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04年之新晋 > 第一四八章:守候
    怎么又突然变卦,我什么时候又表现出讨厌她的?头疼!在线等,挺急的!
  
      “我没有讨厌过你啊!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她呆呆的看着脚下,慢慢的说道:“这里是我今生印象最深的地方,前半生所有的快乐悲伤都不及这里的一半。所以,你知道吗?”
  
      然后呢?我知道啥?哎!真是个小女生,没有生命危险以后,就立刻变得伤春悲秋起来。累不累啊?我们能不能活得简单点?不对,好像大女生也简单不了,整个群体都不简单!
  
      我只好无奈道:“好吧!我会记住在这里的一点一滴,直到天荒地老!”
  
      “呵呵!”微笑重新在倾世的容颜上绽放,真是受不了。我还是研究研究这个印章的构造吧!咦!印章有要融化的迹象,我没发力啊!难道是她的微笑太炽热?
  
      她看见我偏过头去研究印章的构造,笑得更灿烂了!十息过后,她接着道:“好了!我们出去吧!”
  
      我好像还没说过怎么出去吧?她怎么这么肯定的说,还似乎是命令的语气。哎!估计自己的地位又要减一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自己地位的时候,必须得立刻出去了。
  
      “跟我来,我们去铁门那边。”
  
      来到铁门边,我的手再次触摸到铁门上,铁门似乎能感受到我的存在,而且是同类的那种气息。
  
      现在不是和它交流的时候,我的手轻轻一挥,铁门就从中间分开。就像开水倒进猪油里一样,从中间慢慢化开。
  
      ……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王爷失踪第五天。王爷一定还活着,这个天底下就没有王爷解决不了的难题。可是我该怎么才能进去呢?太难了,这五天,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就是进不去。老天爷啊!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刚从里面出来,就看见一脸憔悴的法正跪在铁门门口自言自语。他蓬头垢面,当初江心她们刚进王府的时候都比他撑投。
  
      “法正改行当乞丐了?现在可没有丐帮哦!没前途的!”法正突然听到这几天日盼夜盼的声音,犹如溺水前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不可思议的猛然抬起头。
  
      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来,还是那个王爷,脸上有淡淡的微笑,似乎只是去度假了五天。边上拥有绝世容颜的小姑娘也是一脸微笑。
  
      法正看看两人后再看看他自己,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到底被困在里面的是王爷他们还是自己啊?怎么感觉自己才更像刚脱困的人呢?
  
      “王爷啊!您可算是出来啊!呜呜呜!这五天来,您不知道属下过得有多苦!您要是再不出来,属下就要,就要坚持不住了。”
  
      “好了,既然本王都出来了,就没事了!其他人这几天还好吧?”法正看来只是憔悴点,我现在担心的是其他人。
  
      “还好,除了属下,他们都挺好的。”
  
      “你这话的意思,他们又为难你了?”
  
      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自从王爷您失踪后,三夫人就整天抓着属下数落。还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要是再找不到王爷,就要让我也失踪去陪您!还有祖大人,前天也到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军护国兵。祖大人说了,今天再找不到王爷,就要把我军法从事!还有颜军将。他们都把您失踪的责任全算属下头上,属下也不是想推卸责任。只是这几天,属下真的是尽力了,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江心也在边上帮腔道:“王爷,这几天宋司马真的尽力了。他一刻也没离开过这个门口,各种工具都尝试过,就是对这个门一点办法都没有。其他各个方向挖洞的人,都有咱们稚羽营在。可是每个方向挖进去不远就会遇到坚硬如铁的石头墙,金铁砸上去都奈何不了那些石头。即使这样,我们每天都在努力的砸墙,每个方向都在不停的砸!”
  
      难怪我们在里面会发生大印章落下来的事,原来是他们天天在外面砸啊!不过应该感谢他们触动机关,要不我一百年都不一定能突破。不过只能在心里谢谢就好了,此事不宜公诸于众。
  
      “本王谢谢各位稚羽营和护国兵的付出,回去后都有论功行赏。”
  
      “谢王爷!只是,只是王爷您这几天和赵姑娘……”其实论功行赏对江心来说都是小事,她现在最关心的是王爷和赵姑娘的事。
  
      这话也把赵颖的脸说得更红了,就算没事,看在别人眼里,这明显是有事嘛!
  
      江心感觉自己好像失职了,当初要是自己也一起失踪的话该多好,现在怎么看王爷和赵姑娘都是发生了不少事的样子。
  
      “我们只是凑巧一起掉下去了,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只是感觉有点饿。行了!法正,连颜军将都来了?哪个颜军将?”
  
      “颜玉!”
  
      “哦!她不是在东海国吗?”那个暴力女跑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闹出人命!要是闹出人命就不好收拾了。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王爷真是好兴致啊!携美玩失踪,难道是王府的夫人们没伺候好王爷?”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像是说我私奔刚回来呢?要不是我福大命大,估计过几天尸体都要干巴了!
  
      “颜军将,这次纯属意外,本王也不知道怎么就掉到那间密室里去的。还有赵姑娘,估计当时离我最近,所以才会一起掉进去的。这几天我们在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还好第一天下了一场雨,我们才不至于渴死。”
  
      “你们两个红光满面,像是饿了五天的人吗?你们大家说说。”她说着就转头问大家的看法。
  
      她这话问出来,周围的人齐齐摇头,似无数拨浪鼓在摇荡。
  
      赵颖也被问得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如果没有当初那有异香的血,自己现在是不是比这个法正还凄惨?
  
      “那是本王有神功护体才能躲过这一劫。不说这个了,颜军将这几天你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吧?”不转移话题,还不知道要被她纠缠到什么时候去。
  
      刚才还在理直气壮质问我的她,瞬间就脸红了。看她这个样子,我在心里忍不住哀叹。这次倒霉的不知道是谁,遇到这个暴力女,我只能在心里同情他。
  
      “那个,末将因为找不到王爷,而且王爷是在李氏庄园失踪的。所以末将抓了李氏几个人,可是问了几天也没问出什么来!”
  
      废话,自己家办大事,自己会找人来闹事?不过这个庄园是李氏的,他们对那个密室不该一无所知啊!
  
      这时法正却插嘴道:“颜军将不是抓了几个人,李氏所有人都被她抓起来了,一只鸡、一条狗都没放过。”
  
      法正的插嘴引来颜玉喷火的目光,不过法正现在一点都不惧了。只要有王爷在,以前的琅邪国,现在的徐州,没有人能令他惧怕。
  
      “恩?颜营将,你如此作为,祖中尉和周军将也没意见?”
  
      颜玉答道:“他们都希望从李氏那里了解这个庄园的底细,所以就默认了末将的行动。可是结果却一无所获。”
  
      我只能安慰自己的想,人都抓过了,现在没必要再纠结。于是我说道:“回去把人全放了。这几天其他世家有什么异动吗?”
  
      “没有,现在彭城被两个军接管,没有发现哪家有异动。这里有四个军在搜寻王爷的下落。”
  
      “收兵吧!咱们回府。法正安排人送赵姑娘回家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