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抢了前夫的暗卫 > 第八章
天色慢慢暗下去,太阳也没有午时那么热烈了。
  
  苏湘湘脱了绣鞋,把已经沾满泥泞的鞋放到走廊上面,自己坐在廊沿,晃荡着双腿,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谣,等着九七回来。
  
  她之前让九七给苏晏递了信,苏晏今儿早上来找过她一次,但是她昨天晚上哭了半宿,睡得太晚,结果一直没起。
  
  苏晏见她睡得香甜,也没舍得叫醒她,正好他今天也有事,想了想,便留了个纸条,说等晚上再来找她。
  
  不过反正苏湘湘也不急,毕竟她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成天没事儿干,闲的发慌,就差蹲在墙角扒墙皮数蚂蚁了。
  
  当院门被推开,九七扛着浴桶进来的时候,苏湘湘惊喜地欢呼了一声,也不嫌弃地上脏,赤着脚径直迎上去,“九七,你竟然真的弄来一个浴桶。”
  
  她拍手笑起来,笑声如同一串铃铛,清脆悦耳。
  
  九七听在耳里,心里也跟着她一同快活起来,情绪也随着她的笑声软下来。
  
  他点点头,把浴桶放到廊下,转向苏湘湘,却猝不及防被她吓了一跳——她靠得太近了,因为身高不够,便踮着脚来瞧他,像是他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九七垂了眸子,稍稍往后退了一些,要是他再靠近些,两个人便要碰上了。
  
  苏湘湘仔细打量他,眨眨眼,“九七长这个样子吗?”她伸手想去碰碰他的脸,眼中满是好奇,“还是易容过的?”
  
  九七后退一步,让她的手落了个空,垂下眼睛看她,“这是面具。”
  
  苏湘湘却越发好奇,扶着他的肩,踮脚盯了半天,仔细看了又看,发现脖颈的皮肤确实要更加苍白一些,最后尝试着去跟九七打商量。
  
  “那我就碰一小下。”苏湘湘以为九七怕她给弄坏,还特意拿两根手指比了比,以显示她绝不多碰的决心。
  
  “就用一根手指碰一下。”
  
  她自从来了苏府便一直被拘在这院子里,对外界的认知仅仅限于几年前那模糊的记忆,以及小厮侍女的谈话。
  
  对于一切她不了解的东西都抱有好奇心。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这样的面具,自是觉得好玩。
  
  九七却不想让她探究,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怕吓到她——他往常是不在意这些的,却唯独怕她介意。沉默了半晌,侧过脸去看院子里的树,小声转移了话题,“小姐要现在沐浴吗?”
  
  语气生硬,而且还移开了视线,一看就是心虚了。
  
  苏湘湘一听便知道,但还是顺着他的话点了头,她仰着头看他,拉着他的袖子:“那九七你帮我去提水。”
  
  浴桶被放在了绘着水墨画的屏风后,九七提着两只水桶一趟一趟地把水倒进去,苏湘湘就趴在桶边试着水温。
  
  九七最后一趟回来的时候,苏湘湘已经把外衫脱了,只穿着衬裙,露出圆润白皙的肩头,头发也放了下来,披散在身后。
  
  见他进来,她也不觉惊慌,只是懒散地把手里提着的木屐放到浴桶旁,也不知是抱怨还是撒娇道:“九七你总是在我面前戴着面具。”
  
  “我又不介意你长得如何。”她不解地看向他,“成天戴着,不会闷吗?”
  
  她上辈子到死都没见过九七的脸,也不知道他样貌如何,最熟悉的便是他的背影。最常见的便是他就不声不响地站在她能一眼看到的地方。
  
  九七闻言,动作顿了一下,却还是沉默着把水桶里的水又倒进去。“小姐再试试水温。”
  
  “刚刚好。”苏湘湘弯腰撩了一下水,起身看着他欲言又止,到底没说什么,只道:“九七你出去的时候帮我带一下门。”
  
  ****
  
  九七把门带上,抱着剑靠在合欢树的树干上,替苏湘湘守着门,他已经把□□给摘下来了,换上了那张青鬼的面具。
  
  里面水声不断,九七想起她最后的神色,心里莫名堵得难受,莫名其妙的,他想。
  
  苏湘湘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身水汽,头发湿漉漉地就出来了,披散在背后,很快就濡湿了背后薄薄的衣料。
  
  她穿着木屐,走起来的时候,一下又一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极有规律,清脆好听。
  
  苏湘湘推开门,侧过头便看到了九七。
  
  此时夕阳西下,将西边的云全部都烧成了一片绮丽的颜色,院子中间那棵合欢树的枝丫在天空延伸,整个天空便显得颇为梦幻。
  
  九七靠在树上,以天空为背景,身影竟然带了些寂寥。
  
  她一只手拎着一条巾子,看见了九七便跳下了游廊,朝他跑了过去,木屐踩在青石板上发出好听的声音。
  
  九七闻声抬头看着向自己小跑过来的小姑娘,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裙,水色薄纱的料子,跑起来的时候裙摆分外好看。
  
