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之隐曜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八阶
山洞被贯穿,但无碎石落下,因为山洞之顶已被之前射出的红光溶蚀。矮小佝偻的男人双手捧着圆形黑镜,兴奋的呼吸急促。
  
  “成功了!成功了!”
  
  祭师提前唤醒大蛇,以幕伏第二子之命。它被镇压的太久了,即便条件满足,也依旧不能完全苏醒,所以祭师将幕伏第二子和他的部下全部奉献出去,数十人是导致瓶子外溢的最后一滴水。
  
  祭师捧着的圆形黑镜中,八歧大蛇的身体在红光中蜷缩,他的身体已快要降临奈良岛的南部。这种强大的兽只在有水的地方出现,否则入侵军营的角鹰小队根本不值一提。
  
  祭师抱着镜子跑出洞穴,不败军军营已成空巢,但还有一些人在拼死战斗。不败军忠心的属下为报仇血恨冲上前方,死在飞鸟雪亮的刀下。
  
  祭师跛脚,跑的很慢,但他如同痴狂,他高兴的举着手中的黑色圆镜,向皇室军炫耀。
  
  “我成功了!看!我成功了!我将八歧大蛇唤醒了,传说中的八歧大蛇是真正存在的。”
  
  步履蹒跚的祭师慢慢走到飞鸟雪亮面前,他举着镜子,一把抓住飞鸟雪亮的衣襟。飞鸟雪亮摆头,一边的战士由此没有上前。
  
  祭师激动的声音颤抖,他一大一小的双目圆瞪,一字一字的吐出:
  
  “飞鸟王室不重用我,说我只会邪门歪道,但总会有人看重我,我成功了,我唤醒了你们一直害怕的怪物,八歧大蛇会摧毁你们的,让飞鸟王室无路可走!”
  
  “幕伏已经死了,你做这些毫无意义!”
  
  “什么?”
  
  祭师四下扭头,他一直住在那个有封印铭文的山洞,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以为自己成功了,没想到飞鸟雪亮告诉他这个消息。头脑发热的祭师被泼了一桶凉水,这么一想,之前军营里的喧杂,是否也是他们发出来的?飞鸟雪亮是皇室军首领,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祭师需要观察圆形黑镜,数年来都未彻底离开过山洞,没想到现在……幕伏死了?
  
  “你以为我会轻易上你的当?”
  
  祭师自己骗自己,他凑到飞鸟雪亮身前,阴笑狰狞。
  
  “你们输了!”
  
  “输?”
  
  祭师大怒,一头长发乱蓬蓬的,像个乞丐。
  
  “八歧大蛇会将皇室军打的落花流水,你的军队都会葬送在它的手中!”
  
  眉头紧皱,额头侧面的青筋暴起,飞鸟雪亮左腿上前,一拳打在他腹部。祭师眼瞳突出,欲要脱落,他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慢慢嘴角冒出白沫。
  
  对于一个将军而言,军队是他必不可失的一部分,它们等于他的命,将军的军队,犹如佣兵团团长的团员一样容不得人冒犯!
  
  “将军,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有老兵等他发言,飞鸟雪亮看向天边,星则渊带着幕伏的尸体紧跟红光前往奈良岛南部。飞鸟雪亮若以全速,到那都需要三四个小时,这个时间太长了,只有星则渊能及时赶到。但他一个人,真的可以再创奇迹吗?
  
  这是飞鸟雪亮第二次感觉这么无力,第一次他带领大军遭遇海中怪物,他们都胜券在握,但水中的妖魔令他们崩溃,他在水中看着怪物将士兵吞灭,自己拼尽全力,只能在大海化为血色时将它击退。
  
  现在,星则渊将独自一人面对那足以披靡整支军队的怪物。
  
  飞鸟雪亮眉头紧锁,他没想到神话中的怪物既然真的存在,在漫天阴云下,凉风吹起他的衣服。
  
  “放的信号箭他们肯定看不到,绿竹岛上的驻军将毫无防备。啧!我们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只有看星则渊的了。”
  
  “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
  
  “准备轻装前进!”
  
  “是!”
  
  鹤落跟着武生,他们在星则渊离开时便去找马。五十人找到马匹,迅速牵过来报告。
  
  战士们只背弓弩和刀,其余东西皆扔,而后上马快速驰驱。两百多匹马飞驰前进,伤员坐上马车,紧跟在后。他们赶过去肯定来不及,奈良岛很大,他们还不熟悉,但他们没有选择,就算去的晚也得去!
  
  星则渊不是大和国人,却为他们赴汤蹈火,想到这些,飞鸟雪亮高声大喝。
  
  “驾!”
  
  飞鸟雪亮骑着马跑在众人之前,他一路见到不少逃窜的不败军,但他已无心关注。马鬃飘扬,马尾犹如风中变乱的篝火火花。
  
  “全速前进!”
  
  回答他的是轻装战马的马蹄音,战士们热血怒发,即便面对神话中的鬼怪,也紧随将军左右,无一人逃脱。
  
  绿竹岛和奈良岛间隔很近,所以皇室军的驻军在绿竹岛上扎营,岛上的人隔着海峡看不到信号箭,他们此时只能看到一道红光。绿竹岛的北部有一个灯塔,灯塔上的望远镜可以看到对面的奈良岛,奈良岛岸边有一闪而过的红光,此后便是高涨海水形成的大浪。
  
  警钟拉响,驻军们忙碌起来,虽然他们不知道那道红光是什么,但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防御状态。
  
  “不败军有动静了!”
  
