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唐秘录 > 第八十二章 五行八作

  枯衣楼的修士被斩杀殆尽,李玄一因为身具紫霄赠的龙鳞甲与袁天罡飞升前留下的太极图,九境的攻击也只是对其造成了一些皮肉震伤,并没有造成内伤,此时已经有人将李玄一与邹风炽从昏迷中唤醒,服了些顺气排淤血的丹药后便没什么大碍了。只是邹令方因为被服用过止气丹,恢复修为要等到半月之后。
  当邹令方带着丁谓以及邹风炽、李玄一等众人来到邹家地牢之时,邹风炽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因为邹家的地牢之前都是用作临时关押一些家族内的触犯族规或者是商号内一些营私舞弊,贪赃枉法的人,也偶尔会有一些族内作奸犯科的下人,可是也只是作为临时关押,极少有像眼前这样的,此时地牢内几乎都是邹家大宅里的修士,各个院的管家和忠心的仆人,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的下人已经死在了这里,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邹风炽的二叔竟然被泡在水牢里,此时已经有些痴痴傻傻,丁谓检查之后发现,邹凤炽的二叔气海已经破碎,修为尽失,据邹令方说原来二叔本来只是与处月的枯衣楼合作,借助枯衣楼的势力在处月扩大业务,同时打算借助枯衣楼的势力逼邹令方退去邹家家主之位,可是万万没想到与虎谋皮,终被虎伤,枯衣楼借助二叔,先将邹家内的高阶修行者大部分调到外地,然后喧宾夺主,轻易的便拿下了邹家大宅,在之后大量侵吞邹家财物,甚至要谋害邹令方与邹风炽,这是二叔所万万不能容忍的,可怜二叔在枯衣楼已经完全控制邹家大宅的情况下,竟然与枯衣楼发生了剧烈的冲突,结果可想而知,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邹家经此一役,邹家大宅折损了三分之二的人口,这还不算本来枯衣楼安插在邹家的下人与管家,邹风炽拿出密宅内的存银,邹家钱庄敞开不限时的允许兑换,邹家的危机自然接触,枯衣楼此次两个月内,共从邹家转移了十七亿两白银,虽然对邹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不算伤筋动骨,恢复往日之象只是时间问题。
  当邹令方听说这一系列打击邹家钱庄的行为都是出自李玄一的主意,自然是对年纪轻轻的李玄一刮目相看,丁谓见李玄一伤势不重,便说自己先去向唐皇汇报此次针对枯衣楼行动的结果,然后再来接李玄一去太学觐见五柳先生。此时的丁谓还不清楚李玄一与师傅夫子之间的关系,只当是夫子对于这清奇少年的爱才之心,才会命自己处理完这些将李玄一送入太学。
  御捕隶属大唐百骑司,百骑司监察百官,也监察像邹令方这样能够影响大唐经济的豪绅,在邹令方半月未曾在民间露面之时,丁谓就已经得到了汇报,所以其实御捕一直都在监视邹家,而且丁谓还在一个多月之前还偷偷潜入过邹家,只是当时还不清楚枯衣楼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并没有贸然进行营救,恰巧那会李玄一开始对邹家钱庄动手,丁谓惊叹李玄一手段之高明的同时,自然暗中协助李玄一,所以挤兑风波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李玄一才会感叹挤兑风波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并且隐隐感觉到有一股势力在帮助自己。
  李玄一被安排在了挨着邹风炽的房间休息,一边休息一边等待丁谓从皇宫内返回,邹风炽并没有休息,而来到李玄一的房间,对李玄一说道“一哥,我最近都在一直思考,怎么能避免邹家以后再遭遇类似的事情。”
  李玄一看着似乎瞬间长大的邹风炽,说“那你思考的结果怎么样?”
  邹风炽说道“我认为邹家还不够强大,邹家在外人眼里已经是个庞然大物,生意遍布大陆,可是经历了枯衣楼这件事,让我知道,邹家的生意虽然做的很大,但却没有相应的保护自己的能力,如果邹家要是多几名像三叔这样的大修者,或者是在枯衣楼对我们动手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枯衣楼的行动,那么至少父亲不会遭这么大的罪,邹家也不会损失这么惨重。”
  李玄一点头道“你说的确实是有道理,拥有众多的大修行者自然是相当重要,可首先大修行者几乎都不缺钱财,他们要是需要这些金银之物,想得来太容易了,而且每一名大修行者几乎都特别自由,很难对家族产生归属感。”
  邹风炽点头说“这一点我知道,所以暂时我打算在修行界也要多雇佣一些高阶的修行者,来加强族内的武力,同时在族内开始聘请名师培养自己的修行者,凡是族内邹姓子弟,管家、仆人的孩子,只要对家族有归属感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名师的指点,这样再过二三十年,邹家就会有一代自己的修行者,这样再加上我们在外面雇佣的修士,邹家的武力就足以震慑一些对邹家心怀不轨的人。”
  李玄一道“不错,这个方法虽然慢了点,但是一劳永逸,如果成功,那邹家以后就可算作是全天下最有钱的修行宗派了。”
  邹风炽继续说道“这不是我最想和一哥你聊的事情,我最想说的是,邹家之所以能被枯衣楼趁虚而入,我觉得最主要的并不是二叔贪心与枯衣楼以另外和。”
  李玄一问道“那你觉得是什么呢?”
