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莫言,天下 > 第三十八章 决心撮合
    莫言接过玉娘手中的安胎药,她对这难以下咽的苦药已习惯很多了,不过还是很喜欢在喝完药以后再来个酸梅干。
  
      莫言下床洗漱,玉娘为她穿上衣物时,莫言却将玉娘抱住,玉娘不知何意,“殿下这是怎么了?”“玉娘真的好像我的妈妈,是这全世界最关心最爱护我的人。”玉娘轻拍她的后背,“宫人侍奉殿下是分内之事,殿下不必如此。”
  
      “你跟他们不一样,我能感受得到,他们是因为宫中规矩而如此,但玉娘不一样了,是出自真心对待我跟陛下。所以为了感谢玉娘,我要送礼物给你,春意也有。本来之前就想送的,但陛下身体不适,也没心思送,可现在身体好了,我也好送你们。”
  
      “殿下心意玉娘领了,但这礼收不得。”玉娘放开了她,跪了下来。莫言赶紧扶起她,“怎么收不得,我说收就可收,何况在宫外的时候,陛下也同意买礼送给你,就算你不看我面子,也要看陛下面子吧?玉娘你若再推辞,这真的是把我跟陛下置于何处。”
  
      “那多谢殿下与陛下的美意。”
  
      铜镜前,玉娘为她梳妆,一双巧手为她梳出整齐好看的发髻。莫言拉过玉娘的手,“去把春意唤来吧,然后再让内侍去请宋、董两位贵人。”
  
      玉娘应声离开,莫言在铜镜前托腮。她想起前几日的事,刘协带她出宫,后遭遇意外,刘协救她上岸,最后高烧回到宫中。从以前读三国时,她对傀儡皇帝的印象,再到如今刘协所做的一切,她是对刘协刮目相看。刘协不卑不亢,深陷天下僵局的他,却还能保持帝王气节,甚至对于一个怀孕、来历不明的人,亦可选择相信,也并不介意腹中孩子,聪明有才,会医术会弹琴,博览史书奇闻,要不是这乱世拖累了他,他完全是最完美的仁义帝君。
  
      说她内心平静,那是骗人的,她从开始的坚定——只要生了孩子,就出宫离开的想法,开始动摇。还有刘协那天奇怪的吻,她害怕刘协对她产生情感,她要将这份不应该的情感扼杀在摇篮之中,腹中孩子反复踢了她,似在抗议。她一手抚着腹部,另一只手摸着泛着凉意的玉佩,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孩子听。“董琳陪在他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
  
      “殿下。”春意的声音,将她思绪拉回,注意到她的神情有些异样,春意上前问候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没事,发发呆。春意,之前出宫的时候,我给你们买了点小礼物,不许推辞!”
  
      “可是春意……”
  
      “没什么可是的,我们是自家人,你若拒绝,那就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那春意只得从命了。”
  
      莫言将梳妆台上的胭脂塞至春意手中,笑着说“春意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以后我好给你找个好夫君。体贴又善解人意,不愁没有好亲事。”
  
      “殿下!春意永远陪在你的身边。”春意伏在地上,莫言叹了口气,扶起春意。“以后我真的要立个规矩,椒房殿内不得随意下跪,动不动就跪,你们不嫌累,我都嫌累,起来说话。”
  
      “春意不过是个奴婢,犯不着殿下如此。”
  
      “记得我之前怎么说的,我不爱听奴婢奴婢的。春意陪我嫁入宫中,若有一天,我也希望你可以嫁得如意郎君。”
  
      春意拿着殿下送给她的胭脂,暖心感动之余,还是心寒自卑,她一个侍奉的奴婢,哪里敢奢求嫁得如意郎君,何况那人的身份……或许早已娶妻了吧。
  
      “春意在想什么呢?难不成有意中人了?快说,是哪家公子小哥。”八卦之心蠢蠢欲动,这丫头的表情显然不对劲啊。
  
      “殿下胡说什么呀,春意怎么可能会有意中人啊。”春意满脸绯红的模样让莫言偷笑了去,“春意,这胭脂还没擦呢,脸就这么红。让我猜猜,是秦公子吗?”秦朗的人品,莫言还是敢保证的,若是嫁之,春意亦可幸福。
  
      “殿下别胡说了,那可是丞相的义子,岂是春意可以高攀的。”
  
      说到秦朗,春意的脸色恢复往常,是她误会了吗?但如果不是秦朗,春意的心上人是何许人也?嘿,你就算不说,我也自有办法。莫言想着,等撮合了刘协和董琳,她就再找出春意的意中人,然后牵线搭桥。看来她以后的副业可以做个红娘。
  
      “殿下,内侍已经去请两位贵人了。”玉娘回来了,莫言也不再打趣春意了。将礼物送给玉娘,“我知玉娘节俭朴素,即使衣服很旧,也不舍得换新的。平时好说,但现下入秋,很快就是寒冷的冬天,没有一两件过冬的宽厚冬衣怎么行。不许拒绝,是陛下的旨意。”
  
      “谢过陛下殿下。”玉娘接过这厚实的衣物,就算没有穿这身,她心头亦是一股暖流。殿下看似不如董贵人貌美婉约,但真的是一个善良心细的好姑娘,玉娘盼着她能走进陛下的心,陛下走的路,一个人太辛苦,两个人相扶相持才不会太累。
  
      莫言让宋都、董琳二人一同在椒房殿用早膳。等宫人退下后,莫言使了个眼色,玉娘带着春意也一同退下,殿内此时只有莫言跟她们两位贵人。
  
      “都儿,你过来。”莫言招了招手,示意宋都坐在她身旁。宋都没多想就在她身边坐下,“姐姐怎么了?”
  
