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负相思便染尘埃 > 080 凋零的暗恋之花

  青春的花朵,总是那么简单,也许只是一瞬间的怦然心动,心头便开出青涩的恋爱之花;
  它又是那么脆弱,或许只是因为一个眼神或是一句恶语,便枯萎凋零,化作年少时的遗憾。
  李思萌的心情格外沉重,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传出来,但没有做过,她并不担心,她沉重是因为陆向南的不信任。
  曾经她给过陆向南无限的信任,哪怕最后她从思易出了局,她仍然没有怀疑过陆向南。
  而如今只是一个流言,他就这般不信任她了,李思萌直想呵呵。
  原来这个就是让她信任,让她心动的男人啊。
  还记得,初见陆向南,是在一个秋天的清晨。
  那个秋天,思易还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就在那个秋阳微暖的日子,一个正当青春的男生走进了思易的招聘室。
  脸庞稚嫩的他没有引起人事部的注意,但是李思萌却注意到了,他脸上的自信、成稳的神情正倔强的抹除着他的稚嫩,他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气质。
  人事部经理看着简历让他做一个自我介绍。
  他没有立即开始介绍,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递给了李思萌。众人惊异他的举动,感觉他就像看穿了所有人,知道这个女孩才是面试的关键人物一般。
  李思萌接过文件,他才端正地坐在人事经理前面的椅子上,开口说了他的第一句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叫陆向南,是一个来让思易上市的男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很自信,很期待。
  这句话里“上市”两个字就像一记重锤敲响了李思萌的心鼓,感染了她的心绪,点燃了她的斗志。
  也正是这句话,让李思萌记住了他的名字:陆向南。
  面试的过程并不长,却让在场的人都思虑了很久,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子,却有着深厚的管理知识,并非纸上谈兵的赵括,而是来自卧龙岗的孔明。
  李思萌快速浏览着陆向南带过来的文件,文件很厚,信息也很重。
  就在那次的招聘中,李思萌直接启用陆向南为思易的总经理,给了他十二分的信任。
  陆向南没有让李思萌失望,他的能力甚至在李思萌的意料之上,她和他一起憧憬着思易的未来,并努力着。她和他成了好同事,也成了好朋友。
  渐渐的李思萌发现,陆向南是一个极其认真细致的人,还是一个会关心体贴人的男人。直到发现原来陆向南对人的温柔体贴是针对她自己的时候,她没想到这个男人默默的关心着她,她的心动了,就像春风化雨滋润了青春的心跳。
  陆向南曾经对李思萌说过:“思易的成功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将来。”
  李思萌也曾对陆向南说过:“思易的上市不仅是我的将来,还是我的自由。”
  为了她和他共同的梦想,李思萌守着心动的秘密,保持着对他的信心,完全信任的一起前行。
  而如今她和他走到了梦想的彼岸,还是这个男人,却因为一个流言,给了她失望、不信任的眼神。那朵开在自己心房里孤芳自赏的暗恋之花,在这一瞬间骤然枯萎,无声的调零了。
  李思萌将手机收进包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个感觉有些舒服,就像是挣破牢笼后的轻松,轻松到让她想抻个懒腰。
  她看了看四周才发现,大家都像是在看她,又不像是在看她。
  她转头向后面看去,发现寒易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边。
  李思萌猜到,寒易尘应该也是知道了消息,可是他的眼神和陆向南完全不一样。
  李思萌在寒易尘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的怀疑,相反他的眼底,尽是担扰与关心。
  李思萌想开口解释点什么,寒易尘却轻轻抓起了她的手腕,带着笑,拉着她,离开了年会宴厅。
  看着寒易尘拉着李思萌出了宴厅,乔薇对身边的陆向南说:“李思萌不是那种人。”
  陆向南也看着他们出了宴厅,回想了一下答道:“我也觉得不是,刚才也只是冲动。”
  被喜欢的人质问,不管事实如何,心里都不会好受,乔薇感慨:“那可真是伤人心啊。”
  “等事情弄清楚了,如果不是她,我会向她道歉的。”
  乔薇看了一眼陆向南,想起了过去的某人,接着说:“真敷衍,你不知道伤口大了,是一定会留疤的吗。”
  陆向南苦笑没有说话,我的心里也有道疤你知道吗?
  朱莉的心口并没有疤,而是一道撕裂的伤口正在淌着血。她看见寒易尘对李思萌的温柔,就像看着一把刀划在了心头。
  她费尽心机散播的结果居然换来寒易尘对李思萌的温柔,完全不在意李思萌有没有做过吗?
  “没想到,公司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李思萌没有形象的坐在天台的软椅上,看着夜空,激动的对寒易尘说道。
  从上来以后,李思萌的心情一下就舒畅了,毫不犹豫的占据了唯一的一个大软椅,悠哉地望着天空,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和她无关一样。
  寒易尘看见李思萌的样子,也放了心,轻声问道:“喜欢这里吗?”
  “喜欢啊,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李思萌伸出手像是想去抓住夜空的星辰一般。
  “这是公司专门给总裁思考的地方。”
  李思萌望着星空,有些羡慕的说道:“做大BOSS就是好,福利都不一样。”
  “以后喜欢可以上来。”寒易尘说完把手里的钥匙放到了李思萌的掌心中。
  李思萌低头看着掌心里的钥匙,欣喜道:“真的可以吗?”
  她是真的很喜欢这里,特别是晚上,在这最高的地方看那漫天星辰,心里不自觉的舒畅了。
  “当然。”
  李思萌看着寒易尘站在一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霸占了他的专属位置。想起来的时候,寒易尘像是看透她的想法,把她按了回去。
  “要不一起坐。”说完李思萌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左右寻了个理由:“这椅子也挺大,哈~”
  这个理由好像还不错。
  李思萌正尴尬,在想万一坐下来怎么办时,寒易尘笑着说:“没事,我不累。”
  李思萌有些气恼,我好不容易才说出来的话,你居然拒绝了,再说了你不累才怪,一晚上就没见你坐下过,一直站在那里应酬,再站下去估计要打颤了。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李思萌伸手一把将寒易尘拉进了软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