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梦呓语 > 第七十一章 释怀

  像是有一把利刃插在她柔软的心尖上,林语又一次没止不住她的泪水,她的手脚已经发软的不行了,只能跌坐在地上哭。
  白旭见林语不回自己,希望慢慢陨落,只是离绝望还不够,远远不够,他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弃林语的,他会牢牢地抓住任何微弱的希望。
  白旭停下了发消息的手,坐在林语家门前的台阶上,呆呆地望着远处的景色,只是眼与心并不统一,心里想的尽是林语。
  林语实在是哭的太累了,坐在地上靠着椅子腿睡着了。
  醒来后的她还没完全清醒,就痴痴着凝视着外面的夜景,她的视线一直往下移,往下移。突然她看见她的家门口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旭还坐在那儿。
  一瞬间,林语心中对世界的不舍全都转化为了对白旭的担心,现在的天气这么冷,甚至连几分钟都难待下去,他却在这逗留了这么久,肯定会着凉吧。
  林语慌忙走下楼梯,途中还撞上了一把椅子,但她根本顾不上那些疼痛,连忙去开门。
  白旭听到身后传来的开门声马上转身看了过去,对上了林语泪眼朦胧的眼睛。
  她的眼睛已经很肿了,想必是哭了很久很久了吧,想到这白旭对她感到很心疼。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后,林语冲了上去一把抱住白旭,抱得很紧…很紧…
  白旭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林语不理他的这段时间。
  他一直觉得林语是在责怪自己。
  若是自己没有惹到人,林言就不会住院;若是林言不住院,她和她的父母就不会出车祸…
  白旭不在乎林语是否原谅了他,因为他永远不可能原谅他自己,这是白旭的一个心结,一个难以磨灭的心结。
  或许这种联想,林语没有在意,但不代表别人不在意。
  林言就是因为此事而开始讨厌白旭的。
  四口之家中,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遭受到了如此的致命打击,在知道的那一刻他是不信的,第二刻他是绝望的。
  第三刻,他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他背着所有人来到高楼,大风呼啸,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他的眼泪不断地出现又风干。
  当他站在最高点,打算一跃而下时,他猛然清醒了,他还有一个妹妹,自己决不能对此放任不管。
  她经历了这一切,失去了太多太多,决不能再让她多承受一股伤害,他发誓,自己一定要照顾好她的妹妹,唯一的妹妹。
  从前喜欢热闹的他,变得沉默,开始喜欢一个人待着,他的脑海中不断冒出知道消息那天时的情景,高楼顶上呼啸的狂风,妹妹可爱的笑颜,以及帮白旭打架时的情况。
  他开始讨厌他了,如果不是他,一切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林言恨不起来…这是从小陪伴他和他妹妹长大的玩伴,只能尽力的去避开,去阻止失忆的林语和他相处。
  只是现在,他看到林语的样子,感到很担心,他不想让林语再遭受到其他的伤害。
  白旭,虽然已经讨厌他了,但他的确是最能让自己放心的人,若是和他在一起能让林语开心,那么,他会选择接受。
  所以这一次,他没有干扰林语所做的一切决定,没有帮白旭开门也没有驱赶在外面的白旭。
  这一次,他选择相信林语。
  ——————
  [夏薇问其余的四个人说:“你有没有哭得很厉害过啊。”林语听了她的话想了想,说:“我好像没有诶。”
  “林语是开心果嘛!”黎昊泽拍拍林语的头接话道,又拍了拍林言的肩,说,“那你呢?”
  “我啊…我也没有!谁能惹我哭呢!”林言满脸自信的说道。
  “我好像有…”白旭在听到夏薇的话时,脑海中划过了一个情景,久久没有散去。]
  ——————
  林语醒来后先是对白旭的那个经历感兴趣,但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着急的情绪所代替了。
  “要是自己再做梦,那就离我离开这个世界更近了一步。”林语这样想到。
  她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一点都不,所以她必须停止继续做梦下去,可是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于是她将希望寄托在了网络上,她开始在网上疯狂的查找有关于梦的东西,查找怎么样才能不做梦。
  只是搜到的那些方法对她而言,根本机会一点都不适用,有些甚至令她做了更多的梦。
  这一点反而使她更坚定了自己不是一个正常人。
  她又开始回避白旭了,她想在这段时间内努力调整好自己,找到适合的方法让自己不再做梦,这样她就可以和白旭在一起,很久…很久…
  只是白旭并不知道林语此时另一边内心的想法,以为是她还没有原谅自己,就选择给她思考的时间。
  毕竟…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又何况是她呢…
  就这样两个人算是冷战了一段时间,在这期间里,日记不断地预言着未来。
  林语早已经知道了未来一天将会发生什么,所以做一切事都会显得很轻松很得心应手。
  孟初夏那样细腻的心思,林语在她的眼前暴露的一览无余。
  她猜出来了。
  在某一天里,林语突然觉得天昏地暗的,整个世界都在旋转着,崩塌着,目之所及,皆为裂痕。
  她开始接受不了这一切了,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她正身处于医务室当中。
  她余光看见旁边坐着一个人,可是这个人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白旭,而是孟初夏。
  林语虽然在避着他,但心里却十分想要见到他,想到自己晕倒了他却没有出现,眼神不由得黯淡了一点。
  孟初夏察觉到了她眼神的变化,看到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光突然消逝。
  要知道白旭一直在关注着林语,看到她突然晕倒在地,他马上把她抱了起来,急匆匆的送到医务室去,怕她会出现什么意外。
  “她一定很失望吧。”孟初夏这样想到,只是白旭此刻正待在这里,他不想让林语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