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攻略主角 > 第三十五章 证据和说辞相悖

  “实在不好意思啊,里面路窄又有人占道摆摊,进去就不好出来了,麻烦您在这下......”
  花房小区门口,出租车司机对着江离说了声抱歉,开着车远离了这个地方。
  小区环境果然如之前说的那样非常不好,水泥路面坑坑洼洼,老旧生锈的大门歪歪扭扭的敞开,出入人流来往没有任何限制。
  幸好还有路牌,虽然已经很模糊了,但仔细辨认还是能看清楚一些的。
  探明目的地位置,江离踮着脚小心走过一片充满恶臭的水洼,在路边卖菜大妈的指引下,穿过两个楼与楼之间组成的狭窄通道,拨开晾晒在通道中的一件件衣物,终于看到了目标。
  一名职场装扮、身姿窈窕的女性朝他走了过来,三十岁左右,脸上画了淡妆,容貌颇为靓丽。
  尹瑾楠,柳沐瑶给江离委任的资产管理人之一。
  “老板,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叫来了。”尹瑾楠走到江离身前,指了指身后两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和四个肌肉鼓胀的大汉。
  “嗯,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江离对尹瑾楠和余成峰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前者是优秀的工作人员,后者是狗。
  让人等着,江离拨通孙连城给自己的号码,那边似乎在忙着什么,一连拨了几次才有个男人接听。
  “吵吵吵尼玛了个哔吵!谁啊!”
  “你姓刘?”
  “嗯?你知道我?是又怎么样?”
  “你在花房小区这边吗?找你有点事。”
  江离笑着走到2栋楼下,对着楼上招了招手。
  楼下停着辆小货车,有一堆人在忙来忙去的搬东西,整栋楼每层两户,也就是说林芊芊家7号就在四楼,而只有四楼没有晾晒衣服,江离推测这些人搬的东西大概就是从林芊芊家搬下来的。
  “你是谁?”电话中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小哔崽子还穿着校服,找我干尼玛呢!?老子没空!滚!”
  “呵,能看见我,说明你在,对吧?”
  挂断电话,江离面色冰冷的转过头,对着四名安保吩咐道:“去7号房,把一个说话公鸭嗓的家伙给我按着。”
  四名安保齐刷刷点头,高大到足以占据大半个楼梯的身躯直冲而上,紧接着四楼传来几声响动,几声尖叫戛然而止,一名安保从四楼伸出小半个身子朝江离比了个OK手势。
  “走吧。”对着身后三人招呼了一声,江离面色阴沉的走上楼梯。
  四楼7号房的门是开着的,江离招呼安保把几个穿蓝衣服搬家人员清走,踱步来到客厅内。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戴大金链的光头,四十多岁左右,脑袋上一道狰狞的疤痕非常显眼,身体被两个安保死死按着。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江离拉了根椅子坐到光头面前,淡淡道:“我叫江离。”
  “你......你想干什么?”光头大汉不禁咽了咽口水,他的身躯有些颤抖,刚才那四名壮得像牛一样的安保一进来,他就后悔之前骂人了。
  四个人一进来,一个堵门,一个观察,剩下两个分别对里面的人每人拍了一下,他一叫出声就被按住了。训练有素,明显不是一般人家能养得起的。
  啪!
  谁料江离直接给了他一耳光,“我都自我介绍了,你的呢?骂人挺在行,自我介绍不行是吧?”
  光头大汉混了这么多年,不说多有成就,可从来没被这么个毛头小子扇过耳光,怒极之下顾不上周围两名安保,朝着江离怒吼道:“我尼玛......哎呦疼疼疼,错了,我错了大哥,我叫刘海洋!”
  两名安保进来后就保持沉默,但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刘海洋身上。没等他暴起,按在肩膀上的手对准凹陷处,使劲勾了勾。
  江离之所以叫安保跟着来,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不是要欺负谁,而是让某些傻逼心平气和下来,这样才好进行谈话讨论。
  摆摆手让安保放松一些,江离继续问道:“林芊芊父母和你什么关系?”
  原来是林芊芊那丫头找来的救星?昨天来了个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冷漠脸妹子,今天又来个大少爷,刘海洋眼珠子一转,回答道:“她爸和我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
  “她家二十年前买房的钱,是问你借的对吧?”
  “是,总共借了四十五万八,结果没多久她爸妈就死了,本来当时就该收房子抵债的,但我看那丫头孤零零怪可怜的,就一直没催还让她继续住着,
  可我最近经济上出了问题,实在没办法周转了,我知道你这种大人物肯定不差钱,如果你有钱替她还了,这套房子我......”
  “等等,当初林芊芊父亲欠了你多少?”江离打断了刘海洋的叙述,眯着眼睛笑了笑,“尹经理,二十年前渡城路花房小区建成时,房价多少?”
  尹瑾楠目光投向手里平板电脑,一会儿后回道:“渡城路花房小区,一部分由当时开发区拆迁户集资建造,另一部分由开发商建造,民居价格1321块每平,商品房价格为1860块每平。”
  “这套房面积多少?”江离又问。
  尹瑾楠这次没有停顿,直接回复道:“根据开发商提供的户型图,这户三室两厅两卫带阳台的格局,每户约125平米,当时并不算公摊面积,所以每户毛坯房算上闲杂费用的价格,大概在17万5千左右。”
  “林芊芊他爸买一套17万5的房,跟你借了45万8?”江离冷笑着看着刘海洋,“这种鬼话都说得出来,你觉得是他傻,还是我傻?”
  “真......真的!”刘海洋慌了,他没想到破绽出在这里,连忙道:“林芊芊他爸当初......赌博,对,他爸沉迷赌博!还借了高利贷!我是他发小所以我什么都知道!真的!”
  江离想了一会儿,伸出手道:“姑且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欠条或者借据呢?”
  “这有份复印件,上面还有指纹,你们可以去检测真假!”刘海洋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补充道:“原件我也可以给你们看,随便检测真假,不过要在能保证公正的地方才可以!”
  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纸条,交给身后两位律师,江离皱着眉陷入沉思。
  因为刘海洋之前的表现,像是说谎想多拿钱的样子,特别是在说林芊芊他爸沉迷赌博的时候,结结巴巴的像刚扯出来的谎言一样。
  可偏偏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刘海洋掌握着欠条,上面指纹签名都有,也愿意拿出原件检测真伪,这样一来林芊芊他爸好像确实欠人家钱。
  说辞和证据非常矛盾,一时之间,让江离有些想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