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入梦呓语 > 第三十五章 调查他们

  “嘶。”江诉辰又疼得嘶了一声,这人怎么突然就碰人伤口,很疼的好吧,不过这是江诉辰内心所想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你这样是还行?”林语看着别人逞强总是想戳破别人,但戳破别人后又会非常心疼,再加上这伤还是自己导致的,林语越想越不好意思。
  走着走着,林语突然看到了一家她喜欢的奶茶店,就让江诉辰先坐在这里等一下,她马上就回来。
  那会儿奶茶店里的人有点多,林语等了挺长时间的,她特别怕江诉辰以为她不来了就自己离开了。
  不过还好,等她回来他还乖乖地坐在那,甚至姿势都没变过。
  “久等了抱歉啊。”说完林语就拿着两杯不同问他要哪一杯,她右手拿着的是抹茶奶绿,而左手是珍珠奶茶。
  林语真的很喜欢抹茶味的东西,她原本想买两杯抹茶奶绿的,但考虑到江诉辰可能不喜欢,就又点了一杯珍珠奶茶,不过林语还是决定问问他比较好。
  江诉辰装作有点认真地选了,但其实他是随便选的,他对这些无所谓。
  林语看到他选的是珍珠奶茶,其实暗暗的有点开心,她真的真的很喜欢抹茶。
  这是他第一次喝奶茶,虽然以前总有小迷妹往他座位上放奶茶,但他最后都是分给小跟班,或者是直接扔进垃圾桶,从来没有尝过。
  但这次确实不得不试一试了,他很抗拒,但他还是喝了一口。
  他以为这些东西应该很腻,喝了一口后就不会再想喝第二口了,但奶茶的口感确是出乎他的意料,口感丝滑,还能回味出淡淡的茶香,细细咀嚼着吸上来的珍珠,香甜软糯。
  一瞬间,江诉辰被奶茶的味道俘虏了,他从来没想过奶茶居然会这么好喝。
  他向来都是一个不愿意尝试的人,但这一次的尝试却给了他崭新的体验。
  喝完手上的这杯,江诉辰的眼睛又直勾勾的盯着林语手上的那杯奶茶,不知道那一杯味道又怎么样,看着她好像喝得很开心的样子。
  “怎么了?”林语注意到了他炙热的目光,转头看向他。
  江诉辰又怎么会说自己想要喝一口呢,这太不符合自己的人设了:“没事。”
  “你平常总是会去那种餐厅么?”在逛街的途中,林语突然问道。
  “嗯。”江诉辰又吸了一口奶茶回答道。
  “那你会来逛这里嘛?”林语现在和江诉辰所在的位置是一条小吃街,街上非常热闹,到处充斥着欢笑声。
  江诉辰为了想和她建立好关系,本来想说会的,但他的不自在一看就知道他没有来过,综合考虑还是说实话吧:“不会。”
  听到他这么说,林语不由得联想到了她自己:“我想你在这的不自在应该跟我在餐厅里的不自在是一样的吧。”
  “既然这样我们去安静一点的地方吧。”林语不希望让别人也那样不自在,主动提出离开这个她喜欢的地方。
  江诉辰没想到她这么关心自己的感受,虽然他早已巴不得离开这里了,但还是逞强说:“没事。”
  只是林语已经听烦了他的“没事”,他说没事就是有事,扯着他的衣服想带他去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江诉辰很讨厌别人扯他,不过,眼前这个人的这个举动,算了勉强接受吧。
  马上林语和江诉辰就到了,这是一个很小的图书馆,里面地方不大,但却有两层,像那种小阁楼似的。架子上摆放着数不胜数的书籍,还放着安静的古典音乐。
  这个地方令江诉辰感到很满意,自己向来都是在自家的书房里看书的,还没有来过外面的图书馆。
  林语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拿了一本叫做《逃离》的书,坐在楼上的座位上看了起来,江诉辰想研究研究眼前的这个人就找了找拿了本和她一样的书看。
  不过江诉辰看书向来都是聚精会神的,看了几页后就进入了状态,一时间忘了观察林语,而林语看书也很认真,两个人就这样坐着看了很久。
  突然江诉辰想到了去观察她,就悄悄的把眼睛探了一点出来,他的防备心很重,害怕会被发现,看一眼后又缩了回去。
  突然林语感受到了手机传来的接连不断的震动,把手机拿了出来,这一举动使江诉辰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一下子就缩回了头。
  “你怎么了?”林语看到了他的动作,轻声问他怎么了。
  现在江诉辰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林语看了看手机,原来是白旭给自己发了好几条消息。
  【白旭:怎么样?】
  【白旭:到家了没?】
  【白旭:需不需要我来接你?】
  林语看着他的消息心里暖暖的,他真的很关心自己,如果林语说还要再过一会儿,他可能会着急吧,这样的话自己还是早点回去好了。
  【林语:还没,我马上回去了】
  【白旭:好。】
  【白旭:路上小心一点。】
  【林语:嗯呐】
  看着林语对着手机屏幕泛起的笑容,江诉辰也猜到是白旭来找她了,看来这个任务,还很难完成呢。
  林语把手机放了回去,又轻声对江诉辰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
  他点了点头,也用相同的音量说:“再见。”
  林语走后江诉辰一个人在这个图书馆待了一整个下午,好像偶尔尝试一下新事物,也很不错呢,这次连江诉辰也想继续下去了呢。
  【江诉辰:继续?】
  【孟初夏:什么?】
  江诉辰向来多疑,又何况是这么个奇怪的人,有时候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有时候又好像知道了一切。
  敢和他做交易的人可不多。
  江诉辰正在家里拉着小提琴,他的脸有一种病态的苍白,他的身体十分瘦削颀长,但背却挺得笔直。
  小提琴的音色应是宛转悠扬、缠绵动人的,可从他的琴弦中所流露出来的,却是说不尽的淡漠疏离。
  管家轻轻走到了他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结束,要是打扰了他让他生气了,后果可不堪设想…就如同上一个管家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