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龙年代 > 第一百一十章 贵女

  赫西俄带着希兰度靠近这座豪华的官邸。
  方形围墙很高,上面缀满了尖刺,每隔三丈远就有一座火盆照亮四周。墙壁中段绘满了菱形方格花纹,主体是木构,只在最底部用石基夯实。正门被漆成朱红色,上方挂有一尊青铜龙头雕像,对街道上的人们怒目而视。两侧又各有一扇小门,供仆人和奴隶出入。
  从入口到街道延伸出又长又高的阶梯,两个佩戈和盾的守卫在台阶上来回巡逻,傲慢地斥退靠得太近的人们。
  “我们从那里进去吗?”希兰度指着龙头塑像下面的大门。
  “不。”赫西俄引着希兰度往宅邸侧面走去。
  他确实有当国王的本领,自如地朝那些陌生的宅邸守卫招手,那些恶狗见了他连叫都不敢叫一声。守卫见到赫西俄的脸,连忙引身致敬,随后打开侧墙上开着的一扇小门,带希兰度他们进入花园。
  “米娅王后在哪里?”赫西俄随意地问。
  “就在前面。”守卫指了指花园中的一座凉亭。周围水声潺潺,放眼可见几道开辟整齐的水渠,旁边开满鲜花,草丛茂盛,树木遍立。希兰度信步其间,只觉得无比舒畅宁静,喧嚣已被高墙隔绝,危险似乎也不在身边。
  “你说米娅……王后?”希兰度有些迟疑,赫西俄踏在一条铺着石板的小径上。
  “是啊,王后殿下。”赫西俄不以为意,“她是白露王国的女王。她的丈夫是个臭名昭著的恶棍,长久地作为龙之国的代理统治者管辖着白露王国……我毫不介意用这种恶劣的措辞。”
  “白露王国是怎么被龙之国支配的?”希兰度想起埃利亚纳的过往,作为白露部的首席战士在战争中失败,被俘虏,被带到龙之国,并最终成为龙之国的战士。
  “这事情说来话长,年轻人。”恢复平静后,赫西俄的声音听起来又细又尖,不像之前那样慌乱,“白露国的前代国王被迫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龙之国的贵人,两国达成了政治联姻,如此才能确保‘和平’。”
  “但龙之国并没有兑现‘和平’。”希兰度已经无数次听过类似的故事。
  “胡说,人家兑现了。”赫西俄耸耸肩,“……十几年间的和平。然后呢,先代国王的儿子弗雷夏,才十三岁,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于是王国无人继位,于是米娅王后和她的瑞安尼亚丈夫顺理成章地回到白露继位。当然,后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那个瑞安尼亚男人在白露国的王宫统治,而米娅王后在这里和我一起发霉。当然啦,她比我幸运些,他们不至于割掉她的……”
  听到龙之国对白露王国的巧取豪夺,希兰度不禁暗自心惊。这可比派出恶龙更加致命。
  “白露国有反抗过吗?”
  “当然,谁不想呢——可战争也就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吧,白露国的所有军队甚至顶不住龙之国正军一次冲锋,一天内整支白露军被干掉啦……”赫西俄站在离凉亭还有二十步左右的地方,“我们到了。”
  希兰度抬头看着凉亭,围绕着一张圆石桌坐着两个女人。坐右侧的女人脸颊圆润,皮肤苍白,嘴唇涂得红艳,金色长发盘起,身穿着一件缀满金色绣花和多彩宝石的斗篷,华贵至极。
  与她相对而坐的女人皮肤有些黯淡,淡金色长发梳成辫子,穿着一件黑色皮夹背心,一条皮制短裤,靴子上插着匕首,身背利剑。
  桌上放着水果和冰水,当听到男人们的脚步声时,那衣着华贵的女人转过头,眯着眼打量着赫西俄。
  “看看这是谁来了。”
  “米娅女王,噢,我亲爱的米娅女王。”赫西俄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握住女王的纤纤玉手,两手叠在上面,不住地摩挲着,眼中盈满深情,“您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才来到这里。”
  “你气喘吁吁,疲惫不堪,显然费尽力气。”米娅的眼波流转,声音又轻又好听,脸上挂起笑意,“你没在你的‘小王国’里啊,是什么把你赶出来了?”
  “当然是命运,米娅,命运在责罚我的轻率之举。”赫西俄认真地说。另一个女人从凉亭外面给他搬了张椅子,“谢谢你,拉尼威娅,你总是这么贴心。”
  被称作拉尼威娅的女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我的荣幸。”
  随后,拉尼威娅转向希兰度。
  “‘王’们在交谈,‘卒’们应该退开了。”随后她准备和希兰度一起走开。
  希兰度摇摇头。
  “我也是‘王’。”他往前一步,和赫西俄一起站进凉亭里。
  米娅女王对希兰度的表现感到略略讶异。
  “哇哦……这是……”
  “我的朋友。”赫西俄搂住希兰度的胳膊,宠溺地擦了擦他的肩膀,“不好吗?”
