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冥记 > 第880章 血甲人再出动

  父皇告知了自己真相,想必是去帮牧翼了,他自始至终都没询问其他的事,但从每次的对目中,都能看出他的关心。
  “殿下,不,公子,我们现在怎么办?”幽獓兴奋问道。
  这可是猎杀游戏啊,是随着国主,殿下,以及又一名自家中级战师的新国主打拼的时候了,怎么能不激动。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老国主还是一如当年的厉害啊。
  “你说呢,既然是自家人,当然是要帮了,许海的命,我也要!”
  苏言说完后,眼睛缓缓闭起来,下一刻一睁眼,五十九位神帝全都出现,看着他们泛光的眼睛,想必也渴望很久了。
  “这是一场新的猎杀游戏,换上血衣侯的衣服,我们血甲人再次出动了,全面灭杀所有人,你们没听错,是所有人,但是,白衣的这一块,修为在仙皇层次以及以上的都放过,保留云肖神国的基本力量在就行。”苏言直接下达命令,众人立马换上血衣侯的衣服,带上面具。
  很残忍的一件事,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否则,会引起以后的探查,太过偏向云肖神国反倒是不利的,至于那些底层人,既然进入到了这里,想必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你们所能期盼的,就是别遇见我们。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复仇者,万次轮回啊,那些人当年抛弃古臻国的,甚至打压的时候,就已经没珍惜的可能了。
  “是,公子!”众人单膝跪地,五十九位初级战士,每五人分成一组,联合作战,如果遇见了超过对方修为的,立马撤退,甚至紧急发消息,苏言会将他们回收到神格内。
  而他和幽獓和风,也是缓缓换上血衣侯的铠甲以及服饰,遁入云雾中,消失不见……
  外界,所有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个新晋八级神国的自相残杀,诸多黑白名单不断急速闪烁,然后彻底灰败,消失不见。
  就目前而言,大乾神国存活的人数比较多一些,也有一些人开始暗自下赌注赢比赛了。
  因为云肖神国的牧翼总给人一种不易接近的阴沉感,所以大家都不喜,把这次胜利的希望押注在了大乾神国上,就目前而言,最起码大乾神国的人数占据绝对的优势。
  而在上面,黑木国的国主郎旌早就根据许海大人的爱好,给他找了两个极品的姐妹花,许海在旁边左拥右抱,上下其手,惹得两女嗔怒不已,许海更是哈哈大笑。
  郎旌则在一边赔笑,一边看向光幕,无论那边赢了,自己都得表达足够的善意,日后都是同阶,守望相助才是正事,这段时间太不寻常了,已经连续两名天诺神国的不死战士陨落,还是彻底的死亡。
  真不知道这突然涌出来的血甲人到底是哪方势力,人数又是多少,他们的领导人修为又有多高,但看得出来,是与天诺神国对立的。
  说道血甲人,今天不知为何,有些心惊肉跳的,但看了看旁边的许海,他的心又放了下来,今日高手齐聚,光是中级战师都有四名,而且两个七级神国晋升,请求天诺国人当仲裁者也是惯例。
  咦?
  就在这时,郎旌不经意的一看,突然发现,光幕上的名单近乎在同一刻,大片的名单消散,一下子扩散出了很大的空白部分,双方都有,这是遇见妖兽了还是团战给团灭了?
  其他国的观战着每次随着双方人数的消亡都一惊一乍的,毕竟他们可是押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半之多,云肖神国已经只剩下了三百六十二人,大乾国三百五十六,人数倒是差不了多少,就看剩下的时间有多少人能走出来吧。
  哗!
  下一刻,又有大批的人同一时刻死亡,双方直接剩下了两百多人,郎旌一脸的疑惑,反倒是许海,在一个女子的屁股下拍了一巴掌,然后伸着懒腰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
  “这样子才有意思嘛,果然还是动手了,就让我来会会你这只潜藏的大鱼吧,”许海笑道,这让的郎旌一脸的吃惊:“大人,有人混进来了?”
  “是呀,还是一位中级战师呢,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深,却不知,在本座眼里,犹如黑夜中的烛火一般,不过倒是高明,如果不是修了那门神通的话,还真发现不了,放心吧,小意思,去去就回!”许海说完,身形一动,便是消失在了凌云渡中。
  郎旌则皱着眉,一位中级战师,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鱼铤而走险,是哪一方的?知不知道这是找死的行为,这下倒是有趣了。
  胜利的一方自己交好,失败作弊的再求情,又是欠自己一个人情,真好。
  与此同时,双方已经进入了胶着状态,虾米们都清理干净了,都剩下了一些初级中级乃至高级的战士了。
  到目前位置,血甲人一方倒是没什么损伤,凡是见过他们的基本都死了,双方汇聚,苏言将所有的人都收入到了神格世界内,对于此次之事,他很满意。
  只是刚收了进去,准备和幽獓和风再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大乾神国剩下的两百来人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猛然自前方响起,紧接着,一道恐怖的气浪直接翻卷而来,将周围无数的巨木拦腰折断,云雾消散,妖兽逃跑。
  苏言三人立马隐匿身形:“看这股波动,应该是中级战师的对抗了,难不成牧翼已经和曹钧开始正面交手了?”
  “很有可能,毕竟时间只剩下一半了,又因为自己血甲人的加入,将整个进程给推的前进了许多。”幽獓道。
  “同意,这股气势极有可能是两人,而且距离咱们这里很近,公子,我们要去帮忙吗,毕竟牧翼是国主留下的暗子,自己人,不能让曹钧那家伙给赢了的。”和风看向苏言。
  苏言沉默,这不能帮啊,两个国主是不可能自相残杀的,而且都各有手段,时间又少,就算拖也能拖到时间结束,如果自己帮忙的话,岂不是暴露了自己一方作弊,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反倒是帮倒忙了。
  就在苏言沉吟之际,西北方向,也是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那恐怖的气势,似乎也是两个中级战师,这让的苏言三人脸色顿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