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梦呓语 > 第八十二章 凌乱的心

  林语感到非常着急,突然她灵机一动,去操场找找吧。
  她火急火燎地来到操场,把每个班每个人挨个挨个地看了下去,生怕有所遗漏把韩盈盈看漏了。
  不过纵然她看的这么细致,还是没有发现韩盈盈的人影。
  林语现在大概非常像刚才失魂落魄的韩盈盈了,但是她的运气很好,她看见了正在体育馆台阶上坐着的韩盈盈。
  她心里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放下了,连忙坐在韩盈盈的身边。
  林语现在不敢问她到底怎么了,她怕让韩盈盈更难过,所以就只是坐着。
  冷风不断地呼啸着,压弯了凌乱的寒枝,韩盈盈已经坐了许久了,但好像跟没有知觉似的,就这样坐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相较于韩盈盈,林语就显得额外脆弱,还没有坐多久,就开始瑟瑟发抖了。
  她极力抑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继续发抖下去,但无奈这并不能被她所控制住,她的身子碰到了韩盈盈的手臂。
  韩盈盈被这一下撞,撞回过了神,倏的回过了神来,她看了看她旁边的林语。
  风把她的发丝吹得凌乱,小小的身子在寒风中不住的发抖,韩盈盈马上问道:“你来这干嘛?”
  “陪你会儿。”林语的牙齿在打颤,声音也因此有点颤抖,本就微弱的声音在大风之下马上就被吹散了。
  不过还好,韩盈盈听见了。
  “我们回去吧。”韩盈盈也不忍心林语跟着自己在这受冻,虽然自己没什么,但是林语她看上去真的很怕冷,而且…现在已经上课了吧…
  林语连忙点头,让她在寒风中待着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于是她和韩盈盈就慢慢地走在操场上,林语本以为她们会沉默的走在路上,直到回到班级。
  但韩盈盈还是决定告诉林语:“我考试的时候睡着了…”
  林语大吃一惊,但她马上就把这惊讶的心情掩饰了下来,她觉得要是自己的这种心情被韩盈盈晓得会令她更加难受。
  “我还以为你会很惊讶。”韩盈盈装作很无所谓的抖了抖肩,但一个悲伤的人的语气也绝不会是轻松的。
  林语心中在窃喜,还好自己的惊讶没被她所察觉,但她还是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说道:“大概是因为睡眠不好吧。”
  “不知道,”韩盈盈吸了吸鼻子,又说,“我的好难受。”
  “下次加油就好了。”林语除了这句话真的想不出还能再说什么了。
  虽然林语的安慰对她来说作用不大,但是把自己的难受说了出来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让自己的心情舒畅了不少。
  突然,远处有一个人影,好像朝着林语的这个方向过来了,它移动的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林语的跟前。
  原来是程雨彤,她跑到他们跟前时已经气喘吁吁的了:“你…你们…”
  程雨彤觉得自己还是的喘口气再说话,不然真的一句完整的话也吐不出来,她蹲下了身子歇了歇,又说:“你们去…去哪里了?赵老师在…在找你们。”
  林语和韩盈盈听了又慌又愧疚,一个是一声不响就旷课来到操场,另一个则是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去找人了。
  她们连忙跟着程雨彤的步伐来到教室,但是赵老师那时不在教室,大半的同学都在教室里。
  同学们看到进来的人都纷纷抬起了头,马上就七嘴八舌地谈论了起来。
  林语连忙问张宇赵老师去哪了,不过她一问张宇就马上吐出了一连串的话来。
  “赵老师去找你们了,让我们在这自修。”
  “噢对还让一些同学帮忙找一下。”
  “我真的很想来找你们的!但是赵老师说我毛毛躁躁的就是去玩儿的,所以我就没去。”
  “那你们刚才去哪了?”林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且不断地跺着脚,这足矣表现出她的慌张。
  又过了一小会儿,白旭也慌慌张张地在教室门口停下,探头看了看教室里面。
  发现林语和韩盈盈已经回来了,松了一口气,但是他没有就此坐下,而是又跑了出去,大概是去告诉赵老师她们回来了吧。
  林语现在根本无心写她的作业,心浮气躁的怎么可能写好。
  没过多久赵老师就回来了,这下反而让林语没这么紧张了,怎么说自己也必须接受那些审判,毕竟自己做错了事是事实。
  林语本以为自己会迎来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闭着眼睛试图让自己好受一点,但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赵老师责怪却又带着担心的声音。
  “你们去哪了!?”
  即便是如此,林语和韩盈盈也不敢回答赵老师的问题。
  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想来也是,经过了这么一件事,一节课也差不多就这样被消磨了过去。
  既然都下课了,赵老师也不好继续在班里说下去了,叹了口气,说:“你们来办公室一趟。”
  韩盈盈和林语也不敢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很自觉的跟了过去。
  赵老师坐到他的位置上,揉了揉太阳穴,他对于这两个上课跑到操场上的人感到很头痛,更何况这还是自己,一个班主任的课,这两个小家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他说的这两个小家伙正站在他面前不敢出声,已经害怕的不行了,更别说加上这诡异的沉默。
  终于,赵老师开始说话了。
  “首先,韩盈盈,你为什么不来上课?”
  韩盈盈紧紧地揪着她的衣服,支支吾吾地说:“我考试考太差了难过…”
  这话让赵老师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这算是什么理由?要不是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师,那肯定被气晕过去,刚才笼罩着的找不到人的担忧之情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散呢。
  他还是努力微笑着,试图让气氛不那么凝重一点,说:“总不至于零分吧。”
  但赵老师却因韩盈盈的话语而大跌眼镜。
  韩盈盈又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可能还真是…”
  见韩盈盈这么说,赵老师咽了咽口水,虽然韩盈盈成绩不是很好,但是零分…未免也太夸张了吧,要真是这样她去难过到旷课也是情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