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域仙迹 > 206 出发,东岐!
    白罗刹不知在冰晶世界中待了多久,总算是把雪茸兔的步法融合了八成。
  
      可这最后两成,怎么都学不会。寒风越来越凛冽,雪茸兔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就在冰原上跳跃嬉戏。
  
      白罗刹索性盘膝坐下,开始仔细消化之前融汇的步法。
  
      在融入了雪茸兔的走位后,她的乾坤步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步法,而是已经进化成身法。
  
      “不够,这样不够。”白罗刹在脑海里一遍遍推演新的身法,可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
  
      “唉”一声叹息从远处飘来。
  
      一阵强烈的寒风袭来,还带着些许霜雪,白罗刹劈头盖脸的被糊了一脸。
  
      白罗刹浑身打了个冷颤。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此处只有自己,从未想过还有其他人。
  
      “阁下是什么人,还请现身一见!”
  
      回应她的只有呼啸着的风声,刚刚的那声叹息似乎从不曾出现。
  
      她擦掉了脸上的雪,眼睛有些清凉的感觉。
  
      这时,白罗刹再看雪茸兔之时,发现自己眼睛看到的景象已经变了。
  
      雪茸兔行动的轨迹都清晰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每一个跳跃,每一个动作,皆有迹可循。
  
      “多谢前辈!”
  
      不久之后,白罗刹突然跃起,跟着雪茸兔跳了几下,很快便能抓住一只。
  
      “哈哈哈,成了!”
  
      白罗刹抓着雪茸兔,仰天大笑,整片冰原回荡着她喜悦的声音。
  
      正准备好好揉一下毛茸茸的兔头,雪茸兔却浑身发出白色的光芒,恍得人睁不开眼。
  
      苏长言一直端坐在白罗刹面前,忽然之间,原本平缓的呼吸声中夹杂了些许喘息。
  
      苏长言立即抬头,这时白罗刹也睁开了眼睛,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了起来。
  
      白罗刹一睁眼,冰晶世界消失,苏长言俊秀如玉的面庞认真的看着自己。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对视。
  
      苏长言发现,白罗刹原本消退的疤痕又一点点的出现。
  
      “你醒了。”
  
      “是啊,都发生了什么?”
  
      “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吧?”
  
      “嗯?”白罗刹被封的经脉早已恢复,她舒展了一下四肢,刚想起身,双腿发麻,整个人就要往前面栽倒。
  
      苏长言立即上前扶住了她,手不由分说的搭上了她的脉搏“你脸上的疤痕在你昏迷的时候消失了,现在又出现了。”
  
      这么说来,自己进入冰晶世界,应当与这天之痕有关。
  
      见白罗刹不说话,苏长言扶着她坐好在床榻上,帮她揉了揉腿“怎么样,好些了吗?”
  
      白罗刹的脸瞬间烧了起来,忙起身七歪八扭的跑了出去。
  
      苏长言在她身后发笑。
  
      刚一走出屋子,白罗刹便看到这满目疮痍的院子,看来这迷雾之中一切都是幻象。
  
      那么自己新学会的身法呢,不知使其来如何。
  
      “苏长言,我们在此打一场吧。”白罗刹突然回头说道。
  
      苏长言轻摇折扇“你确定,我现在已经是绝顶高手境界了。”
  
      “我昏迷了多久?”白罗刹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昏过去几年了。
  
      “三日而已。你现在饿不饿?”
  
      被这样一问,白罗刹发现自己的五脏庙已经开始反抗了。
  
      “不管,先打一场再说,试试我的新身法。”白罗刹说完便一掌劈了过来。
  
      苏长言知晓她步法诡异,但此刻仗着境界提高,并未把她放在眼中。
  
      却不料,明明是正面袭来,自己轻巧避开了,可右侧却中了招。
  
      “这身法确实巧妙。”这般之后,苏长言立即认真了起来。
  
      一招得手,白罗刹哈哈大笑,“怎么样,我能与你一斗吧!”
  
      衣衫翻腾,人影闪烁,两人便在这片废墟之中打了起来。
  
      “哈哈哈,如何?”百招过后,两人依然不分上下。
  
      “这身法确实精妙,不知是何名字?”
  
      “此乃我自创身法,是我观察雪茸兔身姿学会的,便叫融雪身法吧。”
  
      “雪茸兔极北都难得一见,你如何见到的?”苏长言立即发现其中的诡异之处。
  
      “我也不知晓,我昏迷之中便和雪茸兔作伴。”白罗刹未细说。
  
      苏长言点了点头“那我们便回去吧。”
  
      “等等,你的蛊毒?”
  
      “路上与你细说。”
  
      一行数人,辞别了刘家村人,又踏上了东去的道路。
  
      这一路行来,比之先前,安稳了不少,苏长风也没有再露头。
  
      轻车骑马,秋日融融,几人便在这样的氛围里,来到了东岐。
  
      明明未到冬季,但东岐的寒冷似乎有些急不可耐,早已覆盖了整片州域。
  
      冯有坚一踏入东岐境内,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不免心潮澎湃了起来“还是我当初离开时的东岐。”
  
      “师叔,这景色自然未变,但是现在多了很多花样啦。”
  
      “哈哈,丫头,这就是你这个向导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阿嚏!”江故打了个喷嚏。
  
      其余几人尚可,都有护体真气,江故却是冷得瑟瑟发抖“白女侠,你们这儿这么冷,你不提前告诉我,阿嚏。”
  
      看着江故把自己的所有单衣都拿出来裹在了身上,白罗刹哈哈大笑“我从三岁开始习武,五岁开始便不再惧怕东岐之冷。”
  
      江故狠狠地瞪了白罗刹一眼“阿嚏,我要赶紧去传令,只是不知司徒洛身在何处,要不我直接去宁家?”
  
      听到宁家,白罗刹的眼角微微颤了颤“恕不奉陪,我要和师叔回雪山去了。”
  
      说完,便要纵马换道。
  
      玄烨却突然开口道“等一下,我来东岐本就无事。不如带我去领略一下东岐瑶山之景?”
  
      东岐瑶山是东岐最大的一座雪山,也是白罗刹师门所在之处,高耸险峻,常人根本无法攀登。
  
      白罗刹挑眉,打量了一下玄烨“你一路跟到了此处,真是为了江湖历练?”
  
      “自是如此。”
  
      “那你不跟着苏长言去见见武林第一美人,跟我去雪山看猴子?”
  
      “美人又不是自己的,没什么好看。更何况,你也是美人,我也是见过的那种。”玄烨一边说着,一双桃花眼闪烁了起来。
  
      “咳咳。”苏长言咳嗽了几声。
  
      “别咳了,你是来提亲的,那我以后自然可以光明正大追求白女侠了。”玄烨继续抛媚眼。
  
      白罗刹此次回去,有草药要寻,多一个人还多一分力,她询问了冯有坚的意见后,便道“好吧,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