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143审讯
玉华分局,审讯室。
  
  孟敬东坐在审讯以上,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他瞅了瞅韩彬、又瞅了瞅李辉,最后望向桌子上的摄像机。
  
  韩彬也一直在观察对方,翻开日记本后,例行询问:“姓名、年龄、性别……”
  
  “孟……孟敬东、男男、我31岁了……”
  
  韩彬放下手中的笔,问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警察同志,我……我是头一次来警察局,我连派出所都没去过,我一到这就特别紧张。”孟敬东的头越来越低。
  
  李辉敲了敲桌子:“把头抬起来。”
  
  韩彬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两个字紧张。
  
  韩负责审讯,李辉负责记录,不过,韩彬偶尔也会写几个重要的词,不是用于记录,而是给自己看,以后在回忆审讯内容时,会更加的快速、准确。
  
  “孟敬东,做个深呼吸,不要太紧张,我们叫你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清楚了,你有什么想说的?”韩彬问道。
  
  “警察同志,我是冤枉的,我真是冤枉的,希望你们能查清楚案件,还我一个清白。”孟敬东显得十分激动。
  
  “你去过金沙滩附近吗?”韩彬问道。
  
  “警察同志,我家是啥条件,你们也看到了,我哪有心思去沙滩玩。”
  
  韩彬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两张照片,走到孟敬东身旁,将其中一张照片放到审讯椅上:
  
  “这张照片是九月3号凌晨,在金沙滩附近拍到的,你的面包车就在现场,你怎么解释。”
  
  孟敬东拿起照片,仔细观察了一番,露出惊愕的神色:“这怎么可能,我那天晚上没有开车出去,绝对不是我的车。”
  
  韩彬将另一张照片拍在审讯椅上:“这一张有清晰的车牌号,看看是不是你的?”
  
  孟敬东双手拿着照片,脸上露出惊愕之色:“鲁B3Q15V,这怎么可能,居然跟我的车牌号一样。”
  
  “别问我,这一点应该是你来解释。”韩彬正色道。
  
  “我不知道,我腿脚不好,晚上从不开车出门,这里面绝对有误会。”孟敬东喊道。
  
  “什么误会?”
  
  “我也不清楚。”
  
  “有没有人用过你的车?”
  
  “没有。”
  
  “你说晚上不出门,谁可以证明?”
  
  “我爸、我妈、还有我女儿都可以证明。”孟敬东说道。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条规定: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韩彬说道。
  
  “警察同志,这是什么意思?”孟敬东有些不解。
  
  “通俗的说法,亲人给自己证明是没有说服力的,最好找其它的证人才有说服力。”韩彬道。
  
  “大晚上的,我们家又没有外人,谁能给我证明?”
  
  “你仔细看看,视频中这辆车是不是你的?”韩彬指着照片。
  
  孟敬东又仔细瞅了一番,为难道:“这……大晚上的,照片也不是很清楚,我也认不准。”
  
  “你有没有从事过通信行业相关的工作?”
  
  “我哪有那个本事。”孟敬东露出一抹苦涩:“警察同志,您怀疑我涉嫌盗窃,到底是什么东西丢了?”
  
  “通信基站的机房被盗,我们查看了附近的视频,你的车在三个被盗现场附近出现过。”
  
  “这不可能,我根本没做过,会不会是有人套牌诬陷我。”孟敬东猜测道。
  
  “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孟敬东低下头:“就我这样的,别人不欺负我就算好了,哪敢得罪别人。”
  
  “你做什么工作?”
  
  “拉活。”孟敬东怕两人不明白,解释道:
  
  “我们村有不少人在城里支盒子板,我早上把他们拉进城,然后帮着人在城里拉活,晚上再把支盒子板的人接回村。”
  
  “大西村除了你,还有多少人有面包车。”韩彬问道。
  
  “村里人开面包车的不少,具体有多少我也不知道,能说上来的也就几户孙宝庆、宋麦桥、孟成勇、唐志明……还有张……”
  
  孟敬东露出思索的神色:“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了。”
  
  “好好回想一下,只有找到足够的证据,才能证明你的清白。”韩彬叮嘱道。
  
  “是。”
  
  ……
  
  二组办公室。
  
  曾平在看案子的卷宗,田丽、赵明、孙晓鹏三人在查看监控视频。
  
  看到韩彬二人走进办公室,曾平放下手上的卷宗:“审讯完了。”
  
  “完了。”李辉轻轻的坐在椅子上。
  
  韩彬倒了一杯茶水,每次审讯结束,他都口干舌燥,得先喝几口茶水。
  
  “招没招。”
  
  “没有。”
  
  “孟敬东有没有不在场证明?”曾平问道。
  
  “孟敬东说,他晚上从来没有出去过,但只有他父母和女儿可以证明。”韩彬答道。
  
  “他这不在场证明,应该没什么效力吧。”赵明说道。
  
  “他怎么解释自己的车出现在犯罪现场附近?”赵明追问道。
  
  “据他交代,从来没有将汽车外借,他怀疑有人套牌、陷害他。”
  
  “他有没有嫌疑对象?”
  
  “没有。”
  
  “从现有的证据来看,他的嫌疑依旧很大。”田丽说道。
  
  “监控有新的发现吗?”韩彬反问。
  
  “在9月4号晚上,被盗基站的附近也发现了这辆面包车,已经在四个被盗基站附近发现嫌疑车辆,我觉得这已经不能再用巧合解释,基本可以确定这辆车是嫌疑人的交通工具。”田丽分析道。
  
  “也有可能是套牌车。”李辉道。
  
  “证据呢?”田丽摊了摊手:“总不能因为孟敬东家比较可怜,就主观的排除他的嫌疑。”
  
  “田丽说得对,孟敬东没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明,也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车被套牌,他依旧是第一嫌疑对象。”曾平赞同道。
  
  作为一个警察,必须客观做出判断。
  
  就在此时,孙晓鹏突然喊道:“曾队,我这边有新的线索。”
  
  “什么线索?”
  
  “我刚才放大了一张高清图片,发现嫌疑车辆跟孟敬东的车有些不同。”孙晓鹏说道。
  
  众人一下子都围了过来:“哪不同?”
  
  孙晓鹏指着视频截图,是一张汽车前方的图片,驾驶室拉下了遮阳板,恰好挡住了司机的容貌。
  
  “嫌疑车辆前方有一个红色的苹果摆件,孟敬东的车里没有。”
  
  韩彬回忆了片刻:“还真是,我查看过孟敬东的车,他的车前方的确没有放摆件。”
  
  “会不会是案发以后,他担心被警察抓到,才将苹果摆件去除的。”赵明说道。
  
  “这种汽车摆件,一般都是用强力胶水固定的,即便摘除摆件,也很难完全清除胶质,还是会留下一些痕迹。”韩彬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
  
  “何况,孟敬东真有这份心思,早把车牌号遮上了,咱们也未必能查到他。”
  
  “韩彬分析的不错,这辆车很有可能是套牌车。”曾平表示赞同,又指了指一旁的孙晓鹏:
  
  “干的不错,给你记上一功。”
  
  孙晓鹏嘿嘿一笑:“曾队,您过奖了。”
  
  “妹的,如果是套牌车的话,岂不是说咱们又失去了线索。”李辉摊了摊手。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沉默。
  
  过了半晌,韩彬才缓缓的说道:
  
  “这也未必。”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