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综影视之随心 > 第140章 陈情令之江厌离10
听说江澄那一路之后会到岐山,林子兮跟着蓝忘机带领的蓝氏的人一路到了岐山,也是在岐山脚下,林子兮经别三月,再次见到了江澄。
  
  再见到江澄,林子兮不由地想起魏无羡,心里又是忍不住的酸涩与叹息。江澄和魏无羡都是她最重要的人,她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可他们却偏偏接二连三地受到伤害。
  
  林子兮看着如今意气风发的江澄,想着他失去金丹的那些日子,他那么骄傲的人,林子兮怎么忍心告诉他,他如今体内灵力的源泉,那颗蓬勃有力的金丹,是从他视逾生命的兄弟的丹田里刨出来的啊?
  
  江澄见林子兮皱着眉一脸欲言又止,只以为她是这些天太担心了,连忙不住地宽慰她。
  
  林子兮想到还在等他们去找的魏无羡,止了深思,拉着江澄去寻了蓝忘机,看着他脸色微沉,一路披荆斩棘,一马当先冲上教化司逼问魏无羡的消息。
  
  ……
  
  夷陵乱葬岗之名,原主有几分记忆,那原就是古战场,后堆尸遍地,怨气丛生,修仙之人均只得绕道而行,凶名可见一斑。可温氏的人居然说,他们在三个月前将刚刨完丹,身体虚弱的魏无羡扔进了,夷陵乱葬岗?
  
  林子兮看着被蓝忘机弦杀术所制的人,恨不得将温晁大卸八块。
  
  正在这时,蓝氏的门人捧了当日被温氏收缴去的各世家公子的佩剑来,林子兮看着那把和它的主人一般,简单随性的“随便”,心里一痛,随便啊,随便,往后,谁来执你?
  
  闭了闭眼,林子兮郑重地看向蓝忘机和江澄,“蓝二公子,阿澄,你们先去请战夷陵,我人微言浅,不大受约束,先走一步。蓝二公子……有阿羡的消息了,记得传信给我。”
  
  “阿姐,可是……”江澄担心地看着林子兮。
  
  林子兮回头强笑,“放心,你们没来,我会躲着温氏的人的,只不过,我想去先找一找阿羡。”
  
  江澄很担心魏无羡,却也不想林子兮冒险,可林子兮执意前往,江澄念着林子兮实力飞涨,没有阻拦到底。
  
  蓝忘机和江澄毕竟身为一方带头人,又在联盟之中,不得随意离开,且还需向赤峰尊说明一二,而林子兮不在其列,拜别他们后,就离开了岐山,往夷陵乱葬岗赶去。
  
  ……
  
  林子兮素来不喜欢阴冷和黑暗。
  
  可这乱葬岗内连上方的天空都阴森森的。它底下怪石嶙峋,据说还有很多厉鬼怨气,对于正常人来说,是大凶之地,对仙门世家来说,也是有去无回。她的阿羡,就是被扔在了卜一进入就令她觉得心中压抑得厉害的地方,如今还不知所踪。
  
  忍着不适,林子兮将这诺小的乱葬岗搜寻了两日,不放过任何一片草丛,却只影不见。
  
  想着魏无羡或许早就离开了,或许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林子兮只得从夷陵乱葬岗一路找出来。
  
  从夷陵乱葬岗出来的时候已然天黑,出来后,明明已经离夷陵乱葬岗很远却还是觉得阴风阵阵,林子兮深知不对,便循迹一路探查至夷陵监察寮。
  
  她到时,监察寮里的人已经死绝。想着江澄他们或许来过了,林子兮用了蓝氏传音术询问他们方位。
  
  蓝忘机回信告知他们去了莲花坞,林子兮愣了一下,本想问魏无羡的消息,想想这里离莲花坞挺近的,还是先御剑先去找他们会和了。
  
  ……
  
  林子兮没有想到再次看到魏无羡,会是在莲花坞。
  
  彼时,她刚踏上云梦码头,重回故地,一步一看这雕栏画意,想着昔日的盛景,心中怅然,转角却看见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形纤长的黑衣少年斜坐栏杆,背倚亭柱,一手提着一只精致的黑陶酒壶,酒壶鲜红的穗子一半挽在他臂上,一半正在半空悠悠地晃荡,另一手随意地转着一管通身黑色的笛子,尾端的坠子一圈一圈地绕着。
  
  是……阿羡啊!
  
  林子兮慢慢地靠近魏无羡,看着他突然防备地转过头,眼神凌厉,不由地一怔。
  
  记忆里最多的是江澄和魏无羡在身边笑闹的场景,那些场景里,魏无羡,应该是一个明俊逼人的少年,眼角眉梢应该尽是笑意,应该总是神采飞扬。他可以沉着,可以严肃,可以嬉笑自得,可以气急败坏,却不该如这般,周身似笼罩着一股冷冽的阴郁之气,俊美却苍白,防备而尖锐。
  
  林子兮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人,脑中一片空白,直到一声“师姐”仿佛穿过了重重时间的壁垒,在她身边炸开。
  
  林子兮眼看着魏无羡一愣,眼里闪过懊恼,很快被惊喜和思念代替,迅速变柔,敛了那股冷冽的气息,三步并作两步,像曾经一样,冲上前来抱住自己,紧紧、紧紧地,仿佛漂浮的心乍然安定,“师姐……”
  