  不一会儿便到了他面前,一边小声喘着气一边把手里的巾子递给他,异常理所当然道:“给我擦头发。”
  
  一同被塞到他手里的还有一把牛角梳。
  
  苏湘湘乖巧地站在那里,让九七给她慢慢擦干头发,她才不要自己擦,擦一会儿手臂就酸得不行,上辈子都是九七给她擦头发的。
  
  现在当然也不能例外。
  
  暗卫的手法很是温柔,她舒服地半眯起眼睛,像是被顺毛的猫。
  
  九七垂下眼睛,看着她的发顶,手下越发轻下来,他之前从没干过这样的事情,动作堪称小心翼翼,仿佛对待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生怕把她弄疼。
  
  等他用梳子把苏湘湘的头发给梳顺,她的头发已经半干了。
  
  苏湘湘刚刚洗完澡,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待九七给她收拾完,心情也愉悦起来,说话时的语气都欢快起来。
  
  “九七我明天也想用浴桶洗澡。”她站在戴着青鬼面具的暗卫面前,整个人柔软得像是一朵蒲公英,而这朵娇气的蒲公英正踮起脚拍了拍暗卫的肩。
  
  苏湘湘敏锐地察觉到九七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想了想,便出声问他:“九七你还在想面具的事情吗?”
  
  九七被她忽然的打岔问住,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只见小姑娘眨眨眼,出声安慰他,“我既然不介意你长得丑,自然也不介意你戴面具的。”
  
  暗卫沉默了一瞬,心道他若是摘了面具,往街市走过一遭不知有多少闺秀跟小媳妇偷偷看他呢,在她这里直接被定性为丑了。
  
  还没等他腹诽完,小姑娘又踮起脚尖,在他面具上印上一个吻——像是为了证明她真的不介意一样。
  
  暗卫愣了一下,藏在面具下的脸神色有一秒的怔松。
  
  苏湘湘把巾子从他手中拿过来,叮嘱他,“待会儿苏晏就要来了,你不要待在院子里了,小心被他看到。”
  
  九七沉默着点点头,心神却飘到了其他的地方。
  
  若是没有面具,那么她吻的就是他脸颊左边,靠下的位置。
  
  想到这一层,他耳尖忽地红了起来。
  
  ****
  
  苏晏晚上来的时候还提着食盒。
  
  他给苏湘湘带了饭菜,他知晓她被关禁闭的时候怕是吃不好的。之前也有心多来照拂她,但是他在府中的时间不多,大多数时间是在书院待着,鞭长莫及。
  
  加上苏湘湘之前对他都没什么好声气,把他列为比苏婉筱稍微不那么讨厌一点的人,他也识趣,便少来碰她的壁。
  
  苏晏往常是连苏婉筱那小姐脾气都不伺候的,更不会迁就苏湘湘。
  
  要不他娘亲叮嘱过,要仔细护着这个妹妹,他才不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如今看来,这个妹妹也算是懂些事了,知道谁是对她好的了。苏晏颇为欣慰,还特意给她多带了些糕点,小姑娘嘛,都喜欢这些东西。
  
  活像是女儿终于听话了的老父亲。
  
  苏·老父亲·晏此时还在想着既然苏湘湘听话了,那么应该也能听进去他的劝,放弃跟淮南王的婚约了吧。
  
  毕竟这件事情整体都透出一股子不对劲来,外面的流言起的莫名其妙,而对于这个婚约淮南王既不推拒,也不澄清,还是与苏婉筱照常往来。
  
  全部压力都给了苏湘湘。
  
  就是看着他妹子傻,没什么见识,来糊弄他妹子。
  
  哼,当淮南王是什么好东西,心思阴沉恶毒,一看就是狼顾短命之相。
  
  但是苏晏没想到苏湘湘还是一口咬死了不退婚。
  
  小姑娘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坚定地向着苏晏摇头,表示她才不退婚。
  
  苏晏给她带来的饭菜是四菜一汤,三荤一素——水晶蹄髈,馏鸡脯,红烧鲤鱼,小炒青菜,外带一道排骨炖玉米。
  
  全是苏湘湘她喜欢吃的,一看便是苏晏特意吩咐小厨房做的。
  
  苏湘湘已经半个月没见点儿荤腥了,此时就像见了耗子的猫,眼睛都放光。
  
  没人教过她规矩,她吃起来并不秀气,但是也不狼吞虎咽,像是护食的小猫,颇为可爱。
  
  苏晏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她,“你嫁过去也过不了好日子的,淮南王非你的良人。”
  
  苏湘湘点点头,把一棵青菜“咯噔咯噔”吃掉,咽下去后才开口:“我知道嘛,我又不想嫁给他。”
  
  苏晏这才松了一口气,“哗”地一声打开折扇,摇了摇,“这才对么,也不是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的。”
  
  “那我明日便替你向圣上禀告退了这个婚约。”
  
  “不行。”苏湘湘摇摇头,“我不想嫁给他,但是现在也不能退婚。”
  
  苏晏皱着眉头,一点也不明白他这个妹妹想的什么,甚至还有些烦躁:“为什么?”问话的语气也开始不耐烦。
  
  “你既然不想嫁顾长青,为何还坚持不退婚?”
  
