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门江湖 > 第二百五十四章丐帮长老

  完颜鸿站在大路中间,他面前站着一个和尚。和尚,在这时代几乎就没有什么好名声。却又有很多人剃光了头,穿上了,那本就单薄的衣裳。修行是一回事情,活着是另外一回事。“竟然敢背叛我。”和尚说着话时候眼睛都没有睁开。完颜鸿只是一阵冷笑,对于这和尚他是比较害怕的,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加入魔宗。“现在还是一样,看你怎么选。”和尚睁开了眼睛,完颜鸿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这人的本事太好,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本钱。和尚说话时候眼睛一直都盯着完颜鸿:“背叛一次,就有第二次,你认为那女人会原谅你。”。和尚当然知道这话说了完颜鸿会生气,不过这本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完颜鸿听着这话,眼睛里全是血光,那一场屠杀真的太过于可怕,他这样的**湖都感觉到自己身上在发抖。江湖杀人,根本就比不得战场杀人,那人是一排排倒下,一排排又冲了过来。完颜鸿每次想起这画面都会害怕,都会觉着自己眼前一片血红。
  “哈哈,就是知道背叛的可怕,因此你让我选的路我都不会走。”完颜鸿已经被折磨得要疯了,自然不可能再背叛谢家。和尚不再说话,反倒是让出了一条道来,让完颜鸿离开。和尚手里的木鱼仿佛又了魔力,跟完颜鸿心跳跳动的节奏差不多,很快完颜鸿就觉着自己心脏快从自己胸口跳了出来。他捂住自己胸口,一步步艰难的朝着前面走着,只觉着每走一步,都会耗尽自己全部力气。和尚站在原地,他没有转身,却也知道完颜鸿在哪里。“你以为死对于这江湖有什么好处,你死了谁来保护谢家。”和尚的话如同一声夏累,击垮了完颜鸿最后一丝理智,他转身,拔出了弯刀,冲向和尚。和尚手里的木鱼停了,完颜鸿也就这样慢慢倒下。完颜鸿紧握着弯刀,眼睛盯着和尚,他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和尚走到他身边,一挥手,出来两个人,拖着完颜鸿沿着道路朝着北边疾驰而去。和尚嘴里还在继续念着,他脑袋里把这江湖的高手都过了一遍,才发现这世界上高手实在太少,能为自己所用的酒更少了。
  “杨洛,杨洛。”和尚嘴里叫着这名字,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这一潭死水,渐渐活了。活了的江湖要好看很多,和尚觉着这样玩着,比栽西域有趣。不过现在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都在躲着自己,这天下之大,要找一个隐藏的人确实没有那么容易。
  一男人靠在竹椅上啃着一个洋芋,他实在不知道这样的午后还能做什么?村里有两户人家正在吵架,说是家里的地被人挖了。这人也懒得听着些,毕竟每天都是这些事情,自己都有些听烦了。“你不去管管啊,你爹又多占人家地了。”女人看着半躺在院子里的男人有些生气。自己家这老头子总是这样,爱占人便宜。“怎么管,从哪里去给他搞块地。”男人吐了口唾沫,继续躺着啃手里的半个洋芋。女人见说了不听,也就没再多说,收了衣服进屋去了。外面的吵闹还在继续,村东头的大树下来了一个和尚。这村子并不大,没有多久功夫,全村人都知道了村口来了一和尚,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闲工夫去看这西洋镜,毕竟自己家里的地还得继续耕种。
  村里的孩子都觉着稀奇,毕竟这村子里可从来没有这么一个怪人来过,都偷偷跑去村口看着怪人。和尚坐在大树下,手里的木鱼不停敲着。躺在椅子上的男人,却觉着有些心烦意乱。“兜兜兜兜”的声音在村口不停响着,那些孩子渐渐也不再害怕,一个个从藏身的地方站了出啦,他们以前很少见到这怪人,都觉着奇怪,在小声议论着。吵架的人见没人听他们吵架了,也跟着大家到了村口。“这和尚看着就不是啥好人。”一大娘斜跨着篮子,看着这脸上有一条刀疤的和尚。“这可是菩萨,不要乱说,小心菩萨怪罪。”村里的一个上了年纪的大爷急忙打断了大妈的话。“菩萨,要是有菩萨,我儿子能死在外面。”大妈说了这话就走了,其他人也只能是低下头不再说话。村里人都有落叶归根的想法,死在外面的人,不管如何都是不吉利的。当然大家也都知道这小子是为大家死的,自然也不敢反驳这失去儿子的母亲。
