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04年之新晋 > 第一四七章:突破

  刚才那个巨大的印章砸下来,难道现在自己被砸进那个印章里了?我往金属池子边游去,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外面和刚才印章砸下来之前一样,三面都一样,只是脚下似乎多了一个深坑。
  最后一面,我终于可以确定,我还在这间密室里。因为我看见她了,她现在趴在深坑边,悲伤的低泣。
  这时如果她抬起头,就会发现印章上突出一个人脸出来,而且是那张熟悉了几天几夜的脸。
  我居然因为刚才的紧急时刻,把自己融入进了金属里面。这难道是五行真经里说的,我突破了金属性能力?那以后我身边的所有金属,是不是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了?
  我现在想出去告诉她,我没事,她可以放心了。但是我发现自己现在光洁溜溜的,刚才融入金属的过程,已经把自己的衣物全部融化。
  还好头发还在,要不顶着个大光头出去,会显得怪怪的。
  既然拥有了金属性能力,我试试把周围的金属控制一下,看能不能弄一件金属衣服出来。
  不需要太复杂,脑袋里想一想自己要刚才融化的衣服的样子。然后周围的金属就按着我的想像,真变幻出一套衣服穿在我的身上了。
  哇!太神奇了,那以后别人用刀砍或是用箭射,只要是金属的,我都可以随心控制。这样以后就没有人能用金属伤到我,这真是太无敌了,哈哈!
  “小姑娘不哭,哥哥给你买糖吃!”离开金属印章后,我轻轻的走到赵颖身边小声的说道。
  她自从印章落地的一瞬间起,精神就处于崩溃状态中。从开始的高声呐喊到最后的低泣,她完全沉浸在悲伤里不能自拔。所以我的到来,她没有感觉到一丝动静。
  可是熟悉的声音,这几天朝夕相处,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感觉就像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一样。
  但是她不敢抬头,她怕抬起头以后,看见的会是一个幻象。书里曾经说过,人太想念一个人或一件事,就会出现幻觉。会看见假的人和听见假的声音。她现在怀疑自己刚刚听到的就是幻声。
  他已经被砸到地底下去了,是她刚才亲眼看见的。对!刚才一定是幻声。
  我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摇一摇。我想把她摇醒,并说道:“赵姑娘你怎么了?我是琅邪王啊!你醒一醒啊!”
  呆呆的她,没有看我一眼。只是转过头去,并且跑出去两步,突然一声大喊:“鬼啊!”
  然后她的话变成哀求:“小女子知道你刚变成鬼,我们人鬼殊途,你不要来找我了好不好?刚才那个印章砸下来,也不知道你被砸成什么模样了!说不定过几天我就可以下去陪你了。到时候咱们都是鬼,我就不怕你了!”
  想象力真丰富,估计她认为我被砸成纸片了吧!
  “什么鬼啊!我是人,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全身零件一样不少的人。如果我被砸扁了,我会出来吓你吗?你也太小瞧本王了吧!”
  “你真的没死?”她似乎有点相信了。
  “你转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天神下凡,我有神功护体。一个小印章还奈何不了我。嘿嘿!”
  她在想:这些话错不了,应该是他,最多是变成大号纸鸢一样的他,有什么好怕的?
  她鼓足勇气,再鼓足一点,再勇敢一点。转过头,他还是那个他,连衣服都没染上一丝灰尘。
  突然她一个恶虎扑食,本来我们就只离两步远,她突然的发难我反应不急。即使能反应过来,我也不会再躲开。
  被她紧紧勒住,我静静地感受着她刚才内心的恐惧和无助。然后她放肆的哭着,没一会儿,她又开怀的笑着。最后再一把把我推开。
  她待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我,先是惊愕,然后惊喜,再然后是愤恨。“你个骗子,你说!你刚才是不是跳开了,害得我哭得这么伤心,还哭了那么久!”
  额!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现在怎么突然就变成骗子了?我要是能跳开,不是早就跳开了吗?还会让你眼睁睁看着我被砸中?
  女生的思维,太跳跃,我有点跟不上了。
  “你刚才不是亲眼看见我被砸中的吗?只是我运气好,加上我骨骼清奇,我顶住压力,被砸到地里面去了。所以现在我才爬出来,我这么辛苦的爬出来,这不能怪我吧!”
  “吹牛也不先看看自己,身上一点尘土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从地里爬出来的?”
  “额!这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了,要不我说我是从印章里走出来的你信吗?”
  “你说呢?”
  看她的样子就是不信,换谁来谁会信啊?所以说啊,有时候还是谎言更可信。
  “哎!这个不是重点啊,我们现在很快就能逃出生天了,你高兴不?”
  她想也没想就说道:“不高兴,我都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一点都不高兴。”
  怎么还在纠结这个事?这个很重要吗?主要是咱也解释不清楚,该怎么弄?
  “这个,那个……要不一会儿出去后我请你吃烤土豆?”姚兴家的土豆今年大丰收,亩产超过了三千斤,我来彭城的时候也带了点过来。
  “烤土豆是什么豆?还有能拿来烧烤的豆子?”听到吃的,她似乎已经忘记纠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问题了。
  “只是一个叫法,其实不是豆子,是一种口感很不错的蔬菜吧!对!应该属于蔬菜,反正都是地里面长的。”
  “好吧!我要吃十斤!”听我说的不错,于是她不容置疑的说道。
  “啊!你能吃下这么多?以后要是谁娶了你,肯定要被你吃穷不可!”
  “哼!要你管!不会把你吃穷的!”
  我只是随便说说的玩笑话,不用这么顺着就往上爬吧?
  看来刚才真的是把她吓着了,现在都还有点神智不清,应该很快就会好吧!
  “我有钱得很,整个徐州我都能养活,多一个你吃不穷的。”
  “哼!我不是徐州百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你还把我只是当一个普通的徐州人吗?”她说着,刚才因为食物的诱惑而变得开心的面容,又变得哀怨起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美人情重,我家里已经有好多夫人了,我怕我承受不起。”
  “这是我的事,就不用你管了!”她自信的说道,似乎比王晴还自信。
  这只是她的事?不用我管?真心理解不了。算了,还是想想怎么赶紧出去吧。也不知道外面过去多少天了,王晴和江心有没有哭鼻子!把我弄丢,也不知道法正和周访他们有没有天天担心得睡不着!
  “好了,我们该想想怎么出去了。这个鬼地方我是待够了,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了!”我发了一句由衷的感叹道!
  “王爷就这么讨厌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