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劫 > 第150章 躺赢
    “心软?”随心赶紧摆手:“不会不会。”
  
      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可是连人家为什么针对她都不晓得。
  
      心软?她像是那样好说话的人吗?
  
      报复或者谈不上,但至少她要明白个缘由。
  
      若是思溪不愿意说,她不介意狐假虎威一次。
  
      随心的反应太过迫切,鸿筹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他眯着眼睛说:“既然如此,那就交给我们了。”
  
      两人聊天的功夫里,安澜在旁边折了跟枯枝在地上画出道线来。
  
      “安澜学长,你这是做什么?”有人不解地问。
  
      “没什么,”安澜回道:“你们之后不要离开这个范围,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众人心声:“可是不离开怎么打怪?”
  
      原来安澜画的那道的线正好把通往峡谷的路给截断了。
  
      安澜笑了笑,他朝鸿筹扬了扬下巴交代道:“替我看着哈。”
  
      “好嘞。”
  
      鸿筹双手抱胸直接拦在了众人面前,而他身后则是逐渐远去的安澜。
  
      “鸿筹学长,安澜学长这是准备单挑?”一男同学不敢置信地问。
  
      鸿筹的眉毛挑了下问:“难道安澜做的还不够明显吗?”
  
      “不是不是!”该男生立刻摆手,他解释说:“就是有点受宠若惊。”
  
      鸿筹在他肩膀上拍了下,笑说“准备躺赢吧。”
  
      他接着又大声道:“大家该聊天的聊天,该培养感情的培养感情,只要别进去打扰到安澜,一切随意。”
  
      随心没见识过第二轮,但看众人的反应,她知道自己真的是撞大运了。
  
      第三轮见,隐隐有些期待呢怎么办?
  
      随心在湖边挑了处地方坐下,不一会儿鸿筹也跟着过来了。
  
      他随意地问:“随心,你看我怎么样?”
  
      随心的眼睛立刻睁圆了,她想了下说:“鸿筹同学风流倜傥,言语幽默……”
  
      望着随心严阵以待、绞尽脑汁的样子,鸿筹直接摆了下手把她打断,“我有万千好,就是跟你不合适呗。我都懂!那你看安澜怎么样?”
  
      “安澜同学,”随心拖长了语调,以便自己可以想到夸奖的词,“他法术高强,天赋异禀……”
  
      鸿筹继续打断随心,他无奈地说:“还是不合适呀?安澜可是我们几个里头最出众的了。那你喜欢什么类型?还有几个不在这儿,你先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随心不好意思地咳了下,鸿筹太过直接,她还真有点不适应。不过看鸿筹毫不在意的样子,显然他们估计也只是为了完成毋农老师布置的任务罢了。
  
      我无心,君无意,如此一来再好不过。
  
      随心道:“鸿筹同学,既然你如此诚恳地与我交心,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鸿筹笑吟吟地说:“你放心,我都懂。那我们今天就带你好好玩下,尽一尽地主之谊。”
  
      “如此多谢了。”
  
      随心后来才知道尽地主之谊的意思是把她捧上魅力王座,若是早知如此,她就不答应了,她只想做一个低调的小莲子罢了。
  
      鸿筹又跟随心讲了些学院师生间的趣事,从鸿筹口中随心听到了文白的名字,她也是这个时候才晓得原来文白也是毋农老师班上的学生。
  
      不过鸿筹说了文白事忙,今天不会过来。
  
      这可能也解释了毋农老师在介绍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提到文白了。
  
      等待的时间过的既慢且长,不知过了多久,随心耳边再次响起提示晋级的声音。
  
      “恭喜晋级!一刻钟后开始第三轮传送,请各位同学做好准备。”
  
      原先望穿秋水默默等待的众人立刻跳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晋级第三轮诶。”
  
      “这是我第一次不费吹灰之力晋级第三轮。”
  
      “赚到一千鸿蒙币,好开心,现在想想怎么花。”
  
      在众人欢呼的同时,安澜缓缓从峡谷中走出。他单手负于身后,面带微笑,一袭白衣丰神俊朗。
  
      不知怎的,随心突然想起梓玉,那个如星如月风华无双的男人,在见识过他白衣若雪、温润如玉的样子后,其他所有的男子在她面前似乎都不再是风景。
  
      安澜得胜而归,立刻有女同学跑上前去递上了自己的红绳。
  
      “安澜学长,谢谢你。”女学姐有点羞怯。
  
      安澜脸不红心不跳地接了,道:“学妹客气。”
  
      随心有些好奇,但是她不问。
  
      谁知安澜收了所有女同学的红绳后转而把属于他自己的那根给了她。
  
      随心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鸿筹碰了下随心的手臂道:“收下吧,都是闹着玩的,不妨事。”
  
      说着他把自己的红绳也拿了出来,几乎是硬塞到随心怀里。
  
      随心接了安澜的红绳,余下的玄级学长们跟商量好似的也把红绳递给了她。
  
      随心偷偷地问鸿筹:“这个有什么用?”
  
      鸿筹故意卖了个关子,“下一轮你就知道了。”
  
      下一轮很快就到了。
  
      在一阵桃花纷飞后,随心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一片新的天地里。
  
      令她疑惑地这一轮好像没有随机匹配,人数众多,她一时有些难以数清。同样的,也没有人主动开口介绍名讳班级,这个变故让随心有点慌。
  
      当一众男同学隐隐朝她走来的时候,随心就更慌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可能没有危险,但被一群陌生的男子围起来,随心表示无法淡定。
  
      直到其中一人朝她伸出了手,而那人掌心里躺着的是一条红绳。
  
      “同学,送给你。”那人的声音干净无害。
  
      随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准备接过,虽然目前还不知道红绳有什么用,但红绳在手估计不是坏事。
  
      然而就在这时,变故突生,一声冷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要把红绳给她!”
  
      循声望去,从外围又挤进来一个男同学,随心认识他,他就是在第一轮里提议驱逐自己的“磊落”恒言。
  
      “为何?”被打断的男同学已经收回手,疑惑地问恒言。
  
      恒言盯着随心一阵冷笑,他收回目光环视一周大声道:“各位同学,你们或许不认识眼前的这位女子。让我来跟大家介绍下,她叫随心,是黄级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