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时光任苒遇见初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 完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 完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到了任苒的房间。
  傅子初小心翼翼的把任苒放到床上,细心替她盖好被子,他轻抚她的额头,上面还残留着稀碎的汗,他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唇色毫无血色,心疼得要死。
  也不知道任苒在那个房间经历了什么,一个封闭的房间,明婷为了折磨她什么。
  杨君临是想靠近任苒,看看她的情况,可是这群人视他如豺狼,防得严密实实,根本不让他接近。
  呵……杨君临心底冷笑。
  等了一会,从他们的表情上确认任苒安然无恙后,杨君临打算离开。
  只是,他一动,这些人就把他团团的围住了,还真怕他跑了不成。
  杨君临眸光狠厉:“各位什么意思?”
  谢衡勾了勾唇说:“这位l先生,你觉得你能离开吗?”
  杨君临不以为然:“为什么不?”他想去哪就去哪,没人能够阻挡他。
  任世铭作为任苒的父亲,终于找到了这个一直在暗地里觊觎他女儿的人,他自然不能放过他。
  俗话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任世铭:“你们父子俩这些年来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们母女!我不能让你继续伤害苒苒,所以你不能离开!”
  杨烙天的身世,现今他们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了,当年莫氏资助了很多贫困孩子读书,杨烙天就是被资助的一员,莫氏还创立了基金会,就在开幕式的那天,莫氏董事长,也就是莫沁的父亲带着她出席了,谁能想到,杨烙天从小就变态,从那一天起,他就盯上了莫沁,长大后,趁着当时任家山庄外忧内患,各势力争斗,掳走了莫沁和任苒,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无法想象她们两个经历了什么,莫沁被救出来的时候,心理防线基本崩溃,都快要疯了,而任苒的性格也变了很多,往不好的方向走。
  杨烙天就是一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他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谁会知道杨烙天还有个儿子,他这个儿子不但继承了他的所有,比老子更加的出色,他还纠缠着任苒不放。
  这两个人,一大一小,都不肯放过她们母女俩!
  杨君临笑了,嘲讽的大笑:“你们对我有敌意我能理解,但是你们的话我就不能认了,由始至终我伤害过苒苒吗?没有吧,她是你们的心肝宝贝,也是我放在心尖上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还有,当年若是没有我,你们能这么快把莫阿姨和苒苒救出去吗?”
  是啊,他的确从未对任苒做出过实际性的伤害,作为任苒的至亲,谁能够忍受一个变态纠缠着任苒不放。
  即使他对任苒好,也不该以这种方式,一味的自我以为是对你好的方式,任苒不需要。
  “你这样病态的纠缠着苒苒,难道就不是对她的伤害吗!”任世铭说,“还有,就算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也能够救出她们母女。若不是你父亲掳走她们,她们母女本应该安安稳稳,幸福的过日子!”
  任世铭越说越气愤:“你以为你喜欢苒苒,你以为你对她好,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吗,这都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这件事,早该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你真的是为了苒苒好,就不应该一直纠缠她,放过她,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那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算什么?苒苒现在又为什么会躺在床上?你能说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吗?你一次又一次所谓的为她好,实际是对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相比任世铭愤怒到快要炸了,杨君临依旧无悲无喜,半点情绪波澜也没有。
  杨君临他是听懂了任世铭在说什么,但是他无法体会他说什么,“我喜欢苒苒,这就没有错,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那一年多里是我在陪伴着苒苒,那个男人做的事,他已经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了,而我,也不会走上和他同样的道路,我和他是不同的。”
  任世铭气的脸色都变成猪肝色了,妈的,他跟一个心理变态讲什么道理。
  谢衡轻笑一声,宫司忍不住躲到苏郝的背后,妈惹,老大发火好恐怖的。
  谢衡:“你说这是你和苒苒两个人的事情,那么你做的这一切,你问过苒苒了吗?”
  “唔——”杨君临思索了下说,“你说得对,可是苒苒她不记得我了啊,所以我想让她记得我,这没什么不对吧,你们对我敌意那么大,你们又怎么知道苒苒不愿意,她和我的感情,你们是不会懂的。”
  谁要你懂你这个心理变态的感情!
