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她恃美而凶 > 锦鲤,你的衰神送到了 33

  耳畔是少女软软甜甜的呼喊,王清画拧着眉,清秀的小脸上,尽是不解。
  她感受得到,他心情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就像是艳阳天,忽地阴了下来,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
  少年沉眸,被她一唤,回过了神,恢复了阳光和煦的模样。
  宁沂站在楼下,视线从未从顾锦年身上离开过。
  看得尤九鸣心里一惊,婳婳,在他面前似乎,从未有这样子,小女儿情态过,欲语还休,欲进还退。
  “顾锦年……”
  待男人走近了,她才轻唤出声。
  即便,轻得如呢喃细语,但其中的绵绵柔意,尤九鸣觉得……怪怪地,又说不上来,怪在哪里。
  顾锦年脚步微顿,他两年没有回来,为的,只是远离她。
  自嘲一笑,阳光和煦的男孩儿,像是被笼上了落寞寂寥。
  “婳婳。”
  低沉的嗓音里,含着许多许多……说不出口,却又强烈的情绪。
  “顾锦年,你两年不回来,一个电话都没打回来,甚至连消息都不回,出了门,你就成了一只自由自在的鸟了?无拘无束地,要上天了?好歹也是青梅竹马啊。”
  她狠狠地瞪起杏眼,数落着顾锦年。
  “锦年哥哥很好,你不许凶他。”
  软萌清秀的少女,双臂展开,将顾锦年护在身后。
  “……”
  宁沂迈着小碎步,悠然走至顾锦年身侧,抓住了他的袖子,将他拎了出来。
  “这是找了小女朋友了,顾锦年,出去两年,能耐了。”
  她的声线算冷硬,只是抬起的眸子,暗沉中,带着点点红。
  顾锦年没解释,抽回被她抓在手里的袖子,神色一片冷暗。
  青梅竹马啊……这个词很好。
  尤九鸣嘴角抽了抽,婳婳似乎,一秒变脸,她面对顾锦年时的那股子蛮劲儿,宛若换了个芯子。
  果然他还是不够了解她。
  他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对,但是下意识地,就被他忽视了。
  “哥哥好。”
  尤九鸣浅笑着,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顾锦年冷然地瞥了他一眼,冷冽、又似一把寒刃,周身的气场都冷了下去。
  “我不是她哥哥。”
  宁沂漠然偏头,这瓜娃子,“尤九鸣,外边冷,先回去……”
  “……”
  白皙却有几分妖孽的少年扯了扯嘴角,他以为,她会说,“外边冷,进屋里坐坐”。
  “行行。”
  老子要走了,不管你了。
  面上一副不耐地摆摆手,宛若是他自己想走,而非被她赶走一般,矫情的小模样,可爱紧了。
  宁沂瞧着他,面上神色不觉松懈了几分,那副骂街模样,也缓了许多,倒是显得有几分矛盾。
  娇俏却凶狠,凶狠却漠然。
  顾锦年自然是察觉到了,心狠狠拧了拧,她面对着他时,会松懈,会不自觉地放轻松,就仿佛,熟稔到一切都理所当然。
  她甚至愿意宠着他,眉眼里含着的,不是包容又是什么。
  他心里微有些发酸。
  “顾锦年,说说看,你是不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
  尤九鸣骑着他的红色小电驴离开了,她才缓缓开口道。
  顾锦年胸口堵得发慌,她刚刚,盯着尤九鸣看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