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遇男神暖终身 > 361 军训
之后三人出去买生活用品,由于叶晴已经去过一次,被袁依依拉着去给她们带路。
  
  寝室里只剩下吴知枝跟霍姜笙。
  
  霍姜笙在接电话,去年暑假她得到了瓷器灵感后,就一路开始发家致富,现在已经是一家高级瓷器制造公司的老板,钱花多到她花不完,买了车买了房,用实力证明了她自己,也因此,她不再回那个有着小三的老霍家了。
  
  霍姜笙到首都后,就开始着手让她帮她看房。
  
  吴知枝听到她在说房子的事情,手指离开了笔记本键盘,转头问她,“要买房子啊?”
  
  “嗯,首都嘛,买了肯定不吃亏。”她挂掉电话,爬下来换睡衣。
  
  “你现在是不是都不回家了?”吴知枝问她。
  
  霍姜笙笑,“你怎么知道?”
  
  “之前小陆说的。”
  
  “小陆?”霍姜笙觉得这个外号颇得趣,“你叫我二哥小陆啊?”
  
  “嗯。”她笑笑,有点腼腆,“陆焉识怪怪的。”
  
  以前叫倒是不觉得别扭,可现在,都是男女朋友了,还老是叫他陆焉识,就觉得很生分。
  
  “也是,不过叫小陆也很可爱嘛。”她眨眨眼睛,把自己的一套昂贵护肤品全搬了出来,摆到桌面上,一边拿着卸妆水卸妆一边说:“那个家我早就不想回了,现在我自己赚到钱了,我巴不得不要回去看他们脸色。”
  
  “你这样,他们不是更称心如意?”她记得霍姜笙告诉过她,她小妈一直耍心眼对付她,其原因就是想逼她走,现在她走了,不就让她得逞了,虽然那人是霍祈渊的妈,但有心眼就是有心眼,不能因为她是谁的母亲就给她开梅花滤镜。
  
  “那就让他们称心如意吧,我有我现在的成就,已经满足了,反正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挺大方的啊。”吴知枝笑笑。
  
  QQ在闪耀,她点开,是许文娟在找她。
  
  “有人找我,我先看下。”吴知枝捧着杯水,坐回电脑前。
  
  许文娟跟她交代了一下店铺最近的事情,吴知枝回复她,两人聊了一会,由于知枝现在在首都,无法一来新款就拍照上图,因此她们将新品改为一期一上,诸如半个月一期或者一个月一期,平时就继续卖原来的款式。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九点了,寝室的女孩们也回来了,大包小包,拎得手都要断了。
  
  当然,是有师哥在帮她们搬东西的,只是入了夜,宿管就不让男生进来了,今天下午是因为报道,大家都有行李,宿管才睁只眼闭只眼的,但现在已经是晚上,大部分女孩都洗澡睡觉了,因此宿管就不再让男生进入了,而且从此以后,男生都不能踏足女生宿舍半步,要见面只能在宿舍外。
  
  霍姜笙跟吴知枝已经吃完晚饭洗完澡,各自坐在床上聊天。
  
  霍姜笙贴着面膜,吹着空调,整个人都觉得很凉爽,“这天气,就得吹空调,好爽。”
  
  “是啊。”吴知枝摘下眼镜,躺下,忽然觉得光很亮,让眼睛不太舒服,她说:“其实床还是要弄个帘子,这样睡觉的时候里面光线暗一下,隐私性也更好。”
  
  霍姜笙赞同,点点头,“我也这么想,回头我们去买吧。”
  
  “好。”
  
  几个女孩开门进来,看见她们在聊天,说:“还没睡啊?”
  
  开口的人是袁依依,这人八面玲珑,仅用一个晚上,就把全宿舍的女孩认识透了,现在大家都跟她关系很好。
  
  吴知枝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爬起来。
  
  倒是霍姜笙坐起来说了一句,“你们买了这么多啊?”
  
  袁依依:“嗯,都是日常用品。”
  
  霍姜笙:“没师哥帮你们搬上来吗?”
  
  “进不来啦。”林韵应了一声,累瘫在床上,“宿管还说,以后男生不准进入女宿舍,要谈朋友出去谈。”
  
  袁依依笑起来,“哈哈,她就知道我们要谈啊?”
  
