护室
  嘀~
  嘀嗒~
  嘀~嘀嗒~
  空荡房间冒出细微的一丝声响,紧接着频率又加快,这是来自心电图声音。
  躺在床上的张不凡开始有点意识,不过还是很昏迷,脑海隐约传来一句女人的声音。
  “导师导师,194号病人醒了。”
  很快,交错脚步声越来越多,越来越靠近,能感觉周围好几个人。
  随后中间一位带着黑色圆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低沉的问道:“小梅,现在病人情况怎么样。”
  “导师,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生命体征一切稳定,心跳血压也都恢复正常值,四肢伤口都有好转,现在是等待后续康复检查,最后哪耐心等待病人清醒就好了。”正是刚才那位女人的声音。“已经具备转移ICU的能力了。”
  “不会吧,这也太神奇了吧,这完全不可能的呀!”旁边一位微胖的实习医生不丝惊讶起来。
  众位同事也陷入深思,当张不凡从送入医院到抢救室再转到ICU的时候很多医生暗自都不看好的,因为伤势太重了,真的很难抢救过来,即便抢救过来靠着药物维持也没多大希望能活下来了,终究也会停止心跳。
  昏迷了一周,病情竟然能得到好转,不仅实习医生不信,就连这次带队导师内心也有几分疑惑和不解。
  有的时候生命就是这样无法解释,这对于所有医生面对不可思议是共同的答案。
  “嗯,小梅还有你们三个人今天轮班一天,再好好复查一遍,等过几天没有异常就准备调离,现在大家跟我去看看其他病人情况。”导师提了下眼镜交代完便离开。
  听着他们交谈,张不凡对自己也有了大概的的了解,那天晚上虽然记得不太清楚,能记得就是自己被车撞过去就已经昏迷了,至于为什么那辆车要撞上自己就找不清缘故,中间应该存在一些是非缘由,说到能从车祸中九死一生真的算上命大福大,天底下自己也算得上是足够幸运的了。
  夜幕低垂,SZ市上空的一抹云彩黯然谢幕,然而城市里灯光温暖着每一个人。
  躺在病床上的张不凡随着身体康复意识逐渐清晰,四肢传来的疼痛也越发明显,脑袋中嗡嗡作响都让他疼痛不已,难以抗拒,这些都是因为车祸造成的后遗症。
  ICU里众多仪器带来的嘈杂声,以及身上扎管中输入的药水,一点点吞噬仅有意识,张不凡不担心自己再次昏睡,因为他相信下一次醒来自己就可以不在这个鬼地方了,只不过心疼自己卡里的余额了。
  正当意识朦胧,准备昏睡过去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冒出的一样东西,若隐若现,让他警觉起来。
  “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说车祸造成的后遗症更加严重,已经影响到了自己对于自己脑海中判断能力,也许真的出现幻觉吧。”张不凡心中狐疑道,不过也松了一口气:“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了。”
  一切的一切都等康复出院再做定夺吧,现在想什么做什么都不太切合实际,现在能做的就是养好身体。
  我,张不凡,还年轻,我想先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