  希兰度:“??”
  “啊,好,当然好。”米娅起身,向赫西俄与希兰度先后致意,“欢迎你们来到白露别馆,正式地说,我是米娅·纳尔特·白露,白露国的女王。”
  “我叫希兰度。我是……”希兰度叹了口气,“……暂时而言,还没有什么身份。”
  “你会有的。”米娅似乎完全误会了,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赫西俄。而赫西俄也丝毫没有给希兰度辩解的意思,就这样带着希兰度在桌子旁边坐下。
  “那么。”赫西俄转入正题,“龙之国完全不信任我会乖乖留在城里了,他们突袭了剧院,用最野蛮的方式,你明白的。龙啊,猎骑兵啊,密探啊,线报啊,间谍啊……无穷无尽的手段使出来,就只为了对付我!难道我就这么危险,需要这么多人来解决?”
  “事实证明是这样的。”米娅女王一只手托着下巴,“你逃出了剧院,并且来了这里。相隔有四里还是六里吧……你做到了。你逃出来了,你自由了。”
  “‘自由’,你们的嘲讽方式真高级,只有我一个人想笑吗?”赫西俄不满地说。
  “我们永远得不到‘绝对自由’,但你现在已经拥有了‘相对自由’,我觉得这已经足够让你欣慰喜乐了。”米娅女王漫不经心地啜饮冰水,“反正你也知道,到我这里来也于事无补。”
  “有补。”赫西俄叹息,“至少你说话他们会听,你还有你的外交使节,你有你的军队,有你的护卫,有你的隐私,还有你的生殖系统,你的孩子们去哪了?”
  “他们在上学,学瑞安尼亚文,学《龙歌》。多么可爱的小瑞安尼亚人。”米娅女王漫不经心地说,“有的时候他们回到家里,我看着他们熟睡的脸,只想掐死他们。”
  “噢噢,太残忍了吧。我听说阿斯拉格齿虎尚不会吃掉自己的幼崽。”赫西俄有些紧张。
  “是那个男人注射到我体内的那些液体霸占了我的产房,让我孕育出让白露走向歧途的祸种,这都不出于我的本意。”米娅女王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恨,“你以为我爱他们吗?这五年里他们和那些蓝袍祭司呆的时间更长,他们不愿意在这待太久,因为这耽误他们去和那些幼龙玩耍,那些长大后会烧掉军队和国家的龙!”
  “我太爱您了,就是您的脾气令我目眩神迷。”赫西俄伸出手抚摸米娅女王的肩,却被她用力拍掉。
  “别以为你没有能力就可以占我便宜。”
  “我只是想安慰你,听我陈列几个理由,让我证明临湖人的逻辑。”赫西俄收敛自己的轻浮态度,“首先,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倒霉鬼。”
  “他们拿你有用,拿我可没用,休想把我拖进你的任何计划。”米娅女王的脾气越来越坏,和最开始那副雍容华贵的样子大相径庭,令希兰度感到吃惊。女人就算这么善变的吗?
  “恰恰相反,他们可以拿你生多多的孩子,瑞安尼亚-白露的产物,白露的新王室会无比繁荣,血脉会像龙的子孙后代那样蔓延开来,很快你的子民就会断绝。但我则没有这种顾虑,自然……”赫西俄慢慢地说,“……然后,听我说,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龙之国吞噬了你的国家,也吞噬了我的国家。”
  “我替你补充第三个理由,我们两个都没有能力影响大局。”米娅女王将一杯水推到赫西俄面前,“你该喝一点。”
  “虽然不知道我在吻谁的唇印,但却之不恭。”赫西俄拿起水尝了尝,“我知道你在烦什么。”
  “烦什么?”
  “你讨厌我把我的事情牵连到你。可是根据我宫廷里那位爱思考的忒拉毕老爷所说,从来没有两件事是毫无关联的……”
  “那就说点能引起我兴趣的事情。”米娅女王紧盯着赫西俄看。
  “还记得我国的那枚不朽神戒吗?”赫西俄悠哉地说。
  “你说那枚威力无穷,但是戴上就会烧死人的戒指?我没见过比那更蠢的神器了。”米娅女王翻了个白眼,“靠那东西想对付龙之国真是异想——”
  “说到这个嘛,我想你得看点东西。”赫西俄拍了拍希兰度的肩膀。
  希兰度摊开右手,尾指上,古老戒指散发出微微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