  傅子初安静了这么久,终于出声:“你说你这些年做的这些事是为了让阿苒她记得你,我没理解错吧。”
  杨君临鼓掌:“答对了。”
  傅子初目光沉静的看着杨君临:“仅仅是让她恢复记忆吗?”
  傅子初不认为杨君临的目的是这么简单,他一个玩弄心理学的高手,要想任苒恢复记忆太简单了,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杨君临眼睛一亮:“你的直觉很敏锐,苒苒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他笑,“我说什么,你们都是没法理解的,包括我和苒苒之间的感情,当年那个男人对苒苒下了心理暗示,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会失忆也是这个原因,要解开这个心理暗示,唯一的办法就是见血。
  那个男人做事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手段又残忍,我总不能放着这个定时炸弹在苒苒身上,所以我必须要解开它,方法嘛,自然是只有我能解,而且只有见血,刺激苒苒,她才能够恢复记忆。”
  说到底,你还不是为了让她记得你!
  “所以……”傅子初咬了咬牙,眼神锋利的盯着他,“你就在阿苒身边制造一系列的案件是吗?甚至……甚至沐纯的死……”你也让她参与。
  傅子初握了握拳头,生怕自己会失去理智去揍他,揍死他!
  杨君临挑了挑眉,他听懂了傅子初未完的话:“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唉,十几年前的你明明比那个男人还逊色的。
  有两件事我必须声明一下,关于沐纯和这次的事,都不是我下的命令,是明婷她自作主张的,我也教训过她了,如果你们不解气,我让她当着你们的面自刎也可以。”
  在场的人,被杨君临的凶残镇住了,他真的冷血又变态。
  傅子初讥讽:“明婷她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情,你比我们更清楚,她还不是为了你。”
  杨君临摊手:“作为组织的下属,她只能服从上级的命令,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违反规矩,她受罚是应该的。”
  心理变态都是双标狗。
  “行了,我在这船上又跑不了,苒苒还在这,我是不会走的,现在我没空在这里跟你们浪费时间,我还有事要忙,等苒苒醒来后,你叫她到甲板上见我,我有话跟她说。”杨君临看着他们越来越不善的脸色,恨不得生吞了他,他笑了,“决定权在苒苒手上,你们把我的话带到就行,我会一直在甲板等她,你们也可以不传话,那么你们想要的结束就没有了。”
  任世铭他们纷纷掏出手枪,对着杨君临,阻挡他离去的路。
  麻蛋,威胁谁不会?
  杨君临临危不惧,他单手插在口袋,平淡的笑:“我想要走,你们觉得能阻止得了我吗?我要留,都是为了苒苒,没有她,我去哪里,都没有人能够阻碍我的步伐。”
  嚣张跋扈,自大狂傲。
  谢衡收回手枪:“让他走。”
  任世铭震惊:“谢衡!”
  谢衡抿了抿唇:“任叔,放心,这一次他不会走的。”
  任苒都恢复记忆了,他怎么舍得离开。
  任世铭深呼吸一口气,转身离开,去看任苒,眼不见为净,他老了,管不住这群小年轻了。
  杨君临挥挥手:“记得帮我传话啊。”
  杨君临离开不久,任世铭还没气饱,他就看到傅子初要搞事情了。
  傅子初也要走!
  “你要去哪?”任世铭语气非常的不善,“我女儿还没醒,你就丢下她了?”
  作为一个老父亲,他是看不惯傅子初,也对这位女婿不是很满意,但是任苒喜欢他没办法,而且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守在她身边直到她清醒吗!
  傅子初皱了皱眉,明知会被骂,他还是说了,“案子还没结束。”
  任世铭破口大骂:“兔崽子,这个时候你还想着案子!”气死他了!
  傅子初:“任叔叔,坦白说,我不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这船上的其他人对你们来说无关紧要,他们的生死你们根本不会理会,于我而言,也没太大区别,每个人的生死有命,我没想过拯救他们,但是在我眼前杀人,我做不到无动于衷,而且这趟游轮之旅该结束了,它继续下去,意味着危险的存在,我不能再让苒苒置身在危险之中。”
  任世铭听到的潜台词是,我都是为了你的女儿,他哼了一声。
  任阳拍了拍父亲的肩膀:“爸,你就让他去吧,苒苒还有我们看着,虽然他曾经是个警察,但我看不出他对那个职业有什么敬畏之心,不过他这样,起码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你也不希望苒苒喜欢的是个冷血无情男人吧。”
  傅子初:我不要面子啊,大舅子!
