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从聊斋开始 > 第182章 二流内门弟子
    红莲教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这里面的弟子,也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一旦发生了什么冲突,那都是一言不合,直接便拔刀相向。
  
      红莲教内禁止私斗,但却并非不能斗。
  
      对于这些私事,红莲教的内部一般都是不管的,不过他们设有专门的生死台,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直接上生死台便可以了。
  
      上了生死台,生死那便全凭天意了,当然还得凭自己的本事,死在这上面的人,就算再冤枉,那也没办法,技不如人,又能怪谁?
  
      不过也有些耍心机的,如果当时不是对手,吃了亏,他会千方百计的求对方饶命,只要对方放了你,那么就有机会,等后面恢复过来,那可就是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层出不穷。
  
      但是这点心计,你有,你的对手也有。
  
      反正梁子已经结下了,谁还会那么蠢的放虎归山,就算是仁慈一点的,也会让你变成一个废人,还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
  
      而狠一点的,只怕当场就能要了你的性命,这就是所谓的发起狠来,连自己人都杀。
  
      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优胜劣汰的,这也就是他们,与那些正派之间,最大的不同。
  
      弱小就要被欺负,哪怕在门派之内,都有人光明正大的收保护费的,又更何况如今是在万妖山谷,这个地方,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要么有实力,要么就得顺从。
  
      何况如今大半夜的,就算杀了你,也没有人会知道,出去之后,说你被妖怪杀死了,或者与妖魔同归于尽了,也没有人会去追究。
  
      虽说乱是乱,但规矩却是规矩,不可违抗,谁若是胆敢去挑战底线,那么可就不好意思了,既然加入了红莲教,就得照规矩行事。
  
      在这里面,你有很广的自由和权利,但若是胆敢以下犯上,最后的结果都不怎么好。
  
      就比如前些年,某个外堂弟子,自认为实力超群,便公然违抗堂主,甚至想要取而代之,但是如今再看,坟头草都有好几丈高了。
  
      规矩就是规矩,军令就是军令,教义就是教义,若非如此,红莲教也不可能发展成为魔门三大势力之一,能与正道大派分庭抗礼。
  
      此刻那三名年轻男子,衣着蓝袍,上面都饰有红莲教的专属标志,显然是属于二流的内门弟子,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堂口的。
  
      红莲教内,不仅职位分三六九等,弟子同样也有等级之分,并且彼此的服饰也不同。
  
      比如最低等的普通弟子,也就是外门弟子,一般都是黑袍,而往上则是内门弟子,由低到高,共分为三等,三流内门弟子的衣着是青袍,通过门中试炼之后,可任职外堂堂主。
  
      二流内门弟子,衣着为蓝袍,通过门中的试炼之后,最终会任职内堂堂主,甚至是分舵的舵主不等,但最关键的,还是要看实力。
  
      最高等的一流内门弟子,则是作为年轻一辈的主心骨,身着白袍,如果有天赋,并且有机缘的话,会被长老楼主等人,或者是两位护法看重,收为关门弟子,成为自己继承人也不为过,但是这种机会,一般都是十分渺茫。
  
      而关于教主之位,没有限制,不管你是什么弟子,哪怕是个杂役,只要你能在选举大会上面脱颖而出,并且获得认可,照样能成。
  
      此刻苏提感应之下,发现这三个人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炼精化气后期,只不过却大都像是刚刚突破不久,实际根基并不是很稳。
  
      要真说起来,就算加上他们经常与妖魔搏斗,实战经验比较丰富,但是若与外面那两个守山的弟子比起来,照样还是要差上一些。
  
      外面那两个守山的弟子,虽然跟他们一样,也是属于二流内门弟子,而且修为境界也差不了多少,但是他们,却已经突破很久了。
  
      其间积蓄了不少的灵力,为下一个境界的突破做准备,最重要的还是要突破大境界。
  
      在这个境界的层次上,堪称已经是略有小成,可是纵然就差这么一点,但对付他们却绰绰有余,这就好比新人与老手,那性质能够一样么?光靠狠辣与心机,实际作用并不大。
  
      尤其是从炼精化气,跨越到炼气化神,一个大境界之间的转换,一旦突破,那可就是飞跃性的提升,在这其中的一点点差距,那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就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比如李辛奇,他的修为境界,同样也是炼精化气后期的,但是他却为什么能穿白袍?
  
      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全都是靠自己的实力打上来的,因为他已经是炼精化气后期的巅峰之境,一旦时机成熟,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再比如姜鱼,他虽然是二流内门弟子,但是他的修为,同样也不是眼前这三个人可以比的,更何况他还年纪小,晋升的希望很大。
  
      这在门派之中,已经算是天才少年了。
  
      已经在万妖山谷浪荡了这么久,距离天亮显然不远了,所以苏提现在,只想尽快找一个实力强一点的妖魔,夺了源气就离开此处。
  
      可是谁让这三个人,这么不长眼睛呢?
  
      他本来不想惹事,可对方硬要如此,那么自己也不必客气,眼见着对方一掌打下,苏提也是毫不留情,手起刀落,顿时鲜血飞溅。
  
      那名弟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只感觉右臂一痛,随即一道温热的红色液体喷到了脸上,一看之下,顿时放声惨叫了起来。
  
      如同杀猪一般,往后连连倒退的数步。
  
      好在他终究是修行之人,虽然顷刻之间断了一臂,却也不是寻常人可以比的,轻而易举的稳住了身形,接着左手剑指出手如电,封住了右肩各处要穴,同时调动体内灵力调息。
  
      “你……狗杂碎,竟敢伤我兄弟,好!既然如此,今天晚上你就别想离开这儿了!”
  
      剩余的两名男子见状,不由皆是心中大骇,他们倒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大胆,而且毫无征兆,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留情。
  
      为首的那名男子率先反应过来,不过他也不是莽撞之辈,见苏提的出刀速度,竟然连他们都无法捕捉,心知此人绝对不容易对付。
  
      随即也是不敢留手大意,索性直接祭出了本命法器,一杆丈八点银枪,银光霍霍,枪出如龙,无尽的灵力运转其中,夹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便直接朝着苏提猛轰了过去。
  
      而另一名弟子,目光望了望被苏提一刀斩断右臂的那人,此刻见他正盘膝端坐在地,运转体内的灵力,尽皆顺着经脉流入到右肩,切口之处,一道光芒闪烁,血已经被止住了。
  
      “老大,我来助你!”
  
      见罢,他心中稍安,随即将目光又移到了苏提身上,怒吼一声,祭出法器猛冲而上。
  
      巧的是,他的本命法器,竟然也是一把刀,只是这把刀才刚刚祭出,就发生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