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二一五章 昊天回归,瑶姬下凡
    赤脚大仙接了差事之后,乐呵呵的下了凡,径直来到张家湾,暗中点化昊天,使其再次踏上修行之路。
  
      昊天转世虽然也喝了孟婆汤,不过他是元神和真灵一起转世,一身修为根基全部无损,此前时机未到,没能踏上修行之路,等一朝挣开枷锁,引动深藏的根器,立刻修为突飞猛进,不过几百年时间,就已经恢复准圣修为,并在一千七百五十次重修中明悟恶念,斩去第二尸,修为更进一步。
  
      赤脚大仙找到张百忍的时候,他已经年近四旬,早就成家立业,家中有妻子,还有七个女儿,一个妹妹,此时也都已经踏上修行之路。
  
      此时张百忍明悟前世今生,自然要重归帝位。家人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各自又惊又喜,纷纷跟随他上天,不仅如此,他的子女们对所居院落感情深厚,不忍舍弃,昊天索性带着院子一起飞升,连原子中的鸡犬都没落下。
  
      赤帝回归,是天庭大事,众臣包括几位帝君在内,都去南天门迎接,在凌霄殿拜了天帝后,他才重回玉明宫,执掌南瞻部洲事务。
  
      东王公亦下旨封昊天妹妹瑶姬仙子为巫山女神,封他七个女儿为天庭公主,象征天地间七种色彩。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间数千年过去,大禹天命已终,宣告退位,将人王之位传位儿子夏启,自己上天为官。
  
      他治水功德无量,更是鼎镇九州,开启天罗地网,所得功德之大,不输三皇,直接成就准圣圆满。
  
      东王公为酬其功劳,封他为三元大帝,又称三官大帝,麾下三大属神分管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
  
      三元大帝排在九大帝君之后,主管一切祭祀、礼仪和神灵转迁。放在后世,就是礼部和吏部的结合,权力不输其余帝君。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三元大帝掌管祭祀,勾陈大帝掌管兵戈,一文一武,对人间王朝影响莫大。
  
      再者天庭神灵转迁,虽然只是大罗以下的神灵,但这样的人事权不可谓不大,足见东王公对他功劳的肯定。
  
      夏朝传续二十三万年,气数将近,社会混乱,诸侯不再朝拜天子。
  
      最后一任人王履癸文武兼资,本有希望成为中兴之主,但他骄奢淫逸,残暴不仁,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还从各地搜寻美女,藏于后宫,日夜与妺喜及宫女饮酒作乐不停。
  
      有忠臣时常谏言,履癸不厌其烦,遂逐太史令终古,杀大臣关龙逢,由此人心丧尽,于是国势日衰,叛乱四起。镇国之剑泰阿亦化作金龙飞走。
  
      曾有大贤伊尹觐见履癸,以尧、舜的仁政来劝说他,希望他体谅百姓的疾苦,用心治理天下,否则必成亡国之君。但履癸哈哈大笑,自比太阳,曰:“天之有日,犹吾之有民,日有亡哉?日亡吾乃亡矣。”
  
      伊尹长叹离去,将此言告知于民,百姓愤恨不已,大骂履癸:“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
  
      此时人心思变,各诸侯蠢蠢欲动,有商部落首领子履乃帝喾后裔,当初有帝喾次妃简狄路遇一玄鸟下蛋吞下鸟蛋而生契,契被封于商传百世到太乙,即为成汤子履。
  
      子履素有仁德之名,一日打猎,见野外有人张网四面,乞求说:“从天堕者,从地出者,从四方来者,皆入吾网。“
  
      子履收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导那人说:“昔蛛蝥作网罟,今之人学纾。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
  
      此事传出,人皆服其仁德,纷纷称赞说:“子履之德惠及禽兽矣,何况人乎?”于是附近四十国归附。
  
      子履在伊尹、仲虺等人的辅助下陆续灭掉邻近亲近夏朝的葛国以及韦、顾、昆吾等,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成为当时的强国,而后作《汤誓》,与履癸大战于鸣条,最终灭夏。
  
      经过三千诸侯大会,子履被推举为天子,封禅祭天,定都亳,定国号为“商“,成为商朝的开国君主。
  
      天界,玉明宫中,昊天和大禹坐而论道,面前摆着一副围棋,以对弈的形式各自展现自身大道妙理。
  
      昊天转世一回之后,如今也算得了个人身,倒是和人族亲近了不少。天庭诸帝君之中,只有大禹是人族出身,于是二人关系开始亲厚起来。
  
      一局过后,昊天输了一子,笑着道:“皇弟修为精深,为兄甘拜下风!”
  
