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蛇皮宿主很欢乐 > 第139章 宝贝,你比花生米还下酒 4
她说话真诚,眉眼含笑,不似作假。
  
  扈宁寒抿了抿唇,不知该说些什么,尺素察觉到了这种尴尬,笑着说:“少侠有话但说无妨。”
  
  “玉春楼,有妖,”扈宁寒提到妖的时候,眼睛划过一道冷光,极为骇人。
  
  尺素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饶是她自幼喜欢聊斋志异之列的怪志杂谈,也不代表能立刻接受这种说法,而且还是在自己身边,“怎么可能?少侠莫要说笑了。”
  
  话是这样说,脚却像长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尺素深吸了口气,
  
  “少侠有何证据?”
  
  扈宁寒皱眉,有些苦恼,似乎不知道怎么向平常人解释,试探着问,
  
  “你可曾听闻风邪盘?”
  
  尺素摇摇头,“未曾,”
  
  不用问了,其他的想必也不知,
  
  “罢了,”扈宁寒拿出一块玉佩,玉中隐隐红光流转,华贵异常,“此是正阳玉,午时三刻阳气最盛之时,你携此玉,如遇妖怪,便可令其现于原型。”
  
  尺素接过玉佩,“少侠与我说这些作甚?我有什么可以帮到少侠的吗?”
  
  玉佩红光隐去,落在手中的手感极好,摩挲几下,竟然有些不舒服,尺素并没有注意,随手将玉佩收起来。
  
  “确实有事,需要姑娘相助,不过还是待姑娘眼见为实再说。”扈宁寒落了一只珠花,丢给尺素,“扈某无以为报,且送些小东西,聊表谢意。”
  
  尺素清澈见底的眼睛载满笑意,河边花草枝叶摇曳,衬得姑娘越发美貌,连麻衣荆钗都掩盖不住的美丽。
  
  真是极好的人。
  
  青衣的女子扶着窗棂,素白的手越发漂亮,粉面含笑,
  
  正是殷或,
  
  左右无事,剧情即将进入重要节点,为避免节外生枝,她依旧带在兰陵城,旁观男女主的发展,
  
  天可怜见,她可没有偷窥的癖好,不过是主角们挑的约会地点,太一言难尽了。
  
  殷或瞬间面无表情,啪一下合上窗,转过头来,说:
  
  “你吃好了吗?”
  
  檀木桌上咬着鸡骨头的老道,闻言笑嘻嘻地回答:“丫头脾气不好,日后会嫁不出去的,”
  
  “再说了,你日日盯着那两位看,难道能看出花来?”
  
  “据我所知,那冰小子,怕是不好你这口。”
  
  殷或无语,嘴角抽了两下,这人是清晨来茶楼的路上捡的,青衣道袍,衣衫褴褛,拂尘的毛稀稀落落,长短不一,但是脸上颇为精神,殷或是凭借老道道袍上的字,认出这是茅山的道士,
  
  琢磨着真言山,需八门弟子方可通行,才有了现在这出。
  
  “老道,这兰陵城有妖,你待如何?”
  
  “不如何,”老道美滋滋地啃着鸡翅,“世间何处无妖,何须老道多管闲事?”
  
  倒是个明白人,殷或拾了枚莲花糕丢进嘴里,吃完又抿了口茶,方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问:
  
  “我想入茅山,如何?老头,”
  
  想入我山门还这口气,老道心里不忿,“三叩九拜都是些俗礼,山门没落就免了吧,只要十两银子做拜师礼,再加十只叫花鸡,就算是我门人了。”
  
  殷或从荷包里拿出一锭银子,“我不拜师,只要一道茅山的弟子令,”
  
  “弟子令有什么用?茅山如今没落,早已威风不再,这玉令除了真言宫还承认,真没啥用处,”老道絮絮叨叨不停的说,手倒是立刻接过银子,“也罢,你再上一只叫花鸡,老道我就许你入茅山。”
  
  殷或皱眉,她一向独身出门,不喜随从,更不带越家的仆人,
  
  这老道,是要她亲自去。
  
  总归是自己有求于人,还是个老头,殷或权当自己尊老爱幼,散发爱心了。
  
  “老道茅山十七代掌门人,姓卓名风,”卓风灰白的发髻束得歪歪扭扭,眉宇透着一股爽朗正气,坦坦荡荡,
  
  殷或此人,虽然姿态懒散随性,但周身的疏朗正气,不似作假,不至于像圣人一样心怀苍生,亦不会无端作恶。
  
  卓风一向自负,尤其对于自己的眼光,丢了茅山的玉符给她,拎着烧鸡的纸包,一身灰败,潇洒地离开。
  
  殷或也不管卓风看得见与否,拱手行了个礼,聊表敬意。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胆量,将门派玉令交给一个不知根底的人。
  
  ……
  
  次日相见的时候,尺素神色惴惴,心有不安,脸上还带着些黑沉的眼圈,
  
  “扈少侠,我看见了,”尺素攥着衣角,神色不安,“詹音姐姐露出了一只尾巴,脸色可吓人了,我害怕,”
  
  “她平时不是这样的,詹音姐姐可好了。”
  
  扈宁寒有些不知所措,伸出手僵硬地在尺素头上摸两下,干巴巴地说:“不怕,我是昆仑派的天师,会除妖。”
  
  触感毛茸茸的,摸起来很舒服,于是他又摸了两下。
  
  “詹音姐姐是坏人吗?”尺素睁大眼睛问,水灵灵的大眼睛,让人不由自主地心软,
  
  扈宁寒尽量放柔了说话的语气,说出来的话依旧很坚决,“青楼里的妖,多是吸食人的精气以增长修为,损人命,该杀。”
  
  “那扈大哥,妖怪都该死吗?如果他们不做坏事呢?”尺素听得懵懵懂懂,问了一句,
  
  “尺素,你需记得,世间妖物,因恶意成形,不可能修正道的。”白衣的天师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极冷,像是隔着尸山血海的仇恨,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诛尽世间妖邪。
  
  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这是蘅芜香,”扈宁寒把一只锦囊递到尺素面前,一改之前的惜字如金,话有点多,却很认真地给人解释,
  
  “今日上元节,想必你家楼坊会入离人阁舞乐,你寻个机会让他们染上熏香即可,放心,此香不损人,只对妖物奏效,让妖物失去法力罢了。”
  
  尺素点点头,把锦囊收入篮中,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认真。
  
  茶楼里,殷或放下茶盏,近日在茶楼里听书,倒是过得挺好玩,不过,今晚有出大戏要看,
  
  殷或看了眼对面的青衣老道,友情邀请,“今晚花灯,老头去看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