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你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 第二百四十四章:足以

  水悠一开始还觉得水寒说的很过分,但是后来又一听水寒这话。
  简略来说不就是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们小两口过日子,希望他们小两口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吗。
  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能被水寒说的如此复杂,真的不愧是天天在商场上带着的人,看起来这种装腔作势的事情一定是没少做。
  而这么简单的事情,卞古又怎么能不清楚。
  只不过就是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一种,两个人在自己面前做起了买卖,就这么简简单单把自己买了的感觉,让她觉得有那么些许不爽。
  不过结局也还算好,大家开心,她也开心,就这么直接算了吧。
  看了一眼水悠,又看了一眼水寒,美滋滋的笑了起来,一副狗腿子的样子:“是!大舅子你喜欢啥,我觉得还是…”需要送点东西…
  “我喜欢你闭嘴。”水寒看着卞古忽然喜笑颜开,摆明话要多起来的样子,连忙将这卞古的话茬打断。
  天天在家听着自家太太嘟囔还算是享受,但是在这听着妹夫唠叨,很明显就不是那么开心的事情了。
  很烦。
  这个时候忽然又想起来了自家的老婆,心中顿时美滋滋的,这今晚还说好亲手给自己炖汤,也不知道这汤炖的如何了。
  一想到这,这本来在这边一本正经的水寒,归心似箭。
  速战速决吧。
  听着水寒发号施令,卞古只能连忙闭上了嘴,捂住了嘴巴,用鼻子发出了一声类似于是的声音。
  “那我走了。”水寒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心中想的都是自己的那小娇妻。
  不过临走之前,还是不忘自己亲妹妹的事情,威胁着卞古:“今日我说的话你记住,如有违反,我想你知道是何结局。”
  “是!”卞古甚至还敬了一个礼,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一定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嗯。”水寒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往门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户口本明日我会差人送来。”
  “是!感谢组织!”卞古现在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一副忠犬样,让水悠都有一些看不进去了。
  水寒走了之后,水悠就狠狠的在卞古的脑袋上打了一下,十分不满的问道:“你的组织是水寒,那我是什么?”
  “当然是祖宗了啊。”卞古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揉着自己的脑袋,说完之后又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往水悠那边扑了过去:“老婆~”
  “油嘴滑舌。”水悠撇了撇嘴,本来想说她现在也不是卞古的老婆,得明天领证了才是,但是却不想打消卞古此时此刻的积极性,只能作罢。
  将卞古搂入怀中,揉了揉卞古这在自己怀中蹭来蹭去的小脑袋。
  “才不是油嘴滑舌,是你终于要嫁给我了。”卞古一副十分傲娇的语气,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如同他拿到影帝一般让他开心。
  “是是是。”水悠只能一边笑着,一边宠溺的揉着卞古的头。
  这种时候除了宠着,她还有什么办法,是谁说让卞古宠着她的,分明是她处处宠着卞古。
  “这结婚之前就在敷衍我,结婚之后怎么办啊?”卞古有一些小委屈的看着水悠。
  这么大个体型的人,躺在比他小不少的水悠身上撒着娇,他还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这结婚之后啊……”水悠一副故作玄虚的样子,看卞古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才缓缓道来:“结婚之后该变成我好好跟你撒撒娇了。”
  “别结婚之后了,现在就来,快点来,赶快来!”卞古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这水悠撒娇是什么?!
  就是好几个月才能吃到一次的高级品一样,不定时贩卖,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他差不多都快忘记了上次水悠撒娇是什么时候了。
  “我……”水悠看着卞古这样,心想给卞古撒个娇也不是不行。
  在卞古那期待的眼神下,踌躇了半天,依旧没有个所以然来。
  撒娇应该是怎么做的事情才对,她以前原来撒过娇来着,撒娇不应该是无意识的嘛,原来有意识的也可以撒出来的吗?
  ……
  这些想法不断地在水悠的脑海中乱钻,最后就是导致她竟然思考这种事情,大脑思考的死机了。
  忽然像是断线了似的,水悠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卞古,下文也没有,一个我在哪里卡了半天。
  卞古也一直都在看着水悠,期待着水悠撒娇的时刻,只不过这水悠一个我卡壳了半天:“怎么了?”
  “……没怎么……”卞古这话,倒是将水悠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回来,虽然有一些对不起十分期待的卞古。
  这个娇,她是完全的撒不出来,甚至还觉得有一些小头疼。
  “是我爸砸的那个伤口又痛起来了吗?”卞古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揉了揉水悠这用一块小假发遮住的地方,动作十分的轻柔。
  之后他又凑近水悠的小脑袋,在上面轻轻的吻一口,语气有一些抱歉又十分的温柔:“对不起。”
  “不是因为这个…”水悠看卞古这歉意十足的样子,生怕卞古会错意。
  “我知道。”卞古发挥了自己的身体优势,将水悠紧紧的抱在了怀中,虽然在水悠的上面,但完全没有压住水悠。
  他自然之道水悠这种人怎么会说撒娇就撒娇,他只不过是刚刚忽然看到了水悠脑袋上的这一朵小假发,心中的歉意发酵了而已。
  他心中的歉意并不是这简单的几句对不起就能说得清的,他只能用接下来的时间慢慢的弥补。
  水悠也没说话,就是紧紧的抱着卞古而已。
  先是失而复得,现在又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
  虽然十分的快,但水悠莫名的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两个人不相识的日子居多,她看着屏幕中卞古的样子居多,她喜欢卞古的日子居多。
  虽然如此,但是她却依然没觉得自己哪里亏了,因为卞古正在加倍的爱她爱回来。
  不管以前如何,这卞古未来的路上,始终有她的身影,始终是围着她转的。
  这就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