  他们这次面临的远比他们想象的恐怖,就连十首计蒙都有感应。
  
  “进阶了?”
  
  神兽进阶是件艰难的事,十首计蒙有七阶实力,原本八歧大蛇的实力和他相当,但它在解除封印时吸食太多生命,既然突破了桎梏,八阶的暴戾凶兽可不好惹,十首计蒙觉得自己不该去淌这滩浑水。
  
  但他隐约觉得,如果星则渊在,肯定可以将其解决。
  
  数十万里外,红光降落——
  
  奈良岛南部原本是美丽迷人的沙滩,十六年前,每到夏日便会有漂亮的姑娘穿着七彩斑斓的泳衣来这里游水。男人们带着他们的女人,女人的颜容和身材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
  
  男人和女人一同牵着自己的孩子,在沙滩上留下他们的脚印。害羞的女孩和细心的男孩弯腰去拾贝壳,想给自己喜欢的人做一条项链。还有一些老人家,他们看惯了世间繁华,偶尔也会来这里听听海声,不忘提醒潜泳的年轻人注意安全。
  
  金沙滩高椰树是夏天最美的缩影,但现在,一切美好的瞬间只在追溯中进行。
  
  沙滩很大,在那道红光下犹如龙兽面临水潭。沙滩上的很多士兵在红光下灭亡,给他们传递信息的幕伏第三子还未送来消息,凶兽已然降临。这里的不败军浑然不知这道红光是什么,在他们未反应过来时,红光中的巨兽突破氤氲,出现在他们眼前。
  
  四百多米高的巨兽令人骇然,它有八头八尾,且为蛇形,每个蛇头皆如三角。但又有鱼鳍,令其怪异如蛟,它的到来引起漫天阴云密布,一对对红眼形似灯笼。巨大的身躯上长满青苔、桧树和杉木,糜烂的腹部流下令人作呕的液体。
  
  巨大的身躯扭动,八歧大蛇八个灵活的蛇头低下,望向地面的二十万大军。迅捷集合的战士们不知该干什么,皆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这等庞然大物太过让人心怵,身材高大的战士在他面前犹如人前蝼蚁。这等差距总让他们有一种泰山当头的感觉,发自内心的沉重化为一滴滴冷汗流下。
  
  “这就是……八歧大蛇的原身?”
  
  不败军战士知道这个怪物的名字,它一直帮他们对战皇室军。但它现在这个模样,不像友军!
  
  吐着蛇信的八歧大蛇贪婪的看着地上的人群,他吞食人而进阶,现在瞄准众人,以最快的攻势将众人吞入腹中。八个灵巧的蛇头并行地面而动,一个个张开的血盆大口是不败军的噩梦。
  
  “啊……”
  
  “别吃我,别吃我……”
  
  “不要啊!”
  
  “兄弟……”
  
  眼前的大嘴猩红,通入腹部的喉管是朝向地狱的路。一位战士被吓尿了裤子,耳边巨大的蛇嘶声令他惊恐而畏惧,蛇嘴靠近,将其轻松吞下。眼前一黑,便再也不会亮!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噩梦,也是一次没有天明的黑夜!
  
  八歧大蛇饥肠辘辘,他在进食,不败军是他的理想午餐。在十五只眼睛里,无人能逃过他的追逐。
  
  不败军拼命跑出数万米,但没任何作用,因为对八歧大蛇而言那只是伸伸脖子的事。沙滩被捣碎,之后的山岳平原像被刀叉绞碎的蛋糕。每当他移动时,海水便会上涨,冲击巨大的岛屿。
  
  二十万人是一支强悍的军队,现在却无一生还,八歧大蛇满意的转身,朝向绿竹岛而去。
  
  雷电轰鸣,反是他走过的地方便有倾盆大雨。在雨幕中,一道黑色带金的影子飞过。星则渊贴着低空而行,手中的幕伏被扔下,他以为八歧大蛇和不败军是一伙的,没想到前者那么狠毒,他原本想用幕伏的尸体警告不败军,但现在已没用了!
  
  失去生机的身体在地面滚动,星则渊快速飞到八歧大蛇前。
  
  他的速度已经很快,甚至超过他以往的速度极限。但在星则渊追上八歧大蛇时,距离绿竹岛只剩十五公里的路程。
  
  海上出现大雨,引起绿竹岛上的战士注意。
  
  “那是什么?”
  
  “不知道啊!”
  
  “好像……神话故事里的八歧大蛇!”
  
  “它不是被素戋呜尊斩杀了吗?”
  
  “什么素戋呜尊,那只是传说,依我看,这只是一头八头蛇怪罢了!”
  
  “但是这头怪物也太大了吧!”
  
  眼中的黑点变大,即便隔了十五里,他们都能看到密集的黑色鳞片和糜烂的腹部,以及那一只只无法言喻的眼睛。
  
  在战士们无法看清时,灯塔中的将领说:
  
  “有一个人来了!”
  
  “人?”
  
  “嗯,而且还是飞着来的,他有翅膀!”
  
  飞天是无数人的梦,也仅仅是梦!
  
  星则渊飞到八歧大蛇前,渺小的身影犹如气球害怕的针,令其不得不闪躲。八歧大蛇的声音异常暴躁,八个头对星则渊嘶吼,口吐人语道:
  
  “让开!”
  
  被封印已久的凶兽毫不收敛,反而无比张扬。一直压抑的怒火将如火山喷薄而出!
  
  (=)

Ps:书友们,我是玄机梦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