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梦呓语 > 第八十一章 突然失踪

  赵老师路过窗外,一眼就看到了白旭伏下身子耐心地教着林语题目,欣慰地点点头。
  他回到办公室,就和王老师说道:“我就没见过比他们学习更勤奋的情侣了!”
  王老师听到他的话语,放下了刚想放进嘴里的话梅说:“你是说白旭和林语是嘛?”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赵老师笑着应答道。
  “要是每个人都像他们那样就好咯。”说完她又躺在了椅子上,吃起了话梅。
  “话说回来,程雨彤怎么样了?”赵老师把书理了理问,“我看她最近心情好像挺好的。”
  “她真的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子,我家那小表弟整乱的那些个玩意儿全被她收拾干净了,那小家伙还被她管的服服帖帖的。”
  说起这个王老师笑开了花,家里这个不省心的小家伙儿终于被管住了,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吧。
  赵老师听了也开口大笑了起来,他可是很早就知道了王老师家里的那个小表弟有多皮,但是笑了一会儿他又想到了一件事,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那她的父亲怎么样了?”
  王老师的表情看上去很轻松,不像他那么严肃,因为她知道,他的父亲好像已经改变了不少,说:“好像挺好的,但是我打算让程雨彤再住一会儿。”
  “也是,这么懂事,又能帮你管住家里那小调皮蛋。”赵老师也这么打趣道。
  不过程雨彤在王老师家住的时间虽然不久,但要是离开了,王老师也会觉得有点难过吧。
  考试说漫长也漫长,说短暂也短暂,复习一两个小时看似是那么遥遥无期,但是一考试,那几个小时马上就过去了,简直就像是两眼一睁一闭的事情。
  不过挺遗憾的事,对于韩盈盈就是这样的,考试前脑袋感觉昏昏沉沉的,刚开考就睡着了,大概是因为她的睡觉姿势像极了在趴着写字,监考老师居然在最后半小时才叫她起来。
  即便是她起来后非常害怕自己会考不好,但无奈那时的脑袋还不灵光,想着想着就神游了。
  回过神来又紧盯着试卷,不过眼睛好像花了一般看到的都是重影,不知不觉间她的头像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又清醒不起来了。
  不过她现在可没考试刚开始那会儿放松,没多久就又醒来了,不过又重复刚才的那些动作。
  这怕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厄运吧。
  最后,是考试结束时震耳欲聋的铃声才彻底把她从睡梦中唤醒。
  韩盈盈悔恨地看着手中空白的试卷,想要再拿起笔来继续写,可是脑袋空空的根本不知道要写什么。
  大概是和张宇待久了吧,动作也和他出奇的相似,她用力的挠着自己的脑袋,难受的恨不得把这张卷子吃进嘴里,这样分数就不会出来了。
  不过这终究是幻想,韩盈盈失魂落魄的出了考场,又失魂落魄地走进自己班里。
  路上韩盈盈看见了不少的熟人,有些人还热情地向她打着招呼,只是她一点都不搭理他们,只是垂头丧气的继续走着,走着…
  走进班里,映入眼帘的是林语和白旭正在校对他们的试卷答案。
  林语的余光瞥见了走来的韩盈盈,转向她笑得很灿烂,想问她考得怎么样。
  但是林语看见韩盈盈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考砸了…就不敢问下去了,林语怕自己往韩盈盈的伤口上撒盐。
  不过即使林语不那么做,也总有人代替她。
  这个时候张宇蹦蹦跳跳地进了班级,那时韩盈盈已经坐在位置上低着头不出声了。
  张宇没注意韩盈盈的样子,一脸笑嘻嘻地说了下去:“我这次肯定考得比你好!我考完和人对过答案了!嘿嘿!”
  他还觉得韩盈盈没听见他说的话,还特地拍了拍她的肩:“你听见了嘛?”
  韩盈盈没有理他,依旧保持着沉默的样子。
  张宇脑筋还没转过来,就觉得照往常来讲,考完试是最值得兴奋的时候,怎么韩盈盈好像一点都不开心。
  正当张宇还想拍拍韩盈盈的时候,林语拽着张宇的衣服把他拉了过来,摇了摇头。
  张宇也没懂林语的意思,就问:“怎么回事啊?”
  他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来韩盈盈听得清清楚楚。
  只见他说完这句话,韩盈盈腾地起身,跑了出去。
  张宇疑惑地指了指韩盈盈离开的方向,想让林语帮忙解答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又说:“我要去追么?”
  “唉!”林语叹了口气,“让她安静一会儿吧。”
  “不是她怎么回事啊?”张宇大概真是个榆木脑袋,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是考试考砸了难受吧。”林语对着张宇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是她哪次考好了???”张宇做出一脸便秘的表情,他真不知道韩盈盈这次怎么为了一场月考难受成这个样子。
  “哪里都像你一样…”林语又叹了一口气。
  张宇只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考试考完后,就得继续上课了。
  但数学课开始之后,韩盈盈还没有回到教室,赵老师看着林语前面空荡荡的座位,就问:“韩盈盈人呢?”
  一些同学们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一些开始窸窸窣窣地讲起了话,还有一些人大声说她可能是去厕所了。
  赵老师听了觉得有点道理,就让林语去厕所看看有没有韩盈盈的身影。
  林语还是很担心韩盈盈的,虽然张宇说得也没错,她的确没考好过,但是或许这次考得更砸,她很害怕她解不开这个心结。
  所以林语跑的很快,再加上厕所本来就离得不远,只有几十步的距离,所以很快就到了。
  林语对着空旷的厕所喊了一声:“韩盈盈?”
  但是没人回答她,只有自己的回声在荡着,林语这下有点急了,不在厕所,又会在哪呢?
  林语没有那个心情去回到教室报告老师了,她选择一意孤行,自己去找韩盈盈在哪。
  不过首先要找的地方还是厕所,她找遍了每个楼层的厕所,但是并没有韩盈盈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