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有了金手指 > 第22章
“主子,我们的人收到消息,皇上似乎有意将沈静姝赐婚给安郡王。”
  
  “沈家?”叶修垂着眼睑,若有所思,“皇上这是在为叶淮的儿子铺路?”
  
  “可是万一安郡王生的不是儿子,”说话的人顿了顿,“甚至万一安郡王根本不能生呢。”
  
  沈静姝身份贵重,就算对象是叶淮,这种明知道会守活寡的事怎么也不该轮到她。
  
  “你的意思是?”
  
  “主子,属下怀疑安郡王的身体怕是大好了,”幕僚压低了声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安郡王之前离京就是去调理身体。”
  
  叶修半眯了眼,先前叶淮身体好转能多活个一年半载的事已经确定为真。
  
  如果幕僚猜测也为真,那叶淮之所以不让太医把脉是为了不暴露这件事,看他们为了皇位争夺不休,最后再跳出来嘲笑他们?
  这的确是叶淮做得出的事。
  
  “王爷,我们要不要……”
  
  叶修抬了抬手,“还是那句话,就算他长命百岁,也轮不到我来着急。”
  
  比起皇位,他更愿意看某些人作死。
  
  “华欣又去燕郡王府了?”
  
  “是。”
  
  “嗤,蠢货,”叶修冷冷一笑,“你说如果华欣知道叶昭有意娶永安为郡王妃会怎么样?”
  
  谁能相信,千金之躯的华欣郡主会喜欢上自己的堂兄呢。
  
  叶修嘴角勾起,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现在比较希望叶淮能活得更久一点,这样才能替永安报仇出气。
  
  ……
  
  五月的天,往年已经有了难耐的热意,今年却还凉爽得紧。
  
  车队停在公主府门前,门房的人进去通报。
  
  之前叶淮说过要带盛清欢去他的别院玩,因为宫宴的事耽搁了,便约到了今日。
  
  叶淮站在马车边,不多时就看见玉冠束发一身男装,俊俏得像是哪家娇养的小郎君的盛清欢,以及她旁边那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盛清乐。
  
  哦,他忘了,现在清欢身边多了个拖油瓶。
  
  “王爷,”盛清欢笑眯眯的看着叶淮,“清乐想和我一起去,您不介意吧?”
  
  盛清乐仰着脑袋,笑得乖巧,仿佛在说我很听话。
  
  “当然不介意,”叶淮咬牙微笑,“上马车吧。”
  
  “可能还要等一会儿。”
  盛清欢话音刚落,街头转角就出现了几辆马车以及一队护卫,浩浩荡荡的朝他们驶来。
  
  马车停在他们旁边,柔嘉、华欣、佳欣、叶昭、叶修、叶鹤分别从马车中走出来。
  柔嘉最先下车,她走到叶淮面前,目光深深。
  “听说你要带永安去别院玩,我也好久没有出城了,不介意一起吧。”回头看了眼其余人,“人多比较热闹,我就把大家都叫上了。”
  
  晨风微凉,叶淮的表情也很凉。
  盛清欢咽了咽喉咙,心虚得厉害。
  
  “你看什么?”
  
  “没什么,”盛清欢放下车窗帘子,遮挡住马车外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叶淮,侧首问柔嘉,“公主,你怎么想起请他们几个来?”
  
  若没有他们,她就不用担心叶淮生气了。换成是她,突然多了这么多不喜欢的人也不会多开心。
  
  柔嘉面色几不可察的僵硬了一下,她会找这么多人来的理由很简单,她怕她一个人对上叶淮会露怯。
  
  “就是觉得人多热闹,”车窗帘子飘起,柔嘉瞅到叶淮的身影,秀眉一拧,想到她非要跟来的原因,压低了声音,正色问,“永安,你给我说句实话,叶淮他是不是喜欢你?”
  
  叶淮不是个人,盛清欢不会说话,身体又不好,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得了,到时候伤心的是姑祖母,为难的是她的父皇和皇祖母。
  所以在得知叶淮要带盛清欢去别院后她就不要面子的跟了来。
  
  想想她这个公主当得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连堂兄的事都要操心。
  
  “啊?”盛清欢一脸懵的望着柔嘉,显然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有吗?”
  
  柔嘉眉头不松,反问,“没有吗?”
  
  盛清欢见柔嘉这么严肃的模样,认真想了想,还是觉得是柔嘉误会了。
  
  叶淮说了他是因为她在桃花山上叫醒了他所以才会因为感激对她好。
  
  柔嘉神情凝重,若没有,以叶淮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带小姑娘去别院玩,除非他转性了,但可能吗?太阳又没有从西边出来。
  
  柔嘉越想脑袋越乱,随口问,“如果不是这样,那你说他为何会单独对你好?”
  