  “大师,宝刹何处啊。”老大爷颤颤巍巍的走过去,询问和尚来历。“老人家小僧从西域来,多有打扰,请勿见怪。”大伙听了这话都退后了好几步,老大爷来不及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和尚想去扶起这老头,老头急忙挣扎着爬了起来。很快这里的人都散了,只留下村口的树,和扬起的灰尘。和尚见人散了随即坐下,继续敲打着木鱼。“大爷,真是西域的么,那可不是什么好人啊。”一个年轻小伙子扶着老大爷忍不住问了一句。老人全身颤抖,一时间说不上话来。西域的传说,在任何地方都听过,哪里的僧人几乎没有一个好东西。听说他们杀人如麻,却不知怎么就盯上了这么一个小山村了。
  “快,都回去收拾东西,各自逃命去吧。”老爷子坐在村中的石磨上,他不能离开,他要守着这里。“老爷子,往哪里逃啊,这。”一个中年男子实在舍不得自己的家,自己就是逃荒过来的,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又得离开。“命重要,房子重要,咳咳咳,你个混小子啊。”老爷子拿着拐杖敲到着自己眼前这年轻人。年轻人轻巧的避开,随后又跳回来挨了几下。“走吧,快,要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先离开这里避避风头。和尚自然听见了村里嘈杂的声音,他却还是一动不动。直到那个手里握着半个洋芋的人推开了自己家的大门,和尚才起身冲了过去,挡住了这人的去路。
  “李副帮主,怎么想去哪里啊?”和尚的话音刚落,这人就扔出了手里的洋芋,急忙退回家中。和尚并没有给这人机会,而是直接逼近这人,手里的木鱼还在手里,李副帮主手里却多了一根棍子。和尚并不在意这人手里多的东西,手中的小木槌随即出手,李副帮主手里的棍子瞬间断成两截。和尚看着眼前这一脸迟疑的人,脸上还是带着微笑:“你们帮主呢?”。李副帮主这才知道这人是来寻找帮主的,不过他并不知道帮主去了哪里。“大师,你认错人了,小的不知道啥帮主。”李副帮主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身份,不过刚才自己露的一手,已经把他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打狗棒,说你不是丐帮的,没人信”和尚还是一样的表情。李副帮主却觉着自己耳朵疼痛,随后手脚也渐渐没有了知觉。李副帮主知道自己遇见高手了,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他确实不知道杨洛的下落。“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和尚转身时候用脚提起刚才断了的木棍,飞进屋里,随后就听见一声大叫,一个人倒在了门口。李副帮主半天才爬起来,想冲过去杀了和尚,却看见一根竹签直接飞进了自己眼睛。
  “大师杀了人就想走。”老头子轻松的提起磨盘朝和尚砸了过去。和尚飞身一跃避开了这一击,不过还没等和尚站稳,老爷子已经飞了过来,手里的木棍有万千种变化,每一种变化由延伸出十几种变化。和尚手里的木槌,不停的挥动着,破解了这老头的所有招式。老爷子知道这人厉害,不然也不能一招就杀害了自己大弟子。“戴长老,想不到你还活着。”和尚的木槌顶住了老爷子手里的木棍。“哈哈,阿木,你却成了杀人恶魔。”老爷子说完这话,又回到了磨盘上坐着。“戴老头,应该明白,小僧做的事实逼不得已。”和尚不敢低估这人,这些年真正打败过自己的就只有这人,其他人他还真没放在心上。戴老头却摇了摇头,这些年自己一直躲在这山村里,就是为了避开这和尚。只可惜有些事情自己是避不开的,毕竟这和尚还是寻了过来。
  “你我都明白,要真算起来,我才是晚辈。”戴长老握紧木棍说道。和尚看见这老头手里的木棍突然燃起了红红的火苗,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当初自己就是败在这人的阴阳神功之下,想不到今天自己又得面对这人。这时候和尚自然不能退,他知道这人活着始终对自己是一个威胁。不过老头子却并没有继续打斗的意思,只是用力把自己手里的木棍朝和尚扔了过去,和尚只觉着自己眼前一片火海,只能举起手里的木鱼挡住了这一条朝着自己飞来的木棍。这棍子发出的威力,让和尚连续后退了几步,才勉强抵挡住。和尚只觉着自己双手仿佛伸进了火海,只得运用全身力气抵挡住这股热量。村民远远看着一团火光爆起,以为是和尚在烧自己的家,大家看着眼前这一切,都只能是暗暗流泪。本以为避过风头,就可以回去,现在这情况大概是回不去了。和尚感觉自己体内的寒意越来越浓,却还是不能抵抗这一团火的温度,就在和尚感觉自己全身发烫时候,那根棍子却掉在地上,戴老头,口吐鲜血倒在了磨盘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