      “姐姐送你一份礼物。是姐姐特意给你挑的,希望你可以喜欢。”莫言从怀中拿出包好的梅花簪,推至宋都手中。
  
      “喜欢!姐姐送的,都儿都喜欢。”宋都的笑很有感染力,仿佛看着她的笑,内心所有的忧虑、烦躁、不安等负面情绪全都会消失不见。
  
      “喜欢就好,姐姐给你戴上簪子。”莫言为宋都戴上了梅花簪,的确如她所想,小巧玲珑的梅花簪非常适合娇蛮可爱的都儿。
  
      “董姐姐,你看我戴着好看吗?”
  
      “好看。都儿还不快谢过殿下。”董琳提醒道。
  
      “都儿谢……”宋都刚想跪谢的时候就被莫言阻止了,“都儿心意我领了,不必繁琐礼节。我跟董贵人还有事要说,你先回去吧。”
  
      “可是……唔,那好吧,都儿先退下了,不打扰二位姐姐。”
  
      等到宋都离开以后,董琳这才开了口,“不知殿下留妾身一人在此,是何意。”
  
      “你也有礼物,不过不是我送的,是陛下送的。”莫言从一边拿过胭脂,走到她的身边,董琳跪伏在地上。“妾身不敢。”
  
      “有何不敢?陛下送给自己喜欢的贵人有何不妥?只不过陛下不懂风情,我替他着急,就帮忙代劳了。”
  
      “妾身不过是陛下的贵人,殿下才是陛下的妻。妾身自知身份有别,此礼不敢收,若收了那就是妾身僭越的罪过。”
  
      莫言扶额,这礼又不是烫手山芋,收下有那么困难吗?“董琳你先起来,我们好好说话,你这样叫我怎么跟你说。”
  
      董琳小心翼翼起身,低头垂眸,根本不敢抬头看。“妾身望殿下收回。”
  
      “你这么聪明,应该懂什么叫‘覆水难收’吧?你只顾宫中规矩和礼数,但你有没有想过,这礼是出自陛下的真心实意,你执意拒绝,让陛下如何自处?听我的,收下吧。”
  
      “妾身明白了,谢过陛下与殿下。”董琳收下了胭脂,磕首谢之。
  
      “我之前听玉娘说,你十四岁就入掖庭为贵人,还跟陛下共患难。”莫言在董琳身边坐下,她打算借此谈话表明她的决心。
  
      “是。殿下言过其实,妾身入宫了,那就是陛下的人,陛下不论在哪儿,妾也会相随左右,但现在陛下有了殿下,妾会自知身份,不会僭越。”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告诉我,你喜欢陛下么?不要在意我是什么身份,我跟你不同,我是因为父母之命,无法更改的婚约,才跟陛下成婚。陛下待我好,皆是因为我是皇后、还有我父亲的缘故,你不一样,你跟陛下经过劫难,他会视你为无价珍宝,永远爱惜你。”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刘协跟她都经历过逃难,当时还救她,应该是喜欢的吧。你个刘协,是不是就喜欢这样救人撩妹啊?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酸涩。
  
      或许是因为莫言炙热真切的眼神,或许是因为她的真心胜过这宫中规矩,董琳点了点头,“妾身爱陛下。”如果她不爱,那不会为陛下铤而走险传达‘衣带诏’,如果她不爱,她不会见到伏寿进宫后,陛下待伏寿的态度让她心生醋意,如果她不爱,她更不会因为陛下的离去而流泪,她纵使知道陛下一心为汉室,但她也盼望陛下能回头看她一眼。
  
      “odjob!我会帮你的,你一定会奇怪我为什么这么做,但有些事你不去争取就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果,你就理解一下他的艰难,感情迟钝也是难免的事。这胭脂你好好用,你这么貌美的人,擦了会更倾国倾城。等我消息。”
  
      董琳不知怎么走回寝宫的,冬梅看她满怀心事的模样,忍不住开了口“贵人怎么了?可是那皇后为难了你。”
  
      “非但没有为难,还……”
  
      董琳不再言语,她之前怀疑过皇后身份,也因此试探过伏寿,直到她在清宴宫上跳下惊鸿一舞,她这才全然相信对方是伏寿。虽有醋意,但她明白,这个女子心善,不会陷害别人。陛下对她的态度,还有她为陛下彻夜的照顾……董琳原本想如果陛下与她深深情意,她就好好做个深居简出的贵人,只是伏寿今日的话,让她不知所措。这世上还会有把自己夫君推给其他女子的皇后吗?是真心还是假意?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不去争取就不知道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