  “嗯……”盛清欢默了默,蓦然一笑,“也许是因为我好看吧。”
  
  柔嘉眼睑抽了抽,一言难尽的看着盛清欢。
  
  不,她现在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某些事情上臭味相投,叶淮惺惺相惜,所以才会对盛清欢好。
  
  柔嘉顿感心累,一句话也不想再说,大半个时辰的路程,她要好好睡个回笼觉。
  
  柔嘉阖目睡了,清乐在外面跟着护卫骑马,盛清欢再次拉开车窗帘子往外瞅。
  
  今日天气不怎么好,阴沉沉的。
  
  柔嘉和叶淮一起长大,肯定是很了解叶淮的,所以叶淮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了她了呢?
  
  如果是真的喜欢上她了怎么办?盛清欢心下暗忖,以叶淮的受宠,只要不死,妥妥的是以后的新帝,她对成为皇帝妃子这件事可是半点兴趣也没有。
  
  想着想着,盛清欢自己也睡了过来,再次醒来时马车已经停下。
  她揉了揉眼睛,马车里只余她一人,掀开车帘子,是在一个宽敞的院子里,彩云侯在外面。
  
  “小姐,彩月带少爷出恭去了,”彩云将盛清欢扶下马车,“其他人去散步了,安郡王见您睡得香就不让我们叫醒你。”
  
  盛清欢深吸一口山间新鲜的空气,清醒了不少,“安郡王在哪?”
  
  她话音刚落,叶淮就出现在院子门口并朝她走来,“睡醒了吗?”
  
  看脸色不像是在生她气的样子,盛清欢微微舒了口气。
  
  彩云垂首往后退了退,心头感慨,安郡王对她家小姐可是真真好,若不是命短的华,和她们家小姐就是郎貌女也貌,般配得紧。
  
  盛清欢迎上去,忐忑不安的望着叶淮,小心翼翼的问,“王爷,你生气没有?”
  
  叶淮凝眸,小姑娘咬着嘴角,白齿红唇,澄澈明亮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可怜又可爱,让人不忍心对她生气。
  
  叹息一声,叶淮道,“没有生气。”
  
  “真的吗?”盛清欢眼睛一亮,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真的,我只是有点惊讶,”叶淮引着盛清欢往外走,“是你邀请的柔嘉吗?”
  
  “不是,”盛清欢摇了摇头,神色讪讪,不太有底气的解释道,“那日在宫里我偶然在公主面前提起了这件事,公主便说一起去,我也没想到她会找这么多人来。”
  
  叶淮嗯了一声,他记得柔嘉还比清欢大一点。
  这么有空闲,看来柔嘉是时候成亲了。
  
  见叶淮不生气,盛清欢有了精力打量周围。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别院,不如说是一个小的行宫,奇花异草,亭台楼阁,多不胜数,周边山峰绵延不绝,巍峨壮观。
  
  盛清欢想起柔嘉在马车上问她的话,她侧首,看到叶淮的侧脸,好看的人果然无论哪个角度都好看。
  
  感觉到盛清欢的目光,叶淮扭头,“怎么了?”
  
  盛清欢犹豫了一下,直截了当的问,“王爷,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叶淮愣了愣,哑然失笑,“你怎么会这么问?”
  
  盛清欢很诚实的把柔嘉给出卖了,“公主说你如果不是喜欢我是不可能对我这么好的。”
  
  又是柔嘉,叶淮决定今天回去后他就进宫,和皇上商量商量柔嘉的婚事。
  
  “你别听她的,她一天话本看多了就会胡思乱想,”如柔嘉嫌弃叶淮一般,叶淮也挺嫌弃柔嘉的,“至于我为什么会对你好,你知道的,当初在齐州,若不是你,只怕我现在都成一堆白骨了。”
  
  盛清欢歪头,“只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叶淮轻笑,牵起盛清欢的手腕继续往前走,“你也知道我自小没了母亲,又因为中毒而身体孱弱,看见你就像看见另一个我一样,所以我就不自觉的想对你好。”
  
  这是什么理由,不过只要不是因为喜欢她才对她好就行了,具体什么理由,一点也不重要。
  
  “幸好啊,”盛清欢眉眼一弯,露出庆幸不已的表情,“我还担心王爷您真的对我有男女之情呢。”
  
  叶淮一听觉得不太对,清欢为什么这么庆幸,难道被他喜欢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吗?
  京城多少姑娘想得他一个青眼,想不到清欢小小年纪脑袋就不好使了。
  哦,他忘了,清欢一直都很笨。
  
  似乎看出叶淮所想,盛清欢笑盈盈的道,“王爷以后定然是贵不可言,我这人比较占强,不喜欢和其他人分享,所以不适合进宫当妃嫔。”
  
  盛清欢轻松一笑,“好在王爷您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叶淮深深的看盛清欢一眼,说这么多都是借口,还不就是不喜欢他么。
  她前两天才夸了他好看。
  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女人的嘴也没好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