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圆卿之梦 > 第207章 你别后悔·4

  金宇明很懂得包装自己。
  英俊的外表,杰出的工作能力,温柔体贴的表象,都让不少女人为之着迷。
  不过金宇明觉得自己如此优秀,以后的妻子自然也要完美一些,比如富家千金什么的。
  目标远大,于是他自己也很努力。
  毕竟只有自己优秀,才能进入更高的圈子,才能摆脱现在的圈子,换一种更好的生活。
  金宇明就是这么想的。
  而之所以娶方言惜,是因为家里催的着急,而且还因为方言惜的背景一般,以后比较好打发。
  况且方言惜那么的爱他,倘若要离婚,只要他说一些甜言蜜语,方言惜说不定就会服从他。
  而且退路等等他都是想好了的,计划好所有一切才打算跟方言惜结婚。
  只是没想到,方言惜居然提前向他提出离婚?
  还拿到了他跟一个女人夜会的证据。
  那个女人是一个富家小姐,乃是这个城市中龙头企业老总的独生女儿,名叫陆蔓真。
  陆蔓真爱玩,并不想结婚,而且她的男朋友并不止他一个,但他一直都在努力,就为了搞定陆蔓真。
  因为他的婚姻,陆蔓真还晾了他几天。
  陆蔓真有洁癖,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跟其他的女人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她自己可以乱搞,但别人不行。
  为此,金宇明还从未碰过方言惜,两人虽然结婚,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身体接触。
  当得知金宇明没有碰方言惜的时候,陆蔓真可开心了。
  幸灾乐祸于方言惜的可怜,也开心金宇明的渣。
  不过金宇明虽然对别人渣,对她倒是忠诚,这让陆蔓真很开心,就喜欢这种被区别对待的感觉。
  所以近段时间金宇明跟陆蔓真走得很近,为此陆蔓真的其他男朋友还有些不满。
  金宇明自然分得清谁轻谁重,不重要的方言惜自然被扔在一边,自己则去陪伴重要的陆蔓真了。
  想不到刚腾出空来准备敷衍一下方言惜,就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说离婚,他挺无所谓的。
  反正最后也是要离得。
  只是,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陆蔓真也还没有答应跟他结婚,况且现在也才结婚一个月,不管怎么说,面子上都过不去。
  更奇怪的,就是这个一向爱他入骨得方言惜居然主动提出离婚。
  让他得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
  先提出离婚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被对方提出离婚,总有一种自己被抛弃得感觉。
  虽说方言惜貌美,但家世一般,金宇明心中也还是有些看不起的。
  被这样一个女人首先提出离婚,他怎么能甘心。
  但看方言惜的样子,似乎他不同意离婚就要把证据宣言出去。
  这更加不可取。
  金宇明思量了一番,勉强露出一个笑脸,对封如意说道:“言惜,这都只是个误会,就为这么点儿小事你就要跟我离婚?你不爱我了吗...”
  “我们才结婚这么短的时间,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你就忍心这么早的离开我,让我在以后的日子活在没有你的生活中吗...”
  “我会很伤心的...”
  如果是真正的方言惜,看到金宇明这副摸样,一定会心软的。
  然而...
  “你不想离婚,那么就是说你跟那个女人会断干净咯?”封如意挑眉。
  金宇明感觉自己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
  跟陆蔓真断了关系。
  为了这个女人?
  怎么可能。
  金宇明沉默。
  封如意却是冷笑一声:“就知道你会不愿意。”
  “我听说,这个女人是某公司老总的女儿啊,富家千金,也难怪你会离不开。”
  “我只是没想到,我自己居然会瞎了双眼觉得你你是个好男人,也会是个好丈夫。”
  “其他的话我也不想多说,离婚吧,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句话。”
  方言惜对金宇明的失望是无比巨大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概括的。
  虽说方言惜陷入了盲目的真爱之中,可是当她发现金宇明的真实面目之后,理智回归,她只觉得自己瞎了眼,也对金宇明无比的失望。
  也许是对于真爱的幻想太过热烈。
  她爱上的,也许只是自己幻想中的那个人。
  而真正的金宇明,她从未真正的去了解过,只单方面的认为了金宇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结果便是幻想与现实强烈的反差让方言惜觉得伤心痛苦。
  实际上都不过是自找的而已。
  封如意并不喜欢方言惜的个性,不过喜不喜欢与愿望都无关。
  她来了,这具身体就是她的了,跟方言惜再没什么关系。
  不过方言惜的愿望还是要继续,于是封如意耐着性子与金宇明周旋。
  金宇明见封如意的态度很坚决。
  看来,女人都是这样,哪怕嘴上说的再爱,也不愿意付出一切对待他。
  在金宇明的想法中,爱这个东西,那么就算他做再多的错事,方言惜都应该原谅他,否则就不是真爱。
  “好吧,你既然想离婚我也不勉强你。”
  说完,金宇明状似苦涩的一笑:“反正,要走的人我也留不住。”
  这样子,好像封如意欺负了他似的。
  真是笑话,明明自己有外遇还装的这么无辜。
  这时之前点的餐也端了上来,封如意拿起刀叉若无其事的开始吃东西,看了一眼对面的金宇明,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见。你如果不来,那就不要怪我把东西宣扬出去。”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金宇明有些不满了。
  “你真要这么绝情?我对你难道不好吗?”
  “好,当然好。”封如意没有否认,但表情却也没有变一下,依然淡漠,“但你要知道,女人通常占有欲都是十分强烈的,况且我们都结婚了,忠贞,是你应该做的你却没有做到,反而觉得当中央空调很不错?你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吗?什么是结婚你知道吗?”
  “你以为你对我好就行了?对我好的同时还对其他女人好?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什么吗?”
  “渣男啊,兄弟。”
  封如意翻了个白眼,心中觉得金宇明就是个装纯的傻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