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是观 > 第十六章 永恒之塔 上

  低空飞行的飞駁卷起满地的莲樱子,纷洒漂洋在空中,再被一道道剑光斩碎。
  西梧郡的守卫已经集结,然而对于无所顾忌的飞駁军团,西梧军人一边撤退百姓,一边迎敌,终是落了下风,节节败退。战场已经从南城渐渐向外扩张。
  除了留出寻找胡不与族长的三个小队,飞駁军其余小队都在向着中央广场渐渐集合。飞駁副将深知这不能是个持久的战场,虽说空中作战是他们独一无二的优势,然而西梧毕竟是袁家世代镇守的地方,时间僵持越久,对飞駁军团越不利。
  南城被高墙阻隔大火的小巷里,夷鼓二人从破财民居的柜中探出身体,外面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连飞駁的振翅声都听的不真切了。
  “你为什么救我?”耶律雅戒备的看着夷鼓,冷冷的问道。
  “你身上那颗红珠是我华照皇族之物。”审视了一眼屋外,暂无危险,夷鼓转过身看着耶律雅,郑重的回道,答案昭然若揭。
  “华照皇族!你就是幸存的唯一皇族血脉,有崇夷鼓?”辉诸人曾找了他数十年一无所获,曾传言他已死,如今他居然回来了!耶律雅惊讶的审视着夷鼓,心中却隐约感觉这大荒海内又将掀起波澜!
  “没想到胡不与被囚青山,消息依旧灵通!”夷鼓点点头,露出尴尬的笑。
  “我虽不知道你们用什么方式找到凤翎的位置,但即便你们拿到凤翎也进不了永恒之塔,更取不出斩岳。”
  “你胡说!”耶律雅突然失控的吼了一声,让夷鼓都不禁一震,耶律雅只感头脑一阵晕厥,向后跌走了几步,靠在了已发黄的墙上。
  “明明只要有凤翎和龙鳞我就能进去!我就能取得斩岳!就能……”她已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其实在避暑山庄那里,她已经发现了异状,祭司的法术根本无法唤醒化珠的凤翎,她只是不敢承认,不敢浇熄族人们的希望。
  “呵,你别以为这样说,就想骗取凤翎!”耶律雅跳向一边,哀伤转瞬即逝,她戒备的看着夷鼓,充满了敌意。
  夷鼓浅浅的笑了笑,不知是自嘲还是认为胡不与人可笑,
  “你就没怀疑为什么会同时需要凤翎和龙鳞才能破开永恒之塔的结界吗?”
  空气是一片沉默,没有得到耶律雅的话,夷鼓继续说道。
  “华照与胡不与世仇千年,而为什么华照帝王的皇陵结界却要用胡不与护神信物才能打开?”
  “这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更重要的……”夷鼓顿了片刻,站在门口,望着天边隐约可见的黑塔,露出厌恶的神情,继续说道,
  “即便有这个可能,有人拿到了凤翎和龙鳞,进入了永恒之塔也不会能活着出来。”
  “什么……意思!”耶律雅走近夷鼓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方向,看向永恒之塔。
  夕阳的余晖中,永恒之塔高耸入云,就像吸收了周围所有的光芒一般,远远看去,那细长的黑塔宛如一条漆黑的深谷撕裂了天边的天空。
  “那里不是华照历代帝王的皇陵,斩岳剑,也并非华照大帝的陪葬品。”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