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江湖之异剑录 > 第179章、名侦探庄意 六

  庄意此话一出,那人影原本悠闲的脚步突然加快了起来,转眼间就飞奔着向人群中跑去。
  此人的脚力确实不错,但庄意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内力催动,借着轻功的身法就追了上去。
  街上的行人被二人的追逐战打乱了节奏,纷纷闪躲了起来,偶有推着车的小商贩,因为视线受到了遮挡,稍微迟疑了一下便遭了秧。
  车子一倒,水果便散落了一地,原本避让的人们突然冲了上去,片刻之后又各自退散开来,只留下空空如也的推车,和泪流纵横的小贩。
  庄意虽然未曾有片刻的松懈,却发现自己与那人影的距离并没有拉近多少,由此说来:
  这孙民浩的功夫当真是不弱,之前的一切竟然都是他装出来的,真是可恶。
  庄意咬紧了牙关,将全部的内力倾注在四肢之上,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快,终于离那个身影越来越近了。
  但前面的人却并不慌张,反而带着庄意绕起了圈子来,他们所处的街道变得越来越窄,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少。
  几分钟后,他们就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河边,这里杂草丛生,道路泥泞,所以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
  前面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慢慢转过了身,确实是孙民浩本人无疑了。庄意见他停下来,立马收了内力,落在了他旁边的空地上。
  二人四目相对的瞬间,庄意突然觉得孙民浩的精神面貌跟之前已经大不相同了,不但神气饱满,表情也充满了希望和自信。
  还没等庄意开口询问,孙民浩却主动开口说道:
  “庄意,聊到那件事情之前,我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话语刚落之间,一件被布料包裹的东西就落到了庄意的手中。他接过之后,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裹在外面的布,里面的东西竟然是一把剑。
  此剑长度适宜,剑柄握起来十分舒适,一看就知道不是一把普通的剑,最为神秘的是,剑身是由三道剑刃等分排列环绕而成,庄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不禁有些入神。
  孙民浩打断了庄意的想法,笑着说道:
  “大侦探,你既然能找到我,那么你看到这把剑,就一定能想到些什么,对不对?”
  庄意有些意外的看着孙民浩,此时他的语气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果决,庄意拿着这把剑反复端详了半天,突然想到这剑的截面,竟然跟田可为手臂上的某种印记十分相似。
  “莫非这剑与田可为手臂上的那个印记有关?”
  孙民浩点了点头,但此时他的脸上很明显的多了些愤怒之情:
  “这剑确实跟田可为有关,他手臂上的那个并不是什么印记,而是被这把三相剑给刺伤了,你可知道这柄剑的主人是谁?”
  庄意摇了摇头,虽然他很确定孙民浩与田可为之间定然有某种仇恨,但眼下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而且就算他不说,对方也会告诉自己的。
  “这剑的主人正是当年惨死在高级执事训练场上的赵君昊,而我也不叫什么孙民浩,我的真名是赵民昊,我是赵君昊的弟弟。”
  沉默,无尽的沉默,只有流水的声音和风吹杂草的啦啦声,庄意真的被对方这句话给惊到了。
  怎么会是这样,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连日未能入眠的疲惫也开始肆无忌惮的侵蚀着他的精神和意志。
  原来事情的真相、、、
  在他沉默不语的这段时间,孙民浩,不,此时应该称呼他为赵民昊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向他讲明。
  当年他的哥哥赵君昊打败了秦穆之后,成为了善德门内一时无两的中心人物,对与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正是风华正茂之时,心气也比别人高出了许多。
  可是刚刚获胜没几天,他却意外的惨死在善德门的休息室中,若论真功夫,整个扬州分部都没人是他的对手。
  可是赵君昊死的却很奇怪,当他得知他出事的消息赶来之时,一切都已经晚了,所有的线索都被破坏掉了。
  善德门找人调查了很久,却一无所获,最终也只是草草收场而已,而当时出来善后的人,也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小喽啰而已。
  “善德门做事太草率了!我记得他将哥哥的尸体交给我时是一个大雪天,扬州几乎都不会下雪的,但那一场雪,让我明白了,哥哥的死必有冤情,我要为他报仇!
  再后来,当我整理他的遗物时意外的发现三相剑的剑刃上有血迹,这血迹一定是谋害哥哥的那个人留下的。
  这便是我手中唯一的线索,要想复仇成功,就必须卧薪尝胆,一步步的在善德门中寻找凶手的线索。
  最后苍天没有让我失望,终于让我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田可为手臂上的伤,那是只有三相剑才能留下来的伤口。”
  说道这里,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随着对方的讲述,庄意终于明白了这其中所发生的一切,难怪自己一路走来,总会发现他在自己的身边。
  原来两个人都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来到善德门之中的!!!
  “这一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杀人事件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这是庄意在自己讲话时第一次开口问问题,赵民昊点头说道:
  “没错,从确定报仇的方式,到每个环节,每个可能出问题的点,我都在心里反复计算了好多便,最后我终于成功了,没想到田可为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说完他愤怒的咬了咬牙,怒声喝道:
  “以他的本事根本不可能赢得了我的哥哥,定是使了什么奸邪的法子!”
  庄意沉思了片刻,这田可为确实是大奸大恶之人,出事当天要下毒害我,估计赵君昊会死也是先中了他的毒。他突然开口说道:
  “所以,你把这些都告诉我了,不怕我去告诉魏亭或神明吗?!”
  赵民昊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不怕啊,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你若是想,早就可以带着人来抓我了,何必自己一个人冒险前来呢,而且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做、、、”
  “什么原因?”庄意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们两个都是背负着巨大的秘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