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第一媳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引蛇出洞 二
这时候,杏黄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太太,有管事的婆子瞧见明溪去了烟雨山庄,只是隔得远,那婆子眼神有些不好,不敢确定罢了。明溪失踪之后,外院的管事婆子也派她们去烟雨山庄寻过,可是没寻到人。”
  
  听杏黄和秦妈妈都提到了烟雨山庄,梁氏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就问了一句,“烟雨山庄是什么地方?是二房的产业还是底下管事们自己的庄子?”
  
  因着顾家的一些管事在顾家干了大半辈子,又是府里头的家生子,他们有了子孙后代之后,不愿住在府里头,管家太太就会赏赐一座庄子下来给他们住。
  
  一方面是让他们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管事们打理庄子,以防佃农们肆意生事。
  
  秦妈妈闻言,在脑海中思索了片刻之后,才道:“太太,烟雨山庄是蔡大太太陪嫁过来的庄子,因着是蔡大太太自己的私产,很多人都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座庄子。要不是上次那个婆子同我提起过,只怕我也不晓得那诺大的烟雨山庄竟然会是蔡大太太的?”
  
  瞧着梁氏陷入了沉思之中,秦妈妈亲自沏了一壶茶心,倒了一杯出来,递到了梁氏身边的高几上。
  
  “太太,您可能还不晓得,烟雨山庄可是一个极挣钱的庄子,庄子里头有山有水的,风景极好。一年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去那避暑,有时候还会在里头举办个诗会,茶会,庄子单靠这个,不靠租子,收入都得是几千两。”
  
  梁氏有些不相信,以为是秦妈妈编了什么谎话来诓骗她,又问了一句,“秦妈妈,你是怎么知道烟雨山庄不靠租子,收入都是几千两的?”
  
  一个庄子,若是不靠佃户们的租子和收成,想要一年收入几千两,除非那是皇庄,受了宫里头的供奉。
  
  不然外头一般的小庄子,加上佃户们的租子和收成,一年收入满打满算才不过千两银子。若蔡氏的烟雨山庄真那么赚钱,那那些说二房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传闻,岂不是假的?
  
  “太太,老奴说的千真万确。那个婆子原就是烟雨山庄伺候的婆子,她儿子做了烟雨山庄的二管事,这才将她调过来的,若是太太实在是不相信老奴说的话,只管将那个婆子唤来,太太好好问清楚便是。”秦妈妈怕梁氏不相信,一字一句地又说了一遍。
  
  梁氏在脑海里把秦妈妈和杏黄方才说的那些话又重新整合了一遍,既然烟雨山庄是蔡氏的陪嫁庄子,明溪那丫头又是去烟雨山庄才不见了,难不成是蔡氏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不许管事们报官寻人的?
  
  梁氏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朝着身边站着的杏黄低语道。
  
  “杏黄,你叫上几个机灵的丫头,拿了明溪的画像,去烟雨山庄给我好好问问,说不准就有人见过明溪。既然我汤药里的毒是她吩咐黄玉下的,我想着她应该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失踪的。”
  
  杏黄得了梁氏的吩咐,正要转身出去。
  
  临出门前,梁氏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你们去烟雨山庄的时候,记得避开蔡氏身边的耳目,我猜测这件事八九不离十同她有关,说不定我汤药里的那些夏枯和死藤,就是她吩咐了明溪那丫头下的。只是她没有想到,明溪那丫头也是个机警的,吩咐了黄玉来做这件事。”
  
  见杏黄出去之后,秦妈妈就迅速关上了屋门。把梁氏扶到榻上歇息后,这才道:“太太,其实明溪那丫头在失踪之前,住在倒座房的时候,就曾被火烧过,只是那时外头有巡夜的小厮路过,顺手就把她救了。后天外院的管事婆子查失火原因的时候,才发现那把火是蔡大太太身边伺候的丫鬟放的。”
  
  梁氏躺在榻上,轻轻咳了几声,喝了半杯茶水下去,勉强压住,冷笑了几声,“她这是想杀人灭口,只可惜老天爷都不帮她,让巡夜的小厮救了。我猜测明溪那丫头之所以会去烟雨山庄,十有八九是她的主意,在那个地方杀了人,可是半点痕迹都找不到。”
  
  既然已经确定了是蔡氏做的手脚,那梁氏现在只需等证据凑齐,引蛇出洞了。只是她现在还没有摸清楚,蔡氏为什么要在她的汤药里头做手脚,她和蔡氏无仇无怨,又没有过多的交际,蔡氏没有理由这样做?
  
  且她是来二房做客的,若是在二房失了性命,那二房也逃不了干系。到时候别说是长房了,就是金陵梁王府,也会为了这件事和二房闹得不愉快的。蔡氏身为管家大太太,只怕在这件事里,也很难洗清自己的嫌疑。
  
  秦妈妈瞧着梁氏愣在榻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才想起来前两天澄江递下来信,说是顾礼才要下来接梁氏回去过中秋佳节,这两日事多,秦妈妈一时给忘了。
  
  现在才道:“太太,前两日老爷叫人递了信下来,说是请太太中秋佳节的时候,带着三姑娘和老太太一起回了澄江。老爷还说了,中秋节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无论老太太同意与否,请太太一定要把老太太带回来。”
  
  梁氏接过了秦妈妈递过来的信,扫了几眼,就把信扔在了一旁,端起旁边的一盏茶,喝了半口之后,愤愤道:“他还真是老太太的宝贝儿子了,一封信里头,就问老太太最近怎么样了?进得香不香?睡的好不好?没只字片语是提到我的,还把信送我这里做什么?干脆拿去给老太太得了。”
  
  “太太,老太太病了那么久,就是梁嬷嬷不递消息回去,冯老安人也差人递消息上去了。老爷好不容易写封信下来,自然是问及老太太的身体情况了。您自己病了,不写信和老爷说,老爷哪里能知道?”秦妈妈笑了笑,递了一碟点心上去。
  
  梁氏叹了一口气,用手撑着下巴,拿了小碟里的一块绿豆酥,喃喃着道:“如今家里头事情多着,他又要忙着成哥儿的婚事,我瞧上了福建林家的姑娘,他瞧上了四川海家的姑娘,他还说他亲看过四川海家的姑娘,那是个好生养的。若是嫁到我们顾家之后,不消几年,就能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太太,上半年舅夫人抱上了孙子,王妃娘娘高兴得不得了,不仅赏赐了一大把东西下去,还叫人把舅夫人接到了王府里头住了大半年,并且带上了章哥儿。王妃娘娘当着王爷的面夸了章哥儿,说这样才是梁家的好儿郎。王爷心中不满意舅老爷家的几个孩子,心里头记挂着成哥呢。”
  
  秦妈妈知道梁氏心中所想,跟着也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