  林子兮回想起刚刚那个防备而凌厉的眼神,想着夷陵乱葬岗那阴森恐怖的环境,有些心疼和理解这个少年的状态,又忽然无比感激上天,感激上天能让魏无羡回来,真的,无论如何,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林子兮抬手抱住他,闭着眼,露出久违的浅笑,“……羡羡……”
  
  ……
  
  之前清河、云深不知处、岐山教化司分别被攻破,如今夷陵检察寮也被攻破了,是时候进入射日之征的最后阶段了。
  
  林子兮和魏无羡还有江澄拜过江家祠堂后,就随蓝忘机一同回了清河,为这场射日之征最后的决战做准备。不过不知怎么地,这一路上,林子兮觉得魏无羡和蓝忘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因为射日之征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此番众大家族齐聚,便设了宴席庆祝。
  
  宴会上,赤峰尊领众人恭喜魏无羡回来,魏无羡却看着蓝忘机的位置没人,心不在焉,过了一会儿才在林子兮的提醒下回过神来。
  
  赤峰尊好奇魏无羡今日为何没有佩剑,魏无羡因为没了金丹不能用剑,可他不能言明,于是故作无所谓道不想佩剑。林子兮心知魏无羡不配剑的真相,感受到他一瞬间的无措与无奈,很是心疼,不想再让别人再将目光聚集在此刻的魏无羡身上,便道:“他近日方回,身体还没有修整好便想着杀温氏,小女担心他不顾自己的身体,便令他这几日不准佩剑,免得兴起又不顾自己的身体里。”
  
  赤峰尊闻言,只好顺势赞魏无羡的少年血性,众人于是开始说起伐温的心志。
  
  魏无羡灌了两口酒,忽然拿了一壶酒提前离席。
  
  来到院子里,他听到蓝忘机的琴声,想起之前蓝忘机告诫他修习邪道有损心性,不赞同他的话,更是一个劲儿地喝着闷酒。
  
  魏无羡离席以后,众人觥筹交错开始尽欢,林子兮转头看着两个弟弟的空位,也离了席。
  
  她出来后,看到江澄和魏无羡在庭院里说话,江澄问魏无羡为何不佩剑,还嘱咐他下次这种场合一定要佩剑,魏无羡则故意说自己就是不佩剑,不想被一群不认识的人拉去比剑切磋。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秀剑法的吗?”
  
  “以前是小孩儿~,只是谁能一辈子是小孩呢?”
  
  看着满脸深沉的魏无羡,林子兮想了想,转道去了厨房。
  
  带着煮好的莲藕排骨汤,林子兮来到了魏无羡的房间,只是,她一进入房间,就对上了横笛防备的魏无羡。她愣了一会儿,故作轻松地关上门,好奇地看着他身上的黑笛,“这笛子,以前从未见你带过。”
  
  “偶然拾得罢了。”魏无羡抬手看了一眼那黑笛,笑了笑。
  
  林子兮放下食盒,好奇地想要碰一碰那黑笛,没想到那黑笛似有火烧,林子兮不防被惊了一下,方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那笛中,似有邪气。可林子兮到底经历得多了一些,并不以所修之道辨人,况且,一想到他刨丹之举和那夷陵乱葬岗的风光,林子兮对魏无羡的心疼就盖过了其他的一切。
  
  林子兮心里琢磨了一圈,待重新看向那黑笛时,眼里带了几分惊喜,“它这是……认你为主了?它叫什么名字呢?”
  
  魏无羡见林子兮被斥,吓了一跳,见她很快又稳定下来,才放下心,看了看那黑笛,将它被在身后,“我还没有想好。”
  
  看到魏无羡的动作,林子兮心里熨帖,无论如何,眼前人还是她的少年。
  
  “这便是你的一品灵器了吧?日后,它是你的伙伴,你可不要怠慢了它……”
  
  魏无羡侧过头微微看着握在背后斜出侧边的黑笛,想了想,道:“那便叫它……'陈情'吧!”
  
  “陈情?”林子兮指尖微颤,不敢问他“陈情”是不是就是“陈往昔之情”的意思,没了灵力,纵使他剑法高超,也挡不住别人灵钧一剑了……她能引灵气为力,因为她丹田有灵,她能用魔剑,因为魔剑有灵,可眼前这个失了金丹的少年,如何“陈情”?
  
  她顿了一会儿,侧过头,看着自己刚刚放下的食盒,逃也似的上前一步边打开边说:“阿羡,你席上都没有吃什么,现在肯定饿了吧?”
  
  “莲藕排骨汤?”魏无羡有些讷讷地看着眼前的汤。
  
  林子兮定下心,拉着他坐好,将盛好的一碗汤递给他。眼前的少年一口一口地喝着汤,一脸的怀念与满足。
  
  想了想刚刚看到江澄在魏无羡面前提的话,林子兮决定要去和江澄好好说说,忍住嘴快。即使不能告诉他刨丹真相,也要告诉他,那夷陵乱葬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的小伙伴这三个月里,到底可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思及此,林子兮收拾了食盒,“阿羡,你好好休息,我将剩下的汤给阿澄送去。”
  
  “啊~?师姐~,你可真偏心……”
  
  看着撒娇的魏无羡,林子兮摸了摸额他的鬓发,“这次的汤,可是专门为羡羡做的。”说完,她笑了笑,提起食盒,准备离开房间。
  
  “师姐……”在她打开门准备走出去的一瞬间,魏无羡叫住了她,咧着嘴角,像一只小兔:“汤,真好喝。”
  
  林子兮忍不住转头去看他的眼睛,笑了笑,“阿羡你能回来……”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