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佟琬琰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宫里姐妹小聚

  佟琬琰摸了摸嘴角的口水,原来是在做梦,起身看了看锅里,肥皂已经形成了,为了早上能够弄去买,自己一个人用刀慢慢割开。
  这时安静和连枝还正在熟睡中,看着慢慢堆积如山的肥皂,这一坨一坨的卖出去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可比在侯府挣得多了多少倍,而且还不用看主人的脸色,所以这连夜干一干,也是值得的。
  肥皂弄好了,天也渐渐亮了,连枝听到厨房的响声,穿着衣裳跑了过来,“琬琰,这都是你弄得?”
  “怎么不叫醒我和安静!”佟琬琰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也累了!这些肥皂等会送去胭脂店,让工人开始制作肥皂,我太困了,先睡会儿。”佟琬琰话说完,终于支撑不住了,看样子就要倒下去了,连枝赶紧把佟琬琰扶着。
  “安静!”连枝大喊一声,安静听到声音赶紧起来,“怎么了?”看着佟琬琰累晕过去,两人一起把佟琬琰扶到屋里,连枝给佟琬琰盖上被子。
  “她怎么在厨房?”安静有些惊讶,难道佟琬琰一晚上都没休息?
  连枝指了指厨房,安静走了过去,看到已经切好块的肥皂,“他真的一晚上没有睡啊!”安静都惊讶了,连枝双手叉腰点了点头。
  “这些肥皂等会送去胭脂店,让工人开始制作肥皂”连枝一句一句阐述佟琬琰刚刚吩咐的事,安静听完找东西把肥皂装起来,连枝开始生火做饭。
  安静去顾好车夫,把肥皂弄到马车上,天还半亮着,听到车夫吁的一声,车停了下来,看着车停在门口,何姑赶紧走上前看了看,“安静!是你呀!”何姑刚走到店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就看到马车停在这。
  何姑把门打开,几个人把肥皂挪到胭脂店内,两人开始把肥皂摆好,这边正在忙碌,佟琬琰突然惊了一下,身子弹了起来。
  “遭了,肥皂忘记拿东西包一下。”这一反弹让佟琬琰又倒了下去,这古代的人哪有这么爱干净呀!自己真是太操心了。
  连枝听到声走到佟琬琰的房间,看着还在熟睡中的佟琬琰,便马上走了就去,没有再多打扰。
  曦贵人坐在铜镜前一直傻笑,因为刚刚皇上身边的小太监送来一碗糁汤,说是给曦贵人补补身子。
  宫女玉儿用梳子小心的为曦贵人梳着头发,见曦贵人笑的痴,也没敢吭声,曦贵人盯了眼玉儿,有些不好意思问了声“皇上对我太好了,这他们侍寝后都没听说过有糁汤喝。”
  一副了不得的样子,玉儿当然是赶紧应了主人的话“皇上对咱们娘娘可上心了。”听到玉儿这么说,曦贵人像是飞到天上去了一样。
  听玉儿这么一说,曦贵人赶紧回到床上,玉儿都有些不知所措,“娘娘,你这是干什么?”曦贵人乐呵呵的说,“母亲给我说过,要是想怀龙种,一定要多躺躺。”听到曦贵人这样说,这玉儿也没法子辩解,“娘娘说的是!那奴婢等会再为娘娘梳妆打扮。”
  躺在床上曦贵人高兴的不得了,这要是怀上皇上的第一个孩子,那自己离皇后的位置就更进一步了。
  “昨儿那死女人居然侍寝了!”兰贵人口无遮拦的一顿大骂,宫女夏末一直摇头,可是这兰贵人都不知道收敛。
  “唉,妹妹!不要生气!这种人范不得你生气!”舒妃一脸高傲样,兰贵人只要一提到曦贵人,嘴里就恨得牙痒痒,舒妃脸上又偷笑着,看的出来就是在看兰贵人笑话。
  宸妃坐在椅子上只是笑笑,“宸妃姐姐,你给评评理,明明就是她半夜弹琴扰了我,后面还罚我!”听兰贵人这么一说,宸妃赶紧嘘了一声,“妹妹,这话可不敢乱说,这罚你的是皇上,你这是在说皇上的不是。”
  听到宸妃这么一说,兰贵人赶紧闭嘴,宸妃望了望门外,见没人这才松了口气。
  尹贵人还是一如既然的一声不吭,别人说话她就一个劲的点头微笑,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这舒妃和兰贵人都知道尹贵人的性子,一般没事也不会找她聊天。
  几个妃子当中就她父亲官位最低,自己保不住不要劲,这家里还好几十口人尼!所以这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以免得罪那位姐姐。
  “是啊,妹妹这宫里还是少说话,以免被有些有心人听了去。”舒妃这话说的有些故意挑起几位娘娘之间的火苗,这几个人当中也没有因为谁的出卖而发生些什么。
  宸妃和兰贵人都瞪大眼睛,“不是,不是我是说这些奴才们,隔墙有耳!”舒妃说完这才松了口气,这乱指桑骂槐也不太好,这不是让几个姐妹之间疑心吗?
  尹贵人一听心里也咯噔一下,这进了宫后内心就十分脆弱,生怕惹了什么事,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
  “好了,好了!这事就不要提了!喝茶吧!”宸妃指了指各位娘娘手边的茶壶,“这可是我专门从宫外带来的雨前龙井”舒妃赶紧端起茶杯,“这我可要好好尝尝。”说完慢慢品了一口。
  “味道不错,香味也很浓郁。”兰贵人也赶紧端起茶杯,慢慢吸溜一口后,也连忙夸赞,“好茶!”这兰贵人平日里是粗糙惯了,那懂得什么品茶琴棋书画呀!只懂得舞刀弄剑。
  尹贵人端起茶杯,先闻了闻,然后慢慢尝了尝,这茶怎么样,她心里比在座的每一位都清楚,只是不敢出挑罢了。
  看到尹贵人这专业的样子,只听到尹贵人说了句“好茶!”宸妃便知道这几人当中只有尹贵人才是行家,她知道尹贵人不愿拔尖,所以也不愿说破。
  “姐姐,我看你院里的山茶花要开了!”舒妃突然提了句,宸妃一惊“妹妹也懂花?”舒妃微微点头,“虐知一二”
  “温柔,去把茶花搬一株进来!”
  宸妃吩咐道,温柔做了做规矩,回了句“是”
  “这茶花是我在府上就养着的,进宫让人给移了来!”宸妃慢慢讲解,兰贵人听的一头雾水,舒妃边听边笑,尹贵人故作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