  邹风炽说道“我觉得是我们听不见也看不见了,邹家这些年全力在扩大生意,但是我们没有与之匹配的听觉和视觉,我们听不到远在万里之外的人在说什么,也看不见潜藏在暗处的敌人在干什么。”
  李玄一眼睛一亮,问道“那你是打算要怎么做?”
  邹风炽说道“大唐有自己的百骑卫,有自己的御捕,处月有自己的枯衣楼,这这件强大的国家都有自己的监察探听机构,所以我觉得既然我邹家已经把这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处,甚至在海外和族都已经有邹家的生意,那么即使花再多的钱,我们就一定要有自己的监听机构,不仅要监听天下的动态,还要监听我们内部自己成千上万的管家、掌柜与伙计。”
  李玄一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赞成你的想法,而且一旦邹家有了自己的一套完整的信息传递与探听系统,那么不仅可以保护邹家不被外族威胁,同时还会成为邹家生意的指路明灯,以后邹家就可以利用全大陆的信息不对称来做利润最大的生意,邹家也会永远走在其他巨商的前面,做到真正的领先一步了。这个想法你与伯父聊过么?”
  邹风炽说道“暂时还没有,我想先和一哥聊聊,想清楚了在和父亲说。”
  李玄一道“其实在花钱这种事情上,我始终认为你是全天下最有天赋的人,而且这个事情我觉得没有问题,我支持你。”
  丁谓是在快到傍晚时分的时候,才再次回到平安坊,此时的平安坊已经有大量的工匠在修补街道与倒塌的墙壁房屋,当丁谓来道平安坊的时候,邹风炽也刚刚从邹令方的房间回来,就见邹风炽兴冲冲的来到李玄一的房间,李玄一看到邹风炽一脸高兴的表情,问道“伯父同意了?”
  邹风炽说“同意了,而且父亲还说,让我多多问问你的意见,经过这件事,他感觉自己老了,以后他会慢慢将邹家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我高兴的不是这件事,是三叔来信了,三叔说他在处月的月亮河附近被伏击了,不过最终还是逃掉了,只是因为身受重伤,目前在一处牧户家养伤,过些时日就能赶回殷都,让我们不要担心。”
  李玄一说道“这可是个好消息,费三叔与伯父情同手足,而且费三叔如果在,对于邹家的稳定也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那伯父同意了你的想法,你打算给即将筹建的组织起个什么名字?”
  “我也正要和一哥你商量这件事,我打算叫五行八作,五行八作其中的本意分别是,五行是指:车行、船行、脚行、商铺行以及衙役行;八作是指:金匠、银匠、铜匠、铁匠、锡匠、木匠、瓦匠和石匠。我的设想是既然邹家涉及各行各业的生意,那么五行八作就是要收集天下所有生意行当的消息,五行设立五个部门,负责收集,甄别,传递,潜伏,调度这五种在消息传递过程中的工作,而八作既是八座,我要在邹家拥有八名九境或者等同就实力的修行者”邹风炽意气风发的说道。
  李玄一对邹风炽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名字起的好,敢想才能敢干,你的设想也非常好,不过同时拥有八名九境修行者的势力,大路上只有大唐官方和处月官方才具备,你还是不应该操之过急,不过我完全相信你能做到!”很多年以后,五行八作已经变成全大陆最神秘也是强大的谍报机构,处月和大唐的很多消息都要从五行八作来购买,年迈的李玄一和邹风炽聊天还说起,当时根本就没觉得邹风炽能够将五行八作创建成功,因为九境修行者不仅仅是靠钱财能堆出来的,而且邹风炽一张嘴就是要八名。邹风炽也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是无知者无畏,如果他当年知道九境的修为这么难达到,可能当时就退却了也说不定,不过邹风炽说自己之所以一直相信自己能够成功,就是因为李玄一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