  任世铭依旧冷着脸不说话,但也没有反对。
  傅子初对谢衡说:“阿苒就拜托你们照顾了,她醒来,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赶回来。”
  谢衡嫌弃的甩手:“行了,走吧。”
  傅子初苦笑,行吧,讨人嫌了。
  傅子初给赵鹏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个人离开。
  赵鹏问:“子初,你是知道谁是凶手了吗?”
  傅子初回:“还不能确定,所以我们要引蛇出洞!”
  赵鹏不解:“引蛇出洞?”
  傅子初点头:“七个人,现在还剩下三个人,我们还知道一个人的名字,伍韦宣!所以我们现在去找他,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他,l已经被我们发现了,百灵子和凶手报仇的计划肯定会有变,他今晚一定会出手。”
  赵鹏稀里糊涂的说:“你这样说,凶手到底是谁啊?”
  傅子初小声的说了个名字。
  赵鹏吃惊的张大嘴巴。
  凌晨两点。
  伍韦宣还是没法入睡。
  下午的时候,他在房门缝隙里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约他晚上十二点出去有事要谈,纸上的字迹他认得,是他们几个人之中领头的其中一位的字迹。
  那个人警告他,若是不去就会把他做的事情暴露出去,可是他做的事,那个人都有参与的啊,还是他带头的。
  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的死亡事件,伍韦宣就算再傻也察觉出来明显是针对他们的,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有人要向他们复仇了。
  他很胆小,自然是不会去应约的,谁知道他会不会被对方干掉,他心想事情暴露就暴露,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
  直到晚上的时候,有两个人找上他,伍韦宣记得他们,一个是被百灵子选中的警察,另一个是破案能力很强的男人,他跟那位警察很熟。
  他们说他已经被凶手盯上了,要想活命,只有配合他们,并且把该知道都告诉他们,包括他犯过的罪,他已经走投无路了,说就说吧,他家里有点钱,就算事情暴露出去,他是家里的独苗,他相信家里会保住他的,现在保命要紧。
  伍韦宣扯了扯裹住自己的被子,心想希望那两个人能够信守承诺。
  “咿呀——”
  夜里很安静,一丁点声音都会被放大,所以伍韦宣听到声音身体禁不住狠狠地一抖。
  这是开门的声音吗?可他明明记得房门已经被他反锁了啊。
  “踏,踏,踏……”
  有人!
  伍韦宣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紧紧的扯住被子,憋住气,可是身体不争气的抖了起来。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伍韦宣想,完了完了,他要完了。
  那两个人说要帮他的人就是坑他的!他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伍韦宣认命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时间慢慢的被拉的很长,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又好像才过去几分钟,伍韦宣惊了一身冷汗,可是他没有等到死神的降临。
  嗯???
  脚步声好像停止了,好像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声音他认得,就是那个警察。
  伍韦宣听话的躲在衣柜里,不知道外面危险解除了没有,他不敢出去。
  “放手吧,何水清。”
  灯一亮,露出了房间的全貌。
  何水清握着水果刀,她刺向了床上的“伍韦宣”,才发现不对劲,被子里的人是伪装的枕头。
  何水清丝毫没有惊慌,她拔出水果刀,冷冷的看着傅子初和赵鹏,“伍韦宣,他在哪?”
  傅子初劝说:“以暴制暴,不是报仇的好办法。”
  “你懂什么!”何水清怒吼,“你们要帮着那群人渣是吗?”
  赵鹏跟着劝解:“他们的罪行自有法律去审判,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知法犯法,你这样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何水清朝他们胡乱的挥刀:“别把我和那群人渣混为一谈,你知道他们做过什么吗?那群畜生,根本不配为人!
  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会得到惩罚吗?估计你们连他们做过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就这样一直逍遥法外!
  法律?可笑,在权势面前,只是一张废纸!
  他们的命是命,我们的就不是吗?凭什么我们就能随意的让他们践踏!”
  何水清也是天使孤儿院收留的孤儿,她本来一直怀着感恩的心,感谢天使孤儿院收留她,让她能有一个“家”,还能够认识很多小伙伴,大家都是孤儿,成为彼此的家人,直到她发现,一切美好都是假象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