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冒牌召唤师 > 第四十七章,互相伤害

  这些话,陆承飞憋心里很久了。
  但在青阳城,他不想说,懂的人自然懂。
  不和傻逼争论,这是保持心情愉悦的基本。
  “可是兽潮中妖兽齐出,不只是鬼狐这种暴戾的种族,也不缺少长臂猴啊!”叶子烟疑惑道。
  “对,你说的都对。”陆承飞微笑着点点头。
  你瞧,就是这样,才能保持心情愉悦。
  “来自叶子烟的冒险值+120。”
  “兽潮代表的是某些顶尖妖兽的意志,不服从者死。”刘燕儿忽然开口道:“妖兽之间等级森严,弱肉强食,强者驱使弱者,发动兽潮未必是弱者本意。”
  “所以说,人族和妖兽之间的矛盾,还上升不到个体之间。”
  陆承飞竖起大拇指,不愧是燕儿妞,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叶子烟恍若,但又眉头微皱:“可就算是这样,长臂猴为什么要配合我们呢?”
  “因为主角光环啊!”陆承飞虎躯一震:“本少爷魂武同修,乃是千年一出的绝世妖孽,身怀无上大气运,将来必定君临启武大陆,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妖兽六感敏锐,必定是察觉到本少爷身上隐约间弥漫的王霸之气,这才言听计从……”
  陆承飞侃侃而谈。
  叶子烟脸色渐黑。
  就在这时,刘燕儿忽然问道:“几瓶灵酒?”
  “三瓶……瓶什么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承飞一脸茫然真诚看着刘燕儿。
  “来自刘燕儿的冒险值+98。”
  看着公告栏闪过的公告,陆承飞就知道叶子烟这妮子,冒险值已经被他给刷爆了。
  刷到+999了。
  真不容易啊,堂堂青阳堂少堂主,为了冒险值装疯卖疯狂扎心,想来老阿姨是能体谅他的。
  陆承飞感叹道。
  但就在此时,耳边传来叶子烟的惊呼声。
  下意识望去,却见魏风光举着五尺青锋,朝哀嚎的鬼狐王捅去。
  这一剑,干净利落。
  这一剑,鬼狐王再无声息。
  鬼狐王身死,魏风光蹲下,伸手探入鬼狐王躯体,一进一出,手中多了颗近似透明的晶石。
  是兽晶!
  罕见的一品兽晶。
  “哈哈哈,有这兽晶,本少爷的幻元诀突破有望!”魏风光仰天大笑。
  笑完之后接着笑。
  然后他总算是看到陆承飞那危险的眼神。
  “陆承飞你这是什么眼神?无主之物有缘者得之!”魏风光警惕看着陆承飞三人:“这鬼狐王的尸体,就留给你们了,别得寸进尺啊!”
  为避免内乱,在出发前先天大佬已经立下规矩,狼烟山的机缘有缘者得之,杀人夺宝是绝不允许发生的。
  否则就是和城主府,还有各大势力作对。
  出于人道主义,吃到肉的,最好还是给别人留点汤水。
  魏风光觉得自己够意思了,鬼狐王尸体都留给陆承飞他们,要知道这能凝聚兽晶的一品后期妖兽,它们的尸体,放青阳城可是千金不换。
  设计鬼狐王,最大的功臣可是他的辣鸡。
  魏风光拿得心安理得。
  也必须拿到手,没错,这鬼狐王的兽晶他势在必得,本来还想请柴伯出手,但因为某些原因,他魏风光不得不亲自出场。
  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些功夫,付出更多的代价,没想到轻轻松松就拿到手,省去一番功夫。
  “对对对,魏少爷说得对,有缘者得之嘛。”陆承飞大笑点头道:“魏少爷不要紧张,我们现在还是朋友,我陆承飞怎么会对朋友出手呢?”
  “你是不是想出剑?”魏风光警惕看着陆承飞。
  “没有的事,我陆承飞从来就不用剑的。”陆承飞解释道。
  话音未落,哐当一声,材质相当感人的扳手掉在陆承飞脚下。
  “哎呀,这玩意是谁丢在这里的?还挺趁手?”陆承飞捡起来,挥舞两下,呼呼作响,然后一脸认真看着魏风光:“本少爷不是个暴力的人,青阳城提起我陆承飞,谁不竖起大拇指夸一句“居家好男儿”?”
  “真的,我们不会动手的。”陆承飞微笑,温文尔雅:“走吧,我们可以带你去很多地方,那里还有漂亮的小姐姐哦,还有更多的机缘呢!”
  陆承飞尽量释放着自己的善意。
  “狼烟山核心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安全。”魏风光摇头晃脑道,隐约间,他总感觉陆承飞的扳手在瞄准他的大脑壳。
  这是很危险的讯号。
  “那还真是可惜了。”陆承飞耸肩惋惜道:“我们有完整的地图,哪里有好东西,一目了然呢。”
  “不需要,谢谢。”魏风光警惕看着陆承飞,招呼着哈风犬过来,就要骑狗远遁千里,潇洒离开。
  只是徒然间,魏风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是了,是哈风犬,太安静了,太老实了!
  那变化无常的脑回路,是不允许它们这么老实的!
  果然下一刻,哈风犬载着魏风光,朝着陆承飞的方向狂奔而去。
  真·人头狗!
  ……
  我是哈风犬,刚刚本哈看到主人在一只狐狸肚子里掏啊掏的,那一刻本哈就知道了……
  本哈的家道已经沦落了吗?
  从小麻麻就教育本哈,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本哈决定了,这次要让主人吃顿好的。
  本哈已经从那个人族少年身上闻到食物的味道,这也是个极好的人,之前还拿很多吃的给本哈。
  虽然不知道当时这个人族在说什么,但有困难,找他,准没错!
  嗯,就算这个人族少年提出要本哈臣服,本哈也会带上现在的主人一起过……
  啊咧,主人呢?
  哈风犬震惊了,黑白分明的狗眼看着从它背上跳开的主人,飞快跑了。
  是了,主人一定是去找吃的。
  听说人族还有尊严这种东西?
  尊严是啥?能吃吗?
  哈风犬趴在地上,思考人生,表情安详。
  ……
  魏风光表情狰狞,都是陆承飞这狗东西,现在竟然沦落到连狗都背叛他……
  侮辱,这是莫大的侮辱!
  “陆承飞,这都是你逼我的!”魏风光咆哮,手一甩,一颗明晃晃的珠子脱手而出,如流星般袭向身后追来的陆承飞等人。
  陆承飞等人一惊,急忙暴退。
  暗器?毒物?这是狗急跳墙了啊!
  忽然间,陆承飞想到那股曾经在他经脉中作妖的阴煞之气。
  下意识的,陆承飞脚步一错,挡在刘燕儿身后。
  只是下一刻,那如流星袭来的暗器,有贱贱声音传出来。
  “燕儿妞,需不需要本少爷出手呀?”
  “快跪下!”
  “快点跪下叫爸爸呀,毕竟虎毒不食子啊!”
  “哎呀呀,以前都是叫我承飞哥哥的,现在连名带姓的,几天没见,都变生疏了呢。”。
  “其实以前没外人的时候,你也会叫我爸爸的。”
  陆承飞身形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