      大禹摇头道:“小弟一声修为都是功德提上来的,虽然没有根基不稳的忧虑,但毕竟不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终究缺了些意思。”
  
      他这话也的确是事实,当年他转世前才金仙修为,连天庭左丞相涂山老叟都看不上他,不许自家孙女和他交往。要不是他秉承天帝使命下凡,由天帝做主,那老头儿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恐怕他现在也无法抱得美人归。
  
      不过他下凡后,本身修为并没有增长多少,后来是靠庞大的功德一口气推到准圣圆满,虽然也是三界顶级人物了,但对以后的进步肯定有所妨碍,如今他也起了重修的心思。
  
      昊天道:“我听闻三皇五帝在火云洞中都自封修为和感悟,重新从未证道前开始修炼,莫非皇弟也要和他们一样?”
  
      大禹道:“的确有这样的心思。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重新修炼一遍,想必对于达大道的领悟肯定能更进一步。”
  
      昊天笑道;“你们有庞大的功德气运在身,本身又只是自封修为,再重修倒也快速,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斩尸,成为真正的仙道准圣。如此两次证道,的确大有好处。”
  
      二人正说着,忽然有纠察灵官急匆匆赶来,见两位帝君正在兴头上,当下暂时立在一边等候。
  
      昊天转过头来,见到纠察灵官,问道;“你有何事奏报?赶紧说来!”
  
      “是!”纠察灵官上前道:“启禀帝君,臣下界巡查百神司职,发现巫山神女不再巫山司职,不知去向。臣恐有失,特来禀告帝君。”
  
      昊天一愣,倒也不以为意。他这妹妹来自凡间,虽然早已经成仙,但凡心并未褪尽,当年上天之后,初时新鲜感十足,倒也自在。
  
      但后来她又觉得天庭太过清净,远没有人间热闹繁华,就时不时的下界游玩,后来去了巫山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有这情况,也不稀奇。
  
      不过如今是他轮值,天帝天后又常年闭关悟道,天庭大事都裁决于他之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自然事事都要以身作则。
  
      瑶姬擅离职守,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既然纠察灵官前来禀告了,他还是打算看一看,稍微约束一下妹妹,让她好好修炼,不要总是沉沦在万丈红尘之中。
  
      昊天升起一道玄光境,以瑶姬的气机追踪其行迹,不想这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
  
      原来瑶姬此次离开巫山,在游玩图中,不想暗恋凡人杨天佑,破坏天条,与其结婚生下二子一女,长子叫杨昭,次子杨戬,幺女为杨婵。
  
      此时玄光镜中显现的正是瑶姬一家五口,玉明宫中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无一不大惊失色。
  
      这要是放在几十万年前也不是大事,不过后来天条规定仙凡不得相恋后,就成了无数仙人不可逾越的红线。
  
      就算有仙凡恋,一般也会藏在心中,想尽办法帮凡人修炼成仙,再光明正大的结为道侣,便是凡间天子都不例外,一般成仙之后,就不许再纳凡人女子为嫔妃。
  
      这瑶姬不声不响的和凡人婚配,如今连孩子都有了,不但让昊天颜面大失,而且以她不凡的身份,事情岂能善了?
  
      昊天亦是气的不行,一来自己这段时间身份敏感,虽然权力气运大增,但与此同时,三界之中无数人拿着放大镜盯着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旦有所差池,就会沦为笑柄,不但自己颜面大损,连带着天庭都受影响。
  
      二来他也是深恨妹妹不争气,就算要嫁人,三界之中人品修为杰出的仙人多得是,以她的身份,足以找一个顶尖的仙人结为道侣,可偏偏被一个凡人糟蹋了,还不告诉他这个哥哥,这如何能忍?
  
      因为生命层次的不同,仙人餐风饮露,沐浴灵气,身体清净无垢,没有丝毫污秽。凡人则食五谷杂粮,在尘世泥淖中打滚,在仙人看来,那是污秽不堪,全身上下包括毛孔都是污垢和红尘气,那是连沾染都不愿意的,更何况成亲?
  
      这并不是仙人瞧不起凡人,而是客观事实,由凡入仙的过程本就是逆反先天,去除尘垢的过程。仙凡之别,并不仅仅是力量的强弱,那是从心到身的全方面的蜕变。昊天甚至不知道他的妹妹是怎么下的了手的,更遑论肌肤相亲,怀孕生子。
  
      退一万步说,就算她非那凡人不嫁,也大可告知自己,对那凡人加以培养,待其成仙之后,再婚配不迟。
  
      她明明知道天条不许,可还是这么做了,可见不是六欲迷心,就是没把自己这兄长放在心上。
  
      “来人,传孤命令,派值殿将军天兵天将下界捉拿瑶姬。”
  
      殿中侍候的仙官迟疑道:“那四个凡人如何处置?”
  
      昊天冷冷道:“都杀……,算了,杀了那杨天佑,孩子年幼,暂且抓回天庭再说!”
  
      “是!”仙官下去传令。
  
      昊天一脸苦笑的送走大禹,暗中咬牙切齿:“区区一介凡人,竟然敢不声不响的引诱瑶姬,他以为他是谁?此等人物,死不足惜。”
  
      “不过那三个孩子,毕竟有我张家的血脉,不能和杨天佑那厮一慨而论,倒是不能下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