  “可能看我们长得美吧。”林韵还是很自信的。
  
  叶晴没有说话,关于颜值的话题,她从来都是插不进去的。
  
  曾心灵话少,一回来就收拾衣服洗澡去了。
  
  袁依依一身汗,站起来对着空调吹了一会,然后说:“对了,还没对大家做自我介绍呢,我叫袁依依,你们呢?”
  
  “林韵。”
  
  “霍姜笙。”
  
  “吴知枝。”
  
  “叶晴。”叶晴说着,指了指正在厕所里洗澡的曾心灵,说:“洗澡的是曾心灵。”
  
  “心灵?”林韵念着这个名字,“好奇怪的名字啊。”
  
  “你们都是哪里来的呀?”袁依依问大家。
  
  霍姜笙是直辖S市的,吴知枝是华南地区三线城市,袁依依是华中地区省会城市,林韵是华东地区十八线城市,小地方来的,曾心灵是首都的,本地人。则叶晴是偏远山区落后地区飞出来的金凤凰。
  
  从地域里来区分,家世最好的应该就是霍姜笙了,其次是本地人曾心灵,接着是袁依依,吴知枝,林韵,最差的是叶晴。当然,不是说地区就能等级家境,还要从各种面的学识和衣着打扮来断定的,还有消费,喜欢买什么层次的产品,代表着过什么生活。
  
  霍姜笙用的护肤品全是海蓝之谜的,光是一个面霜就一两万,大家看着她用的产品,眼睛都不会眨了,这女孩,也太夸张了,还有那些一件好几万的奢侈品首饰,她一带就是一盒,摘下来就往盒子里随手一扔,看着别人心都颤了。
  
  袁依依最想结实她,当下对她的态度也就最好,总是时不时赞美她,还拿特产送她,把她拱成了女神。
  
  第二天就是军训了,大家还没来及得把学校好好逛一逛,就过上了苦不堪言的军训生活。
  
  每天五点半集合,中午有午休,晚上参加活动,不能随便离校,炎热又苦闷。
  
  对于军训,大部分同学都觉得比高考更辛苦,高考不过是精神上的折磨,而军训,是双重折磨。
  
  林韵是个柔弱性子的女孩,每天用她那柔得能让人酥死的声音说:“真不明白军训的意义是什么,累死人了,把我这皮肤,晒得又红又黑,真是烦死个人了。”
  
  “我也这么觉得。”霍姜笙也不喜欢军训,拿着防晒喷雾往自己漂亮的小脸蛋狂喷一通。
  
  林韵说:“姜笙,你喷的是什么啊?”
  
  “防晒喷雾,你要不要来一点?”
  
  “好啊。”这个霍姜笙,是鼎鼎大名的千金小姐,身上带的东西就没有一件不贵的,因此她的东西,大家都乐于分享。
  
  吴知枝坐在一旁轻轻吸气,太累了,到了午间休息,就完全不想说话了。
  
  曾心灵和叶晴也跟她差不多,都累得闭着眼睛闭目养神。
  
  倒是袁依依,身上像是有用不完的能量似的,整个人被晒得黝黑黝黑的,却依然精神气满满。
  
  吴知枝明白为什么,她是要走政途的人,所以军训对她来说是个好机会,她每一天都干劲满满,大早上的大家都还没起床她已经洗脸刷好在穿衣服了,军训时也表达得积极,动作标准,声音洪亮,唱歌也好听,班主任跟辅导员把这一切看进眼里,早早就把她叫到办公室里去倾谈,定为了未来的班长人选。
  
  吴知枝也被辅导员叫去办公室聊天了。
  
  她成绩好,加上军训时一直沉默寡言,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抱怨,看得出她是个坚韧不服输的人。
  
  辅导员是个年轻男人,保研留校的师哥,坐在干净的办公桌前,含笑问她:“市状元。”
  
  吴知枝被他这么一说,有些腼腆,低下了头。
  
  她带着厚厚的眼镜,头发不长不短,下巴和嘴唇很漂亮。
  
  辅导员的视线在她精致的下巴停留了一会,说:“有没有兴趣做学生干部?”
  
  学生干部,代表跟奖学金钩挂,袁依依天天在她们面前炫耀这个事情,吴知枝已经听腻了,没想到,这会竟然派上用场了。
  
  她唇角笑开,礼貌从容地说:“一切听导员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