  苏湘湘偷偷看他一眼,非常听训似的,把碗筷放下,低下头以表示自己正在反省,瞧他不注意又悄悄给自己塞了一块儿蹄髈。
  
  然后又低下头去反省。
  
  如此往复两三次之后,苏晏叹了口气,把那盘蹄髈往她那边推了推,而后深吸一口气,把情绪平复下去,尽量和颜悦色的跟她说话:“你知道苏婉筱跟淮南王两个人正在纠缠不清吗?”
  
  苏湘湘乖巧地点点头,颇为得意,“我还知道他们纠缠好久了呢。”
  
  既然知道就给老子老老实实退婚啊!
  
  苏晏只觉得自己额头一跳一跳的,被苏湘湘这话气得不轻,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告诉自己不能生气,好不容易跟这丫头关系缓和一些,可不能前功尽弃。
  
  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大悲咒的开头,觉着自己身后都佛光普照了,而后才转头对着熊孩子轻声细语:“那你为什么不退婚呢?告诉哥哥,哥哥替你解决。”
  
  苏湘湘被他这语气渗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犹豫了一下,小小声道:“如果说,我想要份嫁妆再退婚,哥哥你会生气吗?”
  
  苏晏微笑着点点头,“当然不生气啊。”而后面色狰狞起来,直接暴起,拽过椅子拎着就朝苏湘湘去了,怒喝:“你给爷过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九七就在外面的合欢树上待着,靠着树干坐着,透过窗户,将兄妹两个的举动都看在眼里,他懒散一笑,忽地想起什么,将面具取下来,拿在手中摩挲了半晌。
  
  左边,靠下的位置。
  
  月光将他的身影拉扯得长长的,和着被风摇动的树影,凭空多了几分寂寥。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屋子里的兄妹两个才安静下来,房间里已经乱成一团了,两个人都没力气闹下去了。
  
  苏湘湘坐在地上,裙摆沾染了灰尘。委委屈屈地抬头喊了苏晏一声“哥”,她伸出手,“拉我起来嘛。”
  
  苏晏瞥她一眼,到底还是给了她一只手。
  
  苏湘湘这才笑起来,傻里傻气的。苏晏一见,冷笑一声,立刻松了手,然后看着又被摔在地上的苏湘湘一脸懵地抬头看他。
  
  似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做,苏湘湘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伸出手指着苏晏,颤颤巍巍半天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偏生苏晏这厮还不依不饶地伸出手来,又把她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头发给又揉了几遍。
  
  一边揉一边恶狠狠道:“还收了嫁妆再退婚?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啊?”
  
  “不然我没办法嘛。”苏湘湘苦着脸,她要是退婚,淮南王肯定会把九七叫回去啊,她又不能没有九七,就只能先拖着。
  
  反正只是订婚而已,成婚还早着呢,大不了就逃婚。
  
  “要不……”她眨眨眼,“我再多收些?”
  
  苏晏:“……”
  
  ****
  
  好不容易把苏晏那里糊弄过去,苏湘湘只觉得身心俱疲,看了乱七八糟的房间,更觉得头疼。
  
  她叹了口气,趴在窗户边上,找九七的身影,许是知道她在寻自己,暗卫拨了拨手边的枝叶,弄出些微动静来。
  
  苏湘湘循声看去,一眼便找到了九七,稍稍高兴起来,小声喊他的名字,又召他进来。
  
  “我累得很,九七你替我梳梳头发。”刚刚她的头发被苏晏弄乱了。
  
  苏湘湘软着声儿,往后退退,让出个空当,让九七能进来,“你不会梳发髻,给我编个麻花辫就成。”
  
  暗卫悄无声息地从树下落地,待她坐在梳妆台前,便替她解发髻,细细梳开,轻声跟她道:“这都要睡下了,还是直接散开吧。”
  
  “我忘记了,都怪苏晏,被他气糊涂了。”苏湘湘把铜镜放正,通过镜子看身后的暗卫,弯了弯眉眼。
  
  九七跟她在镜子中触上了视线,他装作不经意地移开,冷硬的